新疆女孩申城夺冠!衣拉木江父女的冰雪励志片“滑雪吧,爸爸”正上演

新疆女孩申城夺冠!衣拉木江父女的冰雪励志片“滑雪吧,爸爸”正上演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厉苒苒   2021-12-20 10:29:00

采访的屏幕上,年轻的女孩笑得阳光灿烂,“在江边滑,心情很好。滑起来感觉很不错,最后完成得也不错,让我取得了好成绩。”维吾尔族少女迪妮格尔·衣拉木江,在城市越野滑雪巡回赛上海站的比赛上,连续两天接连拿下两个冠军。

图说:迪妮格尔·衣拉木江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她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位中年男子正看着她微笑。这是她的教练也是父亲衣拉木江·木拉吉,仿佛电影情节一般,演绎真实版“滑雪吧!爸爸”衣拉木江父女的故事正在这片洁白雪道上流传……


父女俩的滑雪梦


首次举办城市越野滑雪赛,申城的第一场雪“落”在了黄浦江畔。滔滔江水边,洁白雪道上,一抹亮眼的红黄相间格外显眼。犹如轻盈的燕子在雪上掠过,绑着白色头带、戴着护目镜的迪妮格尔一路领先,舒展优雅地滑行在雪道上,刻下一条长长的轨迹。轨迹绵延起伏,恰如父女俩这几年的滑雪生涯。

“我来自美丽的雪都新疆阿勒泰,那里是人类滑雪起源地。我非常喜欢雪!”每次参赛,迪妮格尔总会如此和别人介绍。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国三国接壤,一些学者考证阿勒泰市附近山区岩画发现,1万多年前,阿尔泰山先民或已借助毛皮滑雪板出行、狩猎。

图说:迪妮格尔·衣拉木江在雪道滑行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20世纪80年代,阿勒泰地区曾为国家输送过多名优秀的高山滑雪、越野滑雪运动员。迪妮格尔的父亲衣拉木江就是那时与滑雪结缘的。先练滑冰然后滑雪,1988年,衣拉木江第一次踏上细长的越野滑雪板。

对这项在山丘雪原滑行的运动,衣拉木江很快展露出天赋。1993年,他在长白山举办的一项全国性越野滑雪比赛中斩获季军。然而,1994年阿勒泰滑雪队解散了,刚刚崭露头角的衣拉木江被迫退役。坐进了办公室,他把雪板像古董般收藏起来。

2009年,阿勒泰市大力推进中小学生滑雪课的培育和普及,衣拉木江受命执教一支20名青少年组成的越野滑雪队伍。女儿迪妮格尔便是其中之一。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衣拉木江的滑雪梦在女儿身上得到了延续——“努力吧,孩子”是衣拉木江对女儿说的最多的话。

图说:迪妮格尔·衣拉木江与父亲 网络图

山谷中的“压雪机”


训练场在城郊荒无人烟的山间,衣拉木江开着一辆小排量轿车,来来回回三四趟,才能把所有队员拉进山里。练习越野滑雪的场地有特殊要求:每次滑行之前,必须要压雪,雪道还要有沟槽供雪板通过。衣拉木江和孩子们踏上雪板,排成一列横队,像压雪机一样在布满积雪的山谷横向移动、一步一挪,借助自身重力,压出一条3公里长的练习雪道。

压雪完成后,他们再组成一列纵队,所有人都把脚上的雪板高高抬起,重重落下,一个挨一个地向前行进,等从雪道一端移动到另一端,两条沟槽就形成了。雪大的时候,足有1米多深,压雪就需要七八个小时。经过一夜低温,雪道硬化,第二天才可以练习。

在山谷中压出了一条条雪道,迪妮格尔心中也埋下了冰雪的种子。她在接受采访时动情感慨,"那是我最早接触到的越野滑雪比赛中的传统技术规则。"那是父亲培养出了女儿对滑雪的热情。

图说:迪妮格尔·衣拉木江 网络图


联手出战,雪道上的姐妹花


几乎所有的技术动作启蒙都来自父亲,关于童年的回忆,迪妮格尔想到最多的,就是交替滑行、双杖推撑滑行、无滑行阶段的八字踏步这样的专业术语。

每次训练或者比赛前,父亲都会仔细地给迪妮格尔的滑雪板上蜡,把靴尖塞进滑雪板上的铁夹,牢牢扣紧,看着女儿一个弹跳旋转,下蹲后把雪仗拖在身后滑下坡,他总要叮嘱迪妮格尔双杖推撑滑行的要领:"下蹲转弯时,注意角度!要稳!"

"她继承了我的运动天赋。"在衣拉木江看来,天赋是一回事,科学严格的训练必不可少。日常,父女交流最多的是滑雪技巧,反复看越野滑雪赛事的录像。两个滑雪板保持与滑行方向平行,运用双腿的前后摆动前进,这种看似简单的动作,迪妮格尔练习了上千次。事实上,除了将女儿带上国际赛场,这些年,衣拉木江为中国越野滑雪队输送了不少人才。最初组队的20个滑雪零基础的孩子中,8个最终成为职业运动员。

图说:迪妮格尔继承了衣拉木江的运动天赋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与迪妮格尔几乎装扮一样,带着些许异域风情的眉眼也十分相似,当迪妮格尔的队友哈萨克族运动员巴亚尼·加林站到镜头前,人们几乎会以为这是一对双生姐妹花。在前天的个人赛中,练习滑雪才4年的巴亚尼取得了亚军,仅次于队友迪妮格尔。

很少有人知道,巴亚尼的滑雪之路,也是缘于衣拉木江。2017年5月,衣拉木江来到巴亚尼家乡,到她所在的高中选材。正在备战高考的巴亚尼因为喜欢跑步,被体育老师推荐给了衣拉木江。经历多轮层层选拔,最终留了下来,随即,她就跟随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到越野滑雪强国挪威,开始为期3年的外训。

图说:迪妮格尔·依拉木江(前)与巴亚尼·加林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滑雪给我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面对镜头,巴亚尼动情感慨,从小山村到国外集训、比赛,滑雪让巴亚尼的眼界变得格外宽广。在挪威,她惊讶于越野滑雪的老少咸宜——出门就能滑雪,一个业余赛事,就有上万人参加,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四五岁的孩子。辗转在不同的国家之间,所见所闻让巴亚尼对滑雪运动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事实上,滑雪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两位阿勒泰少女的人生。在她们的家乡阿勒泰市,积极的变化也正在发生。随着当地雪场数量、规模明显增加,设施、管理日益健全,全市中小学纷纷把冬季体育课开进了滑雪场。在阿勒泰市大街小巷的公交站点,都配有专门放置滑雪板架子。相信未来,“滑雪吧,爸爸”的故事在那里不断上演。(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

场外音丨认真的雪

一轮明月高悬,灯光璀璨的滨江步道上,是一条犹如银丝织造的冰雪玉带。眼前的一切,如梦似幻,仿若仙境。随队征战各地,中国越野滑雪队领队张蓓也不禁感叹: “欣赏着黄浦江边的风景和正在行驶的游轮,感觉就像梦境一般。”

为何要在上海举办滑雪赛?

一方面是看中上海无与伦比的国际影响和推广力。创办于20世纪90年代的城市越野滑雪赛,初衷正是通过与世界各地城市地标的融合,更好地推广和普及滑雪运动。曾在鸟巢边、奥斯陆街道上举办的比赛,被搬到了黄浦江畔,对本次赛事寄予厚望的国际雪联主席约翰·埃利亚施评价道: “这是我们首次将这个级别的赛事放在如此低纬度的城市,这是一个创举。”

图说:2021-2022国际雪联城市越野滑雪中国巡回赛上海杨浦站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中国选手能适应更多类型的场地,为即将到来的冬奥赛事做心理和身体上的充分准备。男子冠军选手王强赛后感慨:“和山林野地比赛不同,在城市的越野滑雪比赛,主要是以平地为主,雪质较软,更考验选手的综合能力。”张蓓更是直言:“在上海参加比赛,让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感到非常的幸福和兴奋,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身心得到了很好的调整。”

上海的冬天,缺冰少雪。但借助科技的力量,上海却在近年来成为中国冰雪之师的常来之处。对上海更熟悉的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索契和平昌两届冬奥会,上海都是这支王者之师的最后一站。从黄浦江畔启程,他们开启为国争金夺银的征程。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就曾感慨,“在自己没有队伍、没有选手参赛的情况下,上海就如此全力支持中国短道速滑队,这份情我们始终不会忘。”

认真的雪、熟悉的冰,形成独特的海派冰雪文化。基础建设和国际赛事比翼齐飞,成为南方冰雪之都,这是上海的冰雪雄心。(厉苒苒)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