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作者·编者|一碗豆腐花,浓浓朋友情

读者·作者·编者|一碗豆腐花,浓浓朋友情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郑自华   2021-12-20 16:49:12

在朋友圈转了西坡的《豆腐花》。不料一碗豆腐花引发不少人回忆起和豆腐花的美好时光。

前些天,我在朋友圈转了西坡的《豆腐花》。我写道:“正是吃饭的时候,读西坡老师的《豆腐花》会是怎样一种感受?”有人立马跟帖:“那就再来一碗。”也有人说:“豆腐花是我的最爱。”跟帖达几十条之多。一碗豆腐花引发不少人回忆起和豆腐花的美好时光。也有人惋惜,包括我90岁的小学老师李老师说,现在很难吃到正宗的豆腐花了。

当晚近11点,文友梁跃进发信息给我:“什么时候有空、有兴趣,我们一起去鲁迅公园旁的一家店品尝豆腐花、大饼油条?”我说行啊。哪知阿梁不仅热心肠还是急性子,第二天上午发来信息:“就今天中午。”我正考虑如何回复,谁知他已经来到我家楼下,见面不容分说,拽着我打车来到这家店。这天天气特别好,店里十多张桌子坐满了人。先端上的是豆腐花,我觉得这简直是一幅中国山水画,豆腐花是大块的留白,草菇老抽如晕染的江水,加了点辣油显得更有层次感,深色的紫菜在江水中漂动,那白色的虾皮、黄褐色的榨菜末,外加一点碧绿的葱花,将画面点缀得分外好看,还没开吃,视觉上就有了一种享受。用调羹舀了一勺送入嘴里,豆腐入口即化,一股浓浓的豆香在口腔内留存很长时间。我问服务员,这豆腐花有什么特别之处,服务员说,除了水少放以外,还有一包大料,然后神秘地笑笑,我自然不便多问。

阿梁又点了馄饨(19元)、油条(3元)、烧饼(3元),之前的豆腐花才5元,每上一道点心,阿梁就介绍其特点,比如油条大概有35厘米长,又细心地在碟子里倒了一点鲜酱油,用油条蘸鲜酱油,那是上海人的最爱,咬一口,脆脆的,热热的。邻桌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妻,点的点心和我们相仿。老人说,味道正宗。

我特地到账台看了一下菜谱(其实是点心谱),上百种品种根本吃不过来。我注意到,西坡写的一些小食点心在这里也能找到。

当朋友听说阿梁家就住在鲁迅公园附近,来回打车“押”着我吃豆腐花,车费远超吃饭的成本,朋友赞道,对豆腐花的喜爱岂是金钱能衡量的?(郑自华)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