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环球 | 日本政要为何屡触台海“红线”

新民环球 | 日本政要为何屡触台海“红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寄南   2021-12-09 15:01:16

12月1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台湾地区某智库举行的视频研讨会上发表以“新时代台日关系”为题的演说,声称日本无法容许对台湾的“武力进犯”,“台湾有事”等同于“日本有事”,也可以说是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等同于“经济自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此回应,安倍此番发言纯属“胡言乱语,妄议中国内政”。以安倍为代表的一批日本政客,为何在台海问题上频频触碰“红线”?

保守政客迷恋殖民旧梦

日本政要在涉台问题上屡屡挑衅,反映了怎样的“台湾情结”?

安倍涉台狂妄言论是其一贯的政治理念的集中暴露。早在1997年日美修订防卫合作指针期间,他就强调“周边事态”应该包括台湾海峡。安倍也因此成为自民党内“亲台”派的代表人物。其实,在日本政坛和安倍持有相同立场的保守政客还有不少。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其潜意识里一直挥之不去的“台湾情结”在作祟。

图说:安倍晋三。图源:GJ(下同)

这种“台湾情结”根源于日本保守政客迷恋昔日侵占台湾的殖民旧梦。日本在战败后,按照《开罗宣言》《波兹坦公告》的规定,结束了对台湾近半个世纪的殖民统治。但是,台湾作为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攫取的第一块殖民地,被日本视为跻身列强行列的标志。随着日本从战败的废墟中迅速崛起,一些保守政客又开始将台湾视为自家“后院”,处心积虑地重新染指台湾。从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增订所谓“远东条款”,到1999年通过《周边事态法》,2015年出台新安保法制,都是以维护台海地区稳定为名,为其武力介入台海局势制造借口。

这种“台湾情结”反映了日本保守政客基于地缘政治考虑的冷战思维。日本政治家中很早就有人主张台湾是日本的“生命线”。台湾位于第一岛链的中心位置和西太平洋的海运咽喉。日本自中东输入的石油以及从东南亚进口的原材料80%以上需经过台湾海峡。在笃信“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日本保守政客看来,第一岛链“断裂”后日本的战略态势将会严重恶化。

这种“台湾情结”也折射出日本保守政客长期垄断政坛形成的政策惯性。近20年来,日本政坛先后诞生过11位首相,其中由自民党“清河研究会”出身的首相虽然只有森喜朗、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和福田康夫4人,其累计执政时间却占了82.4%。除福田康夫外,其余3人在任内都热衷于提升与台湾地区的实质关系。由于自民党在日本政坛“一党独大”,其党内传统的派系协调运作模式渐趋失灵,亲台的“鹰”派势力在失去天敌的情况下空前膨胀、且长期垄断权力中枢,形成了一种严重扭曲的、难以约束的政策惯性。这就造成了人数不多的保守政客可以在涉台问题上恣意绑架自民党、绑架日本外交的局面。

狂言背后含三大考量

日本政要这些言论背后暗藏哪些目的?

安倍和他的追随者近期在台湾问题上露骨挑衅,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诸多深层次考虑的,可以概括为:递“投名状”、带“节奏”和抓“眼球”。

递“投名状”,就是向美国表忠诚,紧密配合拜登政权新一轮的对华“台湾牌”攻势。拜登上任近一年来,由于在管控疫情、振兴经济上乏善可陈,支持率骤然下跌。唯一能凝聚两党共识的就是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不断踩线逾矩,敲打中国。拜登一面与中国领导人视频对话,一面却派遣军舰巡航台湾海峡,加大售台武器力度,派遣国会议员及高官访台,发动了新一轮的“台湾牌”攻势。而鉴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时,完全将盟友撇在了一边,安倍特意加上一句“台湾有事”也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显然也有将美国拖下水的考虑。

图说:岸田文雄。

带“节奏”,就是渲染台海局势紧张,推动岸田内阁修宪扩军,“一条道走到黑”。修宪扩军一直是日本保守政客试图摆脱战后体制的夙愿。此前安倍复出后任首相8年,在修宪扩军上做足了文章。这次大选后,对修宪持积极态度的势力再度超过众议院议员总数三分之二的“门槛”。加上菅义伟任内通过了修改过的《国民投票法》,岸田文雄上任后又首次将防卫费提升超过GDP1%的上限,这就让安倍等人再次萌发修宪扩军的野心。安倍此举无非就是诱发和放大日本民众的危机感,为修宪扩军扫清障碍。当然,这样做也对岸田文雄任内的对华路线形成了牵制。

抓“眼球”,就是制造舆论热点,为安倍本人提高媒体曝光度,扩大政治影响力。安倍卸任首相已有一年零三个月,他一直试图扮演日本政坛“造王者”的角色。然而,近期发生的几桩事情却让他忐忑不安:一是这次大选安倍在山口县第4选区拿到的选票比4年前少了两万多张,得票率仅69.7%,不仅与石破茂的84.1%、河野太郎的79.3%难望项背,就是在山口县当选的自民党议员中也是垫底的,“任期最长首相”的光环日渐黯淡;二是岸田文雄在大选后安排人事没有完全秉承安倍意图,且与麻生太郎和茂木敏充越走越近,大有三派联手对垒安倍的架势;三是安倍虽再次成为自民党最大派系掌门人,但派内不少骨干对这位背着政治丑闻“十字架”的会长并不服气。安倍的焦虑感和失落感与日俱增,这恐怕是他“胡言乱语”的直接原因。

日外交失衡短期难改善

北京冬奥会举办在即,岸田政府能否纠正外交失衡,恰当处理对华关系呢?

岸田首相12月6日在临时国会发表施政演说。事前,防卫省与首相官邸曾就有关措辞反复磋商。岸信夫坚持要在施政演说中加上“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这句话,强调必须与今年4月菅义伟与拜登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保持一致。

但是,岸田最终并没有采纳岸信夫的意见。日媒猜测,此举显然是他想在涉台问题上与安倍等人拉开距离。

据了解,日本国内有不少人期盼岸田政府能让中日关系重返正常轨道。岸田是“宏池会”出身的第五位首相,“宏池会”一向以重视经济、重视亚洲著称。岸田本人长期担任外相,了解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及其对维护中日关系大局的重要性。他在同习近平主席电话会谈时,表示中日要共同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的、稳定的中日关系。他任命素有“知华派”之称的林芳正担任外相也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日本奥委会已决定派遣最大规模的代表团出战2022年2月北京冬奥会。这很可能成为中日关系转圜的重要契机。

目前,日本国内存在的有利于岸田调整外交布局的驱动因素主要有三:一是日本民众对华亲近感虽然还在低位徘徊,但50%以上的受访者认为中日关系非常重要,不希望看到双边关系继续恶化下去;二是疫情后日本对中国市场依存度明显提升。2020年日本对外贸易总体萎缩,唯有对华贸易增长了0.8%;2021年1至6月,中日双边贸易同比增长23.7%。日本在华企业的收益率是其世界平均值的两倍左右,经济界不希望由于两国交恶而失去中国市场;三是岸田首相以经济新政为标榜,其倡导的“新型日本资本主义”,核心理念是构建经济增长与分配的良性循环,而要实现经济增长就需要来自中国的助力。

不过,岸田调整对华关系依然受到内外各种消极因素的制约。首先,中美博弈的大背景未发生根本转变。目前,日本政府正忙于岸田年内访美的准备工作,恐怕难以拒绝美国强压日本共同实施遏华制华战略的要求;其次,岸田的管控能力虽有所上升,但由于安倍心腹占据了自民党和内阁一系列要害部门,施政难度较高。2022年,日本政府将出台新版的《国家安全战略》和《经济安全保障法》,岸田很难阻止保守政客继续搅局中日关系;再有,日本国内厌华情绪抬头的舆论环境也导致岸田在推进对华外交中较难获得足够的民意支持。

因此,日本目前这种外交失衡的局面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作者:上海市日本学会名誉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吴寄南

编辑:王若弦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