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过飞机舷窗外的风景

最美不过飞机舷窗外的风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柯兆银   2021-12-24 14:44:02

疫情暴发,我们都收住了旅行的脚步。周末翻阅以往旅游的照片,回想旅游经历,最让我喜爱的是坐在飞机舷窗旁看窗外的风景。

早在1999年,我预订国际机票,航空公司问我,你要窗边的还是走廊的座位?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窗边的座位。

坐在靠窗的座位眺望舷窗外风景,可以减少旅途寂寞,更能够让人的想象漫天飞舞。

以往看天看云是仰望,坐在1万多米高的飞机上看天看云,蓝色的天空在脚下呈现,她有时像是一碧万顷的湖泊,有时像是一条宽广无垠的大河,有时像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真是壮美极了。再看那云彩,一会儿分开,一会儿聚集,一会儿重叠;有时候像是一朵朵雪白的棉花,有时候像是一个个翻滚的波浪,有时候像是一匹匹奔腾的骏马……俯视天空,鸟瞰云彩,看见的是一种变幻的美,一种灵动的美,一种既壮阔又秀丽的美。平时在地上仰望云天,它们遥不可及,而在飞机上就觉得它们近在咫尺,伸手可触,甚至自己也成为飘荡的云。提升高度看天下,看到的是全新的风景,视觉感觉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路途不再遥远,旅程不再寂寞,美好的感受和想象联翩而来,而心则荡漾着一波波愉悦。

当我不无得意地俯视天下的时候,偶尔抬头看天,发觉天上仍然是一望无际的风景,真的是天外有天啊。

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在飞机上看日出。

那天,我眺望着舷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失望地关上舷窗,闭上眼睛打瞌睡。

突然,我听见前排有人说,你不要睡了,马上要看日出了。我睁眼抬头,是一对父女模样的旅客,窗边的女儿靠在父亲身上,他正朝舷窗外眺望着。

啊,日出?我期待地打开舷窗往外看,但见乌云纷飞,在飞机外迅速向后移动着。我看了半天,还是一片灰蒙蒙的黑色,会有太阳升起吗?

那姑娘说,爸爸,天这么黑,怎么会有日出呢。男子对姑娘说,耐心等待。听到这话,姑娘坐直了身子,朝窗外看着。

过了一会儿,又过了一会儿,很远的天边,在一片黑暗中出现了微弱的亮光。我不眨眼盯着看,那亮光一点一点地变亮,一点点地变大,一点点地变红。猛地,一弯血红的圆弧跳跃了一下,冉冉上升,紧接着一道阳光从云层里冲刺出来:啊,太阳出来了!顿时,太阳升起的地方变成一大片红艳艳,一朵朵黑云变得金色透亮,阳光将窗外的机翼染上了淡淡的红色。此时,晴空万里,云蒸霞蔚,整个窗外都是美丽壮阔的景色。

“我看见了日出!”姑娘兴奋地说。

我惊喜地在飞机上看到壮丽的日出,这要感谢前排那位先生,要不是他,我就不会有飞机上看日出的奇遇,和谁在一起真的很重要,哪怕是陌生人。

坐飞机旅行,舷窗外的云天固然美丽,但看久了也会感到枯燥,那时的感觉就是渴望快快到达目的地。

还有一次从海外返回上海,10多个小时空中飞行,让人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终于,广播里传来甜美的声音:“前面就是浦东国际机场,飞机将在30分钟降落……”我顿时感到一阵轻松,仿佛疲劳一扫而空。啊,漫长的旅途就要结束了,终于要告别诗和远方了。

飞机缓缓降落,我迫不及待地打开舷窗往外看。我看见一棵棵绿色的树,一条条道路,一辆辆行驶的汽车,一幢幢普通的房屋,风景再普通不过了,可是我却倍感亲切,心里涌起回家的激动。

仿佛要有收获必先有付出一样,突然,我感觉耳朵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并且有痛感,我张开嘴大口地呼吸。很快,听到飞机着陆时发出的“嘭”的声响,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我的耳朵疼痛感这时消失了。我拿起行李准备下飞机,心里十分踏实,人毕竟不能长久地在天上飞翔,最平安最美好的还是人间,还是自己的家乡,还是自己的家。

静极思动,期待疫情结束,再度飞向远方,眺望那舷窗外的风景。(柯兆银)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