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初寒

晨读 | 初寒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吕晓涢   2021-12-28 07:00:00

时有成群的鸟儿从看不见的水畔飞起,扑入树中。举手机,对着杉树的空处拍空镜,屏面总有鸟影划过,便已在我手机中留了痕迹。

很快要过阳历年,然后又是阴历年。

深冬,并不算冷。

今天也许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零下一度。之前一直穿空心袄子。本想老样子出门,想想还是加了一件线衣。晨步正好,午时竟还有点热。

也是因为吃了一碗田恒启的鱼糊粉,滚滚烫烫,加很重的胡椒,瞬间出了细汗。

看到这篇短文的朋友,来武汉别忘了吃鱼糊粉,武汉才有,好吃得很。

晨步经过湖边,朝暾初上,小风飕飕的。池杉林子染了霞。

不对,不是染,冬时的池杉本身就是霞,绒绒的虚红属于自己,彤云般遮了半边天。天色冰蓝,一张冷面孔。每天经过这条红廊道,都被震撼一次,也要感叹一回。苏苏落杉叶,像在落雨。其实不是叶,是一根根细小的铁锈色棍子,很干脆地往下掉。杉树脚下铺了厚厚一层。

临湖的一排杉树连同碧绿的湖被一圈挡板挡了个密不透风。有人好奇地透过罅隙朝里张望,望不出什么名堂。据称在搞景观提升,要抽干湖水,清除水底污泥,注入清洁水,置换水中的生物种类。估计要到明年夏天才能完工。明春看不到一湖春水,有点可惜。我对置换生物种类怀有期望,要是能够彻底清除域外生物柳条鱼,换养麦穗鳑鲏青鳉,便是功德无量。麦穗鳑鲏还好,我怀疑青鳉已经灭绝,但愿只是杞人忧天。路人和我想得不一样,互相问,湖里的鱼搞到哪里去了?有大鱼吧?肯定冇得污染,味道一定很好。就像旁边渠里的鸭子、鹅,总有人说,好肥呀,搞来吃就好了。似乎馋得不得了。

有那么馋吗?现在吃条鱼吃只鸭,还是个事吗?

哪天看到小动物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吃它,这个世界便会有趣一些。

杉红如霞,被挡的临湖杉树便如霞的镶边,是最灿烂的一排。树脚虽然被围,树冠依然朝天,晨光之中红格丹丹,套句俗词儿,叫作明艳不可方物。时有成群的鸟儿从看不见的水畔飞起,扑入树中。举手机,对着杉树的空处拍空镜,屏面总有鸟影划过,便已在我手机中留了痕迹。拍长了手指发僵,只好笼起袖子将手捂着,眼睁睁看着眼前好鸟飞掠,连呼可惜。

真的冷了。(吕晓涢)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