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水晶丸子

外婆的水晶丸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作者:毛芦芦   2021-12-31 19:44:24

那一碗水晶丸子,到今天,我正好吃了整整二十年。

一碗普普通通的水晶丸子,之所以能吃这么久,是因为那是我在外婆家和外婆单独吃的最后一道菜。

那是2001年的冬至夜,当时我正在娘家休哺乳假。冬至到了,我们老家有句老话:“娘家过个冬,婆家去个公。”虽然我的公公在我和夫君认识之前就已去世,但我娘还是叫我出门去避一避。到哪里去避呢?当时孩子她爸在杭州创业,婆母家离得又远。我就带着孩子,避到村西头的外婆家去了。那时,外公去世已好几年了。两个舅舅又在外工作,外婆常年一个人住。

外婆见我抱着孩子来投奔她,那个欢喜呀,77岁的人,简直要像7岁的孩子那样跳起来啦!

外婆知道我爱吃有嚼劲的东西,所以那天晚上,她特意烧了一道水晶丸子给我吃。

外婆是个老美人,年近八旬,一张瓜子脸还是白白净净的,没多少皱纹,还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梳着辫子,在两耳边盘了两个漆黑的发鬏,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

那水晶丸子在锅里滚了好久。蒸汽氤氲中的外婆,一直欢欢喜喜地笑着。我和半岁大的女儿,一起盯着锅里的水晶丸子,我馋得想流口水,我那吃奶的女儿,小嘴巴也在啄笃啄笃地翕动着。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外婆烧的菜了。小时候天天吃。那时父母天天晚饭后都要带我到外婆家去玩。而外婆,必定为我留着好吃的呢,有时是半碗蛋汤,有时是一碟腌菜炒豆腐干,有时是几勺蒸肉……外婆烧菜特别好吃,儿时的我,在自己家吃晚饭,总故意不吃饱,只为了留点肚子到外婆家再吃半餐饭。

可自从读了初中,我就没有多少时间去外婆家“打秋风”了。等我在外工作后,除了春节时去拜年,几乎再没在同村的外婆家吃过饭。外婆渐渐老了,实在是不忍心看她为我们小辈在灶头忙上忙下......

所以,2001年冬至夜的那一碗水晶丸子,让我格外难忘!那水晶丸子,盛在蓝花碗里,是半透明的,特别晶莹,外婆又在上面撒了青葱与红辣椒,美得像幅画。

饭后,外婆问我:“今夜你不回家了吧?”“当然,我是来你家过冬至的呀!”

“那我去给你们铺床!”外婆兴高采烈地说。

“婆婆,我们可以跟你一起睡嘛?”我问外婆。小学四五年级时,我可是和外婆睡过几年的。我忘不了外婆用热屁股为我暖冰凉脚丫的那一个个冬夜,我想重新贴一贴外婆的热屁股。

“好啊,好啊!”77岁的外婆听了我的话,再次欢喜得像小孩那样跳了起来。

她急急忙忙地给我灌了个热水袋,又加了一床被子,服侍我们母女睡下后,外婆也上了床,然后,很自然地用手抓过我的双脚,把我冰凉的脚丫按在了她热乎乎的屁股上……

那一夜,我重温了童年时外婆给我的无边温暖与爱意。

那是我和外婆一起睡的倒数第二夜。

2004年春夏之交,好端端的外婆摔了一跤,就此陷入昏迷,成了植物人,十八天后就撒手人寰了。

在外婆病危时,我娘因为焦心又劳累,突发脑溢血,我因忙着在医院照顾母亲,所以没能在外婆病床前尽孝。可在她临终前,我曾回家陪她老人家睡了一夜。那晚,我把所有守候外婆的亲人都赶走了,独自搂着外婆守了一夜……

天亮后,我哭着离开了外婆,知道此去已是永诀……

第二天下午,我娘在病床上突然无缘无故地哭闹了起来,大喊着“娘喂娘,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啦”,这时,我娘的大弟弟文古舅给我打来电话,说:“外婆没了,别告诉你娘……”

“是不是你外婆走了?”母女连心,外婆去世那一刻,我已经陷入偏瘫的娘,的的确确是有心电感应的。当时,我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安慰娘说:“没有,大舅舅说外婆好起来了,能喝牛奶了。”就这样,外婆去世时,我的心在泣血,脸上却是带笑的……

送走外婆以后,我就不大敢吃水晶丸子了,只要见到水晶丸子,我就忍不住要掉泪,只因为,我心中永留着外婆给我烧的那碗水晶丸子!

今年冬至,正好是这碗丸子的二十周年……晚饭后,去江对岸的小区看父亲,在回来的路上,在回忆里吃着外婆为我烧的那碗水晶丸子,我忍不住在浮石桥上大哭了一场。

那桥下,满江的水在寒风里咕嘟咕嘟地翻着浪花,那每一朵浪花里,好像都漂着二十年前外婆为我烧的水晶丸子呢……(毛芦芦)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