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谍战小说《对手》:撕开间谍平凡面,展现英雄平常心

读书|谍战小说《对手》:撕开间谍平凡面,展现英雄平常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宋辰辰   2022-01-02 13:08:35

他们共同生活十八年,每天精打细算,为钱抱怨,为孩子争吵,烟火气成为保护罩……他们是间谍。

《对手》的作者王小枪

王小枪的《对手》,开篇呼家楼地铁站、朝阳剧场等场景的设置,让我代入感太强了,以至于在第一次通读完全篇后,再在呼家楼地铁站换乘时,会下意识地注意迎面走过来的人的脸,寻找相貌特征,戴眼镜的、小眼睛的、大眼睛的、塌鼻子的、有痣的……痣,间谍林彧的耳后有痣。

十年的工作素养在第一次审读稿件的时候几乎所剩无几,真的是沉浸式阅读。残余的理智让我注意到一个人物——火传鲁,他对丁美兮的感情,在一众专注搞事业的其他角色映衬下,显得那么不真实。

再读一遍。我突然理解火传鲁了,因为李唐。在代号还是桃园和花莲的时候,李唐和丁美兮意外流落大陆,他们的组织给了他们新的代号,李唐和丁美兮组建家庭,继续执行任务。这就注定了他们不会是正常的夫妻感情。李唐在丁美兮偶尔流露出依赖时,会冷淡地提醒他们是伙伴;李唐在丁美兮因为任务不得不出卖自己时,表现得无动于衷。先别急着骂渣男,因为随后的细节就会让你“在玻璃渣里”抠糖:李唐在丁美兮见过林彧后会阴阳怪气;李唐在联系不上丁美兮时会惊慌失措……女儿李小满捅破了窗户纸,“你喜欢我妈比我妈喜欢你多”,李唐没有反驳。

火传鲁显然知道丁美兮接近他就是为了获取情报。他把丁美兮骗回老家订婚,他知道这对丁美兮有多危险,但他不管不顾。他的“爱情”一方面因为他“活不长了”,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上了“贼船”,手里要抓一样,他选择抓住“丁美兮”。这种末日狂欢式的放纵以及人性里的“自私”,让他的爱炙热非常,也只会让丁美兮觉得窒息。

小说中人物的性格、感情、命运铺垫得比电视剧更加细腻悠长,朱慧失去黄海的遗憾;丁晓禾与小婷错过的唏嘘;段迎九看见前夫与新女友逛街后的微笑;林彧醉眼蒙眬时呢喃“丁美兮”时的自嘲……每个人都是立体的,他们在故事发展的主干上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同时在自己命运的枝丫上绽放,令人难忘。

小说在细节上跟电视剧有很大差异,还有很多剧中没有但在小说里展开了的名场面。边追剧、边回味小说、边比较差异,这是我最近最大的乐趣。无论电视剧还是小说,都是值得我们付出热情的优秀作品。

内容简介:

一个遭遇了中年危机的普通男人,在一地鸡毛的表象下,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一切平庸不过是他的伪装,他所有的秘密都不能宣之于口。每过一天,他的煎熬就增加一分,内心的拉扯是他所有痛苦的根源……他是间谍。

王小枪新作《对手》颠覆了人们对谍战题材的惯常印象,以往很多间谍形象,要么是风情万种、内敛自持的果敢美女,要么是八块腹肌、忧郁机敏的型男。《对手》告诉读者以往看到的高级感以及拉风炫酷稍显做作,一个话痨出租车司机丈夫与一个得了甲亢情绪不稳定的妻子,为生活精打细算,为孩子争吵,为钱抱怨,烟火气成为保护罩,两个间谍共同生活了十八年,他们,就在你我身边。

小说对默默无闻护卫国家安全的国安干警有细致入微的刻画。国安对于普通人来说,神秘、特殊,很多英雄,当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字的时候,可能意味着我们失去了他们。在小说中,他们也有烦恼,家庭和工作不能两顾,会受到伤害,也会因为孩子不写作业发脾气,看见曾经的爱人有新生活会落寞……但这些国家卫士在工作中依然保持平常心,书中的他们有了烟火气,更加可亲、可爱、可敬。宋辰辰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