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摄影 | 再小也是自家田

七夕会摄影 | 再小也是自家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潘修范   2022-01-04 16:58:00


去年入秋游桂北,心心念念龙脊梯田(“九龙五虎”、“七星伴月”皆为龙脊梯田景观)哪天开镰?导游说:“据确切消息,今年10月24日开镰,今天是27日,水稻收割完毕。”背着两台相机,携带广角、长焦的我,失望至极。

绕山绕水绕到龙脊平安寨,金翻稻浪不见,斑斓色块无存。但是,天意敲吾心。抬望眼,美哉,梯田!壮哉,龙脊!

龙脊不似他处梯田,水稻割后当场脱粒,而是将割下的稻禾摊在田埂上晾晒数日,再抬着脱粒机到田头脱粒。赶巧不赶早,此刻正是稻禾晾晒时。登高望远,但见远近高低天地苍茫,排列规整的稻禾像给梯田镶上了金边,万千线条“飘若游云,矫若惊龙”,惹得我呼吸急促,不能自已,惟快门咔嚓。

龙脊山高坡陡,梯田大都沿等高线伸展成狭长田块,宽度仅容两三行禾苗。条条梯田若锦带缠腰,当地人叫“带子丘”。导游讲了个笑话:一个雇工为田主锄苗,说好共有208块田,干了一天,数来数去还剩一块找不齐,只得收工,拿起放地上的斗笠,发现斗笠下盖着一块田,种有两兜(丛)禾,由此便叫“斗笠田”。

因为梯田高、陡、窄,牛在田中无法回转,还会践踏田埂,踩坏梯田,龙脊人便人力耕地:夫妻或兄弟两人,一个在前拉犁,一个在后扶犁,泥水里翻浆耕田。他们把这叫做“耦耕”。我查了字典,古人也称“耦耕”。百年传承,令人动容。

我没能拍到开春的“耦耕”,拍到的是秋天的丰收,还听到照片上那位迷彩服大哥的话:再小也是自家的田。

对的,你我都是。(潘修范)‍‍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