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太湖之恋》:太湖美,美在太湖水,更美在太湖人

纪录片《太湖之恋》:太湖美,美在太湖水,更美在太湖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翔   2022-01-06 10:49:06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日前,一部生态人文纪录片《太湖之恋》在东方卫视播出后,拿下了全国省级卫视十点档收视率排名第二的成绩。三集的篇幅实在诉不尽太湖流域城市在生态文明建设上所作的努力、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图景。在镜头之外,纪录片的编导们徜徉太湖之畔,望着绿水青山,伴着鱼米之香……太湖那么多美,让每个走近她的人都流连忘返。

图说:《太湖之恋》剧照 (下同)


人让湖水美


“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水上有白帆,水下有红菱,水边芦苇青,水底鱼虾肥,湖水织出灌溉网,稻香果香绕湖飞……”40多年前,一首脍炙人口的《太湖美》传遍中国,太湖也成了几代人心目中江南之美的代表。从地图上看,太湖的形状宛如一颗心脏,如毛细血管般发达的水系四通八达,串联起江南村镇。可以说太湖孕育了江南文明,太湖塑造了江南,太湖是江南之心。

这么多年,太湖的水美,其实是背后太湖人的默默坚守。编导刘玮带着摄制组专门去了无锡杨湾藻水分离站拍摄,那里集中处理各个打捞点打捞上来的藻浆。“蓝藻的味道是非常难闻的,在室外还好,在室内戴了口罩都让人难以忍受。”刘玮说,“我们拍摄的时候天气非常热,站内藻浆池的温度估计有40多摄氏度,简直就是一个冒着热气的巨大粪坑,热度加上气味,直接能把人熏倒。我们尚且如此,那些长年累月坚持在一线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辛苦是难以想象的。”

在那里,摄制组还遇到了中科院湖泊生态系统研究站的站长秦伯强,他把一辈子的工作都放在了太湖上,在他的带领下,科研人员以湖为家、潜心研究20多年,提出了很多良方,使太湖治污由粗放转向精准。太湖逐渐转危为安,秦伯强却为此付出了健康代价。2008年,他下台阶时不小心踩空,摔断了左腿,从此拐杖不离身。当摄制组提出,需要拍摄他拄着拐杖在湖畔边走边看,思索太湖的治理之道时,尽管腿脚不方便,秦伯强仍配合剧组完成了拍摄,他说自己经常这样散步巡视湖边的科研设备,如今快要退休了,但太湖环境的治理工作仍让他十分牵挂,生怕对不起后人。

正是很多像秦伯强这样的太湖人,他们的坚守换来了湖水安澜,百姓安居。


湖让人心安


在拍摄过程中,摄制组见到了守护太湖的人,也见到了那些因太湖而改变的人。

纪录片《太湖之恋》的拍摄周期近两年,两年来,编导董洁心和摄制组几乎走遍了太湖沿岸400多公里的水岸线,看过了湖畔的许多风光,认识了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人,了解了太湖的前尘往事。在湖州,他们见到了太湖岸边土生土长的渔民姚国庆。“姚国庆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符合我心目中渔民的形象,朴实木讷,神态腼腆,瘦瘦黑黑六十多岁的小老头,提着一大缸子茶叶茶,一口湖州当地方言。”董洁心记得姚国庆曾指着不远处的月亮酒店说,“那里是我们以前停船的地方……”

太湖岸线综合治理工程启动之后,姚国庆和太湖岸边许多世居的渔民,一同经历了居住地的搬迁、职业的转型乃至整个人生的转折。搬迁之前,姚国庆住在船上,船是他们的生产工具,也是他们的家。他的童年、青年时代太湖水质澄澈、鱼虾丰美,在太湖上捕鱼为生虽然辛苦,但收入并不低。“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银鱼卖到日本、中国台湾,价格要四五十元一斤。”上世纪90年代的一段时期,太湖水质恶化,对渔民来说,那是一段焦虑又无力的日子。2007年,湖州启动太湖岸线综合治理工程之后,姚国庆很快响应了整体搬迁的号召,放弃了以船为家的生活,住到了岸上的居民小区。如今,姚国庆的工作是照料太湖上的老式风帆渔船,这些船不再捕鱼,成为供游客欣赏的景观。“一个月3000元左右,感觉蛮舒服的,生活还算充实。”

摄制组还遇到了苏州光福镇渔港村的蒋兆仁,他的转型之路比姚国庆还要更早一点。1986年,原本也是渔民的他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小面店。当时,他的面店傍晚开门,凌晨关店,为的是能让凌晨捕鱼回家的乡邻们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如今,蒋兆仁的面店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店,外地赶来的吃客络绎不绝。董洁心说:“对于太湖边上世代居住的人们来说,血脉中被这太湖水烙印下的柔韧和坚强,将在这转变之际给他们以力量,支撑着他们闯出一方新的天地。传承并非因循守旧,并非固步自封,人们代代相传的是亘古不变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