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晓丹怎样当上电影导演的

汤晓丹怎样当上电影导演的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葛昆元   2022-01-06 17:06:40

老友相聚,谈谈家常,自然会谈到孙辈们的学习成绩。有人高兴,孩子的成绩不错;有的忧愁,孩子表现不佳。继而寻找原因,有的认为自己的孩子不是读书的料,人家的孩子却是天生的读书种子。天生的,就是有读书做学问的“天才”。

但是多年来,我始终在想,哪怕是一个“天资平常的普通人”,只要始终追逐一个梦想,瞄准一个方向,抓住一件事,一辈子勤奋努力,一辈子挥洒汗水,总能够取得某些收获和一定成就的。倘若这种超乎常人的勤奋引发了某种“灵感”,那就会做出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巨大成绩来。

最近,我读到蔡理兄一篇文章,讲的是汤晓丹、许幸之、沈西苓年轻时学做电影导演的往事,很有意思。

当年,他们三个人都是怀揣梦想的年轻人,都是上海天一影业公司的员工,都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电影导演。但那时没有电影学院,没有戏剧学院,也没“师傅”带教他们。怎么办?这三个年轻人,脑子活络,会想办法,难不住他们。汤晓丹觉得,人们常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我们利用一切时间到影戏院里去认真看电影,好的电影,不妨看它十遍百遍,把电影的故事情节、人物特点、动作细节、音乐画面等都背下来,从中学习怎样做导演。

唉,事也凑巧。当时的上海虹口大戏院,虽然开办最早,但在激烈的竞争中,上座率急剧下降,急得老板雷玛斯频出降价“高招”,招徕观众。最后,他将每张电影票降到几角钱,只有其他电影院票价的三分之一;而且还决定在每场电影放映结束后不清场,只要观众喜欢,就可以从早上第一场看到晚上最后一场。这就吸引了许多穷苦的市民观众;同时,也吸引了汤晓丹他们。

从此,汤晓丹他们见缝插针,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带着水和干粮,一大早就钻进虹口大戏院,从早到晚,不厌其烦地看着同一部电影。几天看下来,他们竟能对影片中的人物形象、个性以及镜头角度、结构、场次设计、对话、美术和音乐设计等几乎都能背下来。其间,他们还得到了放映员的支持。散场之后,他们就在放映室的倒片台上一本本、一段段、一个个镜头,按编辑次序记录下来,就连呎数、格数也不放过。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在这座“电影学院”里,学到了许多中外优秀电影中的艺术精华和导演艺术。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他们三人的勤奋好学,迅速提升了他们的导演水平,得到了天一公司老板的赞赏。不久,老板就让刚刚二十出头的汤晓丹,独立执导了电影《白金龙》。影片放映后,获得观众好评。

新中国成立后,汤晓丹又成功导演了《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红日》等影片。

与此同时,许幸之和沈西苓也分别成功导演了《风云儿女》《十字街头》等影片,轰动了大江南北。雷玛斯做梦也没想到,他的无奈之举,竟会歪打正着地培养出三位优秀导演来。

由此,我想到,现在学校实行“双减”,孩子们的额外“功课”少了,学习负担轻了,孩子们可以有大量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了。汤晓丹他们的成功,就在于“成功未必在学校中”,社会才是一个更大更好的学校!我们应该鼓励孩子们舍得花时间去仰望天空,俯瞰大海,听听鸟叫,看看蚂蚁,抑或下棋打牌,读读闲书,甚至走街穿巷,拍拍视频⋯⋯没准十年二十年之后,一批专家学者、大师权威就出在他们中间。(汤晓丹)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