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画大闹天宫的他还画过立体主义

新民艺评|画大闹天宫的他还画过立体主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佳和   2022-01-09 17:41:43

黄永玉先生曾说,老一辈漫画家属于“清流”一代。他们个个既天真纯粹,又机智复杂,张文元、万籁鸣、叶浅予、张乐平、华君武、特伟等等,是一个长长的、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和灵动的个性构成的名单。正在上海马利美术馆进行的“喜欢上海的理由”——上海漫画艺术大展,其中“致敬经典”单元选择了18位与上海有渊源的漫画家,不仅展出他们的代表作,还有一些并不为人所道的作品,从中了解这些漫画家的另一面。

以万籁鸣的作品为例,人们熟悉而津津乐道的是他的《大闹天宫》。漫画家孙绍波介绍,万籁鸣自学绘画十年,对民间版画和民间剪纸非常喜欢。1919年经严格的考试以后,万籁鸣进入商务印书馆,在交通科(即推广科)作广告画,此外还为商务出版的《儿童世界》等杂志绘插图和封面。

图说:万籁鸣《人体图案美》 资料图

“商务对有才华的年轻人很注意培养,有一个时期由商务负担费用,让万籁鸣每周脱产两个半天,到当年上海法租界霞飞路今(淮海路)一位旅沪法国画家那里学习绘画,这对他美术技法的全面提升带来非常大的帮助。因此,万籁鸣在水彩画、水粉画、油画、钢笔画、木刻等方面都有造诣。”孙绍波说。

1929年,万籁鸣与张光宇、邵洵美、江小鹣、张正宇等成立“工艺美术合作社”,走进了商业美术的领域。这个时期,万籁鸣同时还兼任上海《良友画报》编辑,经常在漫画杂志、美术刊物上投稿,并在良友图书公司出版有《人体表情美》《人体图案美》两书。特别是《人体图案美》中的作品,融合了西方立体主义的表现方法,又结合了中国民间剪纸和民间版画的一些元素,作品本身又具有颇具主题的内涵,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些将近90年前的作品,既便在现今当代艺术的语境下,依然焕发出独特的光彩。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漫画家郑辛遥说,张文元素有漫画印刷机的美称,1936年,他画的《大观园》在第一届全国漫画展上展出,因为大场面开创了漫画界的风气之先,自此往后,只要谁画了“大场面”,大家都称“他画了一个‘大观园’”。《大世界》是张文元1947年所画,场面宏大,人物众多,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欲望爆棚的年月,能想象到的都市风景都能在上海见到,“时髦病”何止服饰,大世界游乐场内电影、戏曲、歌舞、杂耍、游艺、酒吧、中西餐馆一应俱全,警察、白相人、舞女、大亨……各色人等位列其中,张文元所绘的大世界内景,场面喧杂,正是抗战胜利后的上海风俗画。

以小见大、化繁为简,是现代漫画所赋予的特征,其功能在于通过夸张、讽刺、幽默的手法,再现漫画作品的主题,张文元的漫画作品,从世俗人文生活的角度观察解读大世界,浮世漫绘一般,用冷静自如客观的笔墨把控恢宏的场面,有情节设计,有谋篇布局,人物安排,具有很强的叙事性,每个人物的一颦一笑,一招一式,一举一动,甚至人物手指的动作都是细节所在,意趣横生,没有一个角落是浪费的,堪称“清明上河图”的现代继承,不仅是生活的艺术化,也是艺术的生活化。

这些漫画家在初学时都有一个心目中的“偶像”,学习的榜样,学习之后,非但能从“老师”的影子中走出,还能结合自己的特长,形成独特的面貌。比如,丁聪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香港时期,学习借鉴过一位美国漫画家的绘画风格,《谁帮我完成了这幅杰作》还借机讽刺了当时流行一时的抽象画。

“上海是中国漫画的发祥地,为什么那么多漫画家都诞生在上海?那时上海的书报摊上可以看到全世界最新出版的杂志,女性时装都不落后于巴黎伦敦。这些漫画家虽然都没有出过洋留过学,基本都是自学成材,在漫长的艺术之路上观察生活,自我摸索与领悟,但是他们靠着天赋与最新潮的报刊杂志同步于国际潮流,这也使得他们的艺术面貌无一人相同,极具个性。”郑辛遥说。(徐佳和)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