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罹患尿毒症 哥哥主动捐出肾脏 上海长征医院多团队协作成功实施亲体肾移植手术

弟弟罹患尿毒症 哥哥主动捐出肾脏 上海长征医院多团队协作成功实施亲体肾移植手术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郜阳,王根华   2022-01-10 09:37:30

图说:兄弟俩向上海长征医院手术团队赠送锦旗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当身患尿毒症的弟弟被病魔击倒时,哥哥义无反顾地捐献出自己的肾脏。近日,在海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器官肾移植中心军人病房里,这对兄弟生死与共的感情让人感动。院方介绍,这对同“肾”兄弟恢复都很好,哥哥的肾脏已在弟弟的体内“安营扎寨”。

“肾衰”生命告急

今年30岁的弟弟小苗是上海某武警部队一名参谋。两年前,在一次例行体检中,发现血肌酐偏高,经过治疗,病情稳定。由于平时身体状况一直很好,没有任何症状,小苗以为是经常熬夜没休息好,也没在意。

不料几个月后去医院复查时,小苗看到病情诊断书上“肾衰”的字样,一时间犹如晴天霹雳。医生告诉他,必须透析或肾移植才能继续维持生命,否则会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小苗陷入了绝望之中,父母年事已高,他第一时间给远在武汉老家的哥哥大志打电话,哥哥心急火燎地赶到上海。

确诊尿毒症后,小苗便在长征医院开始一周三次的血液透析治疗。“这个病太磨人,时间一长,意志力就慢慢摧毁了,有时真是万念俱灰。”小苗说,自从确诊后,常常是寝食难安,身体也是每况愈下,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浑身骨头痛、胸闷……

全家齐心动员

小苗饱受病痛折磨的样子,哥哥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得知长征医院可以做“亲体肾移植”时,他就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捐一个肾脏给弟弟。于是全家总动员,身体一直不太好的父母,亲属都主动加入了配型,最终哥哥与弟弟的配型良好。

然而担心捐肾会影响哥哥的身体,小苗怎么也不想接受哥哥的好意。器官移植科副主任韩澍告诉兄弟俩:肾脏移植是目前治疗尿毒症的最佳选择,但由于肾源稀缺,等待时间较长。而亲属间肾移植手术由于供受者之间的血缘关系,组织相容性比较好,能降低排斥反应发生率,手术效果也好。捐肾后只要保养得当,对哥哥的身体健康和正常生活通常不会带来巨大影响,弟弟这才慢慢打消了顾虑。

“手术前我也很紧张,毕竟是这么大的手术。来到长征医院后看到手术的病友十余天都恢复了正常,情况都很好,我就放下心了!”小苗说,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一家人充满了信心。

图说:上海长征医院多学科团队实施手术

移植手术成功

经过详细的医学检查、伦理审查和审批流程,在该院医务处统筹安排、麻醉科的协调下,兄弟俩先后被推入手术室。

据专家介绍,亲体肾移植术是肾移植领域高难度技术,对术者的手术技术、心理抗压能力及围手术期管理能力都有极高的要求。手术不仅要保证获取肾脏的成功,还要尽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供肾者的损伤,确保手术的安全,更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肾脏灌注低温保存,受者血管吻合等一系列精细操作,以减少受者动脉狭窄等并发症。

长征肾移植团队在韩澍副主任带领下,整个团队人员通力合作、无缝衔接,通过微创手术,顺利取下哥哥的左肾,随后经过灌注、修整等步骤,小心翼翼地将肾脏植入弟弟的体内,并对血管、输尿管一一进行吻合。恢复血流后,“肾移植”即有新的尿液流出,说明哥哥的肾脏已经在弟弟体内开始工作了。

在肾移植中心及其他科室医务人员“保驾护航”下,兄弟俩全程情况平稳,术后哥哥顺利康复出院。肾移植手术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围手术期处理也十分重要,由科室王立明教授牵头,专家团队制定了免疫抑制方案,经过抗排斥、抗感染等精准化个体治疗,弟弟血肌酐已经从近2000多umol/L下降至90umol/L左右的正常水平,日前已康复出院。

记者了解到,从1978年长征医院为第一例海军战士实施肾移植开始,至今已为数十余名军人、退役军人及家属开展肾移植手术,使他们从尿毒症透析中摆脱出来,投入到军队的各项建设中去。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通讯员 王根华

编辑:陆常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