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告别富春

晨读 | 告别富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许家树   2022-01-12 07:00:00

百年老店上海富春小笼愚园路总店因动迁,12月31日关张,今后不会再回到此地。那天晚上我和内人在关张前再来用一次餐,也算告别。

由于住在同一条马路上,步行过去也就十来分钟,所以我经常在此用餐。富春位于愚园路中段,西面接近镇宁路,整条愚园路从常德路到中山公园都是洋房西式弄堂,就这一小段是本地房子。住在这一小片地段的居民一直盼拆迁,可是富春是七证齐全的正规老字号,具有一票否决权,只要富春不愿搬,所有人只能白板对煞。好在富春为了让老邻居们过上舒心日子,顾全大局,另觅地方去了。

愚园路富春名声在外。记得有一年老同学回来,我请他去东艺听世界著名的圣彼得堡交响乐团音乐会,散场有点晚,当我送他回到大胜胡同家后,已没有公交车了,好在路不算太远,我就步行回家。走到静安寺,有两位年轻人上来问询,富春小笼怎么走。我说半夜了,你们胃口真好。他们笑着说,刚从台湾来,下飞机到宾馆放下行李后就专程来尝鲜,还说都知道富春是24小时营业。我就顺路把他们带到富春,看了一眼,只见店里灯火通明,食客还真不少。

富春坐北朝南占了三个门面。底楼堂吃点心,二三楼只有一开间门面,供应本帮菜与淮扬菜。周围高档餐馆比比皆是,但价格适中的本帮菜馆极少,我来此地大多是上楼点菜。走上老式木楼梯,狭长的前楼靠两边放了七只半长方桌,四人一桌坐满30人。后楼四张方桌,亭子间太小只好放一张六人小圆桌。吱吱嘎嘎走上假三层,斜屋顶下只能放一张圆台面。有次十位文友来我家谈诗说词,中午就在富春三楼觥筹交错,连珠妙语趁着酒气直溢出老虎窗。最近的一次是与好友作家修晓林等三人相约在此,二楼靠窗座上边吃边聊,足足三个多小时。

听说富春要关门,这两天来吃点心、用餐的人莫老老。早上10点左右我溜达经过,只见两边的店铺都已用砖头封掉了,唯有富春还暂时关不了,店堂里面挤得满满当当,站在桌边插蜡烛的也不少。我跑到路对面拍了一张照留念。晚上我与妻子五点出门,还是晚了一步,只见等餐的队伍从二楼排下来,转弯再到一楼。听说上面的人四点不到就来了,我们只好等候翻台子。手机看到眼花,腰背酸到断脱,终于轮到了,我们与两位大汉共拼一桌。上菜后桌子之小放不下,只能勉强盆上叠盆,借进错出。好几次我差点把筷子伸到隔壁人家盆子里去,心里别别跳。瞎吃八吃,当心吃生活!

还没吃完,见后面用餐的人已等不及了,便胡乱扒了几口饭,剩菜也不要了,拿起外套围巾帽子雨伞,赶紧下楼出门。冷风一吹,连忙穿衣戴帽,佝头缩颈,对着富春店堂匆匆说一声Goodbye,权当告别。回到家中,意犹未尽,写下感受,告别富春!(许家树)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