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音乐话剧《我们与小镇》主演江美琪: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不是理所当然

专访音乐话剧《我们与小镇》主演江美琪: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不是理所当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光   2022-01-12 15:30:00


“像天上繁星忽现忽隐,像水面帆影飘忽不定,人生的机遇稍纵即逝……”这首由台湾歌手江美琪演唱的《机遇》,将为本周末在1862时尚中心上演的音乐话剧《我们与小镇》拉开序幕。这部改编自1938年普利策戏剧大奖《我们的小镇》(《Our Town》)的音乐话剧,曾经由果陀剧场先改编成《淡水小镇》,1989年首演于台湾,2014年3月28日在上海人民大舞台上演过话剧版。1999年还由歌手蔡琴与音乐人鲍比达改编成音乐话剧版,且合作录制了一张发烧天碟《机遇》。此番上演的正是音乐话剧版,由江美琪加盟。这位久未露面的歌手,接受了本报专访。

“我们此番重新上演这部已经演出了33年的戏,是因为近期遭遇疫情的感受颇深,希望给大家带来温暖与希望。”素面朝天的江美琪,在排练之余坦陈相告,因为在疫情背景下工作,她已经在内地停留了9个月,其中面对了个人演唱会的取消、电视节目录制的调整以及只能与6岁的儿子视频聊天的亲情煎熬……因而,果陀剧社第四次向她抛出橄榄枝,一起来制作、排演音乐话剧版之际,她欣然接受。此前,他们的三次合作也都十分愉快。

图说:江美琪 官方图(下同)

淡水又名“沪尾”——多年前,有一条客轮航线可以从上海始发,以淡水为终点。《我们与小镇》以一天一幕的制式,以3天串起人的一生,凸显台湾淡水小镇的声色与人情尤其是亲情的动人。该剧有一位说书人的角色,一边讲述故事发展,一边也会偶尔进入故事扮演配角。2014年在沪上演的话剧版中,说书人一角由电视主持人出身的曹启泰扮演——所以,他给自己设计了一个道具——电视遥控器。他一按遥控器,可以让台上的时间线“快进”“倒退”或“停滞”。该剧前两幕看似平淡而温馨,展现了小镇上青梅竹马的艾茉莉与陈少威之间的情窦初开,能勾起人对爱情最美好的回忆。第三幕,却直接以葬礼开场——原来艾茉莉死于难产,但得到了一个机遇可以回到人间一天。她选择了10岁生日一天,倍加珍惜地观察10岁生日的每一秒是如何度过——无论是母亲一个满满的拥抱,还是父亲着急的呼喊,抑或家门口盛开的茉莉芬芳,都让她被倍觉——再也无法拥有的平淡小事、寻常细节组成的生活,是何等难能可贵。

图说:《淡水小镇》

这种感触,于当下的现实情境有着相通之处,以至于江美琪替代曹启泰成为说书人这一角色时,必须克制住内心汹涌的情感。她不用遥控器来“调整”,而是以歌声串联剧情。除了开场曲《机遇》之外,还有《六月茉莉》《静夜星空》《月光小夜曲》《白发吟》《偶然》等契合剧情和人物情感的歌曲流淌……她最有感触的是艾茉莉与妈妈拥抱的场景:“亲情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我每次都要想办法克制住眼泪,首先要演好说书人的角色。”

她之所以如此触动,是因为演到这里难免会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天,父亲曾经跟她说头痛,“年纪大的人会有点夸张嘛,而且当时,我在排演《跑路天使》,所以就很正常地回复他,头痛就要去看医生。”然后,她依然投入排戏的状态。排戏时,手机都会开震动。几天后,她忽然发现有20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家人打来——原来,父亲脑梗送往医院了。一周后,他就过世了。“所以,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其实他跟我说头痛就是一个警讯,而我以为他无病呻吟……”江爸爸是一位从不言爱的人,只做不说。“他会买我喜欢的好吃的给我,但就是从来不会把爱说出来”。江美琪坦陈:“其实父母都是非常传统的人,而我当年在生活中其实比较叛逆,现在回想起来,确实让他们担了不少心。”现在自己做了母亲之后,她认为:“一定要把爱说出来,因为言语也是与拥抱一样有力量的,而且必须让孩子知道。”

图说:江美琪与导演聊《我们与小镇》

近来,江美琪终于与儿子团聚,“以前哪怕可以视频聊天,但是终究拥抱不到,但现在可以了。”对父亲与儿子的情感,加深了她对该剧的情感,“以至于扮演说书人这个必须在歌声中串联起故事的旁观者,有点难——必须克制住情感,我只好不去看扮演艾茉莉和她母亲的演员的眼睛……”而音乐、歌曲的融入,让该剧更为煽情,也更让人反思:“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并不是理所当然。”(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