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做梦都是在转运现场!”——来自抗疫基层一线的故事

“这几天做梦都是在转运现场!”——来自抗疫基层一线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潘高峰   2022-01-16 09:36:21

    昨夜,是静安寺街道办公室主任江泰平睡在办公室的第五天。从1月11日这波疫情初起,为了“跑赢病毒”,他始终没有离开过岗位,5天只睡了十多个小时。

    能早一点是一点,能快一步是一步。抗疫两年,时刻准备与病毒赛跑,已经是上海基层社区工作者的常态。上海抗疫强调的“四早五最”背后,离不开他们的默默付出。

    “这次我们静安寺街道的愚园路228号成为中风险地区,这几天每天光接、打电话就不下数百个。”江泰平是静安寺街道的流调组组长,也是负责后勤物资的大管家,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为了尽可能快,尽可能把时间省下来放在流调上,他干脆住在了单位。

    “白天正常上班,流调任务下达大多是半夜,我和小伙伴们一个个电话打完,基本上都快天亮了。”江泰平说,半夜打通电话不容易,有时一个号码就要拨10到20次才能接通,很多人接起电话都是懵的,满脑子疑问,要把事情一点点说清楚,然后帮他们回忆这些天的活动轨迹,再说服他们放下顾虑,最后派转运车辆上门……同样的流程一晚上要重复二三十次,真的身心俱疲。

    这样的工作节奏,几乎每一位社区干部都经历过。静安区临汾路街道社区管理办副主任仇育钺从2020年开始就负责社区防疫。1月11日至今,他平均每天睡眠不足3个小时,最长的一次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为了做好全街道疫情排查、封控和转运,他专门在街道附近临时租了一个不足30平方米的房子,确保随叫随到,随时完成任务。

    静安区的和源名城是个超大居民区,高层楼栋有28个,常住居民1.5万人、4000多户。1月11日以来,有6户居民先后按照防控要求转运隔离。为确保24小时随时到岗,居委会全体工作人员分班待命。居委会主任朱定因为身体原因,每天需要吃抗过敏药,但由于过敏药可能导致嗜睡,只要是待命的晚上,她就尽可能少吃药。

    1月13日,为了等待转运车辆,朱定从晚上10时一直等到了早上4时。除了安抚居民情绪,通知物业做好楼道消杀,把隔离人员送上转运车外,还要应付各类突发状况。比如,有的居民家里养的宠物没人照料,居委干部也要承担下来,让大家可以安心集中隔离。

    “这几天做梦都是在转运现场。”阳曲路760弄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章旨钦告诉记者,最晚一次接到转运通知是凌晨4时,当时刚刚忙完社区排查入睡才不到2小时,但她立刻从床上弹起。

    一触即发,这是所有居委干部的工作常态。共和新路街道柳营桥居民区书记强碧薇告诉记者,因为白天还要负责疫苗接种,很多同事站了一天,一到家就瘫倒了,饭都不想吃,但一接到转运通知,又像触电了一下精神抖擞,马上从家里赶回居委会。

图说:共和新路街道柳营桥居民区接到密接、次密接、高风险地区返沪人员转运指令后第一时间响应,居委干部穿上防护服告知并劝说对象人员上隔离大巴车配合转运。

    “虽然很累很苦,但始终有一种信念支持。大家互相加油鼓劲,但最盼望的还是能够得到居民的理解配合。”强碧薇说,为了把工作做细,确保每个转运居民都顺利转运隔离,居委每次都安排工作人员跟车。“因为是闭环管理,我们不能上车,只能骑着电瓶车跟在后面。冬天特别冷,下雨天就更狼狈。而且每次转运车要接的人有多有少,有时要连续跟车几个小时。”

    强碧薇回忆,前几天一位居民到了宾馆又突然不愿隔离,当时跟车的是已经年过半百的同事吴国华,累了一夜的他,只得振作精神穿上防护服上前做说服工作。“老吴整整劝了5个小时,想尽办法,嗓子都说哑了,才最终打消对方的顾虑。”

    首席记者 潘高峰

编辑:解敏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