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凤”今朝去,天上再续“越剧黄金”

“彩凤”今朝去,天上再续“越剧黄金”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赵玥   2022-01-16 12:58:50

金派耀菊坛,活兰贞,杨贵妃,曲满春申醉天籁;越枝栖彩凤,神秀英,王熙凤,高谢风尘留余音。今天上午,越剧界在龙华殡仪馆痛别越剧表演艺术家、越剧金派创始人金采风。《碧玉簪》《盘夫索夫》等经典唱段环绕在广场上,“岁月流金”四字花墙表达着众人对她的哀思,金采风的子女特别选取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化蝶”选段送别母亲,希望父母在天国再续“越剧黄金”。

图说:追悼会现场,金采风曾塑造的经典角色让人怀念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顶唱”崭露头角


金采风从小爱跟祖母看越剧,1946年,她考入以袁雪芬为台柱的雪声剧团训练班。改名一事,就是在进入雪声剧团后。当时金采风还叫金翠凤,剧务部的编剧成容提出翠凤的名字不好,有些俗气。怎么改呢?剧务部的老师们讨论许久,最后商定,叫金采风。采风与翠凤,读音差不多,但字面上要雅得多。金采风曾说,采风二字源自《诗经》,老师希望她学会体验生活,采纳各家风范。从此,采风不仅是她的艺名,也成了她正式的名字,直到如今。

最早唱小生的金采风,因在电台“顶唱”崭露头角,她常常一人唱多个角色,如在“楼台会”里既唱小生又唱旦角,在《戏迷传》里同时兼唱8种流派。她很快引起了戏迷的关注与喜爱,他们纷纷写信给剧团,建议跟随范瑞娟、傅全香两位老师到东山越艺社的她改唱花旦。1948年,在范瑞娟的支持下,她在《怡红拢翠》中扮演贾宝玉大丫头袭人,改唱花旦。傅全香更是热情地把自己的私房行头都借给了她。


图说:《碧玉簪》剧照 资料图(下同)

创立金派唱腔


说起金派唱腔最初的创立,就不能不提《盘夫索夫》这出戏。尽管当时越剧界演《盘夫索夫》的演员不少,有些还是金采风的前辈,唯金采风脱颖而出,表演别具一格。当时华东戏曲研究院为栽培青年演员,要金采风主演《盘夫索夫》,当时30岁还不到的金艳芳主动让戏,把她专演的严兰贞一角让给金采风,自己改唱老旦、彩旦。

“当时我连‘包头’也不会,是范瑞娟、傅全香老师帮我包的头。”金采风的心里始终感恩前辈们的恩情,日夜苦练,1954年华东戏曲观摩演出时,年仅23岁的金采风,以此荣获演员一等奖。“官人你好比天上月,我为妻可比月边星……”这段明快委婉的四工调一时间家喻户晓,到处传唱。

艺术路遇知音


金采风饰演的严兰贞善良纯真,多愁善感,人物的个性十分鲜明。越剧导演黄沙根据人物所处的环境,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引导金采风大胆进行创新,使这个相府小姐变得聪明果敢、机智泼辣,对曾荣的爱也表现得更为贴切。正是《盘夫索夫》将黄沙与金采风联系在一起,成为一对舞台伉俪。这对“越剧黄金”组合,不仅在2009年进行了专场展演,还出版了同名个人传记。

图说:金采风黄沙

黄沙一生执导了《梁祝》《追鱼》等大小剧目四十余台,金采风的代表作《彩楼记》《碧玉簪》等,几乎都由黄沙执导,《杨贵妃》等剧目连编剧也是黄沙。金采风回忆,黄沙导戏时总是强调,老戏一定要新演,要在不断演出中改进提高、丰富丰满。正是在他的影响下,金采风一戏一格,从严兰贞到祥林嫂,从江水英到许广平,从李秀英到崔莺莺,反复琢磨,精益求精,留下了诸多让观众难忘的角色。

演员就要有“痴”


“一个演员永远无法忘怀她的观众,也永远不可能真正告别舞台。” 社会邀请的各种演出活动,金采风都认为是和观众直接交流的好机会。作为上海越剧院的艺术顾问,只要院里有事,她总是随叫随到。对全国各地前来求教的学生,她也是有求必应,毫无保留。

图说:金采风和学生们

上世纪90年代,袁派花旦方亚芬曾向金采风学习过《碧玉簪》。十几天时间,这对师生朝夕相处,金采风既是严师,也像个大姐姐一样在生活中和年轻演员们亲近。逸夫舞台演出时,袁雪芬也坐在台下,演出后,她对金采风说:“教得不错。”金采风松了口气,到后台对方亚芬说:“今天不是你考试,是我考试啊!”

晚年的金采风,曾感慨青年演员的诱惑太多,有多少青年演员愿意为越剧做到底?有多少人在练功?有多少人在努力?担忧源于她对越剧的“痴”:“我觉得搞艺术工作的人,一定要专心。当年人家练一遍,我练一百遍,只有痴迷,才能做好艺术,演员,就是要有‘痴’。”(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