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之间,只有一个灵魂

他们之间,只有一个灵魂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丁旭光   2022-01-16 16:08:53

欧洲音乐界一致认为:“杰出的浪漫主义音乐家舒曼的歌曲,继承了舒伯特的传统,但是在艺术表现的深度上,甚至超越了舒伯特。”舒曼的身后,是年少时就显示了超凡的音乐天赋,以演奏格调高雅,誉满欧洲的德国钢琴家克拉拉。才华横溢的克拉拉不但音乐成就卓著,还以圣母般的情怀,让舒曼的灵性之花在爱情中盛开。

与绝大多数的德国男孩一样,舒曼幼年时已开始学习钢琴。7岁时,舒曼已能写作小曲。因为父亲的早逝,使母亲想培养舒曼成为一个钢琴家的愿望落空。愿望落空后的舒曼,无奈之中入莱比锡大学攻读法律。1828年,18岁的大学生舒曼在莱比锡的一次音乐活动中,认识了著名音乐教育家弗里德里希·维克和他当时年仅9岁的女儿小音乐家克拉拉。克拉拉卓越的演奏技能,得益于严格、高水平的家传。

为了得到良好的音乐教育,几经周折后,舒曼终于有幸受业于弗里德里希·维克的门下。作为维克的内弟子,学琴期间的舒曼,当然是住在维克家中。正因为是住在了维克的家中,才有了他和克拉拉的旷世之恋。

舒曼和克拉拉经常在一起谈论音乐,一起奏四手联弹。有时,也会同去郊游。舒曼的新作,大多有克拉拉最先试奏,舒曼在艺术上的每一个新的观点,都会和克拉拉共同探讨。

中止了法学学业的舒曼,至20岁时,已是一个演技高超的钢琴家。为了使手指更加运用自如,舒曼发明了一种用铁锤和滑车构成的装置来训练中指力量的方法。然事与愿违!非常规的训练方法带来的是非常规的结果:舒曼右手指的生理组织受到了永久的破坏——极有可能成为钢琴大家的舒曼,于痛苦中望断天涯路。

舒曼没有向命运屈服,在克拉拉的鼓励下,把音乐视为生命的舒曼开始了音乐创作和音乐批评。针对当时德国艺术中狭隘的、固步自封的保守思想和庸俗倾向,带着克拉拉对他的期待,舒曼于1834年创办了《新音乐》杂志。

舒曼幻想着克拉拉成人后成为他的妻子;心智成熟的克拉拉对“大哥”心驰神往——将来非舒曼不嫁。1839年,在克拉拉成人后,舒曼向维克表达了他与克拉拉的恋情。维克谢绝了贫穷的舒曼。几经磨难,舒曼与克拉拉在1840年9月12日,在莱比锡附近的一个乡村教堂里举行了简朴的婚礼。他们的结合受到了几乎当时德国所有艺术家的赞美,音乐家李斯特说:“没有比这一幸福更大的幸福了——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人和一个技能熟练的人结婚。”

婚后的一年中,沐浴在爱河下的舒曼,创作力勃发,竟创作了138首歌曲。这其中,有礼赞爱情、自由和梦想,被传颂了一百多年的《幻想曲》。欧洲音乐界把1840年至1841年称为“舒曼年”。

舒曼非常感谢克拉拉恩赐于他灵感!克拉拉对舒曼说:“人们一定会发现,在我们俩之间,只有一个灵魂,你就是我的灵魂,你就是我的一切。”克拉拉不但激发了舒曼的创作激情,还敦促舒曼开阔视野创作交响乐;克拉拉凭借出色的演奏才能,把传播舒曼的音乐理想和传播舒曼的钢琴作品,作为自己一生最崇高的职责。

可以说,没有克拉拉,就没有舒曼。

舒曼少年时经历了动荡的生活,又由于家族遗传,他一直被精神忧郁症困扰。1844年夏天,舒曼出现了无端的恐惧和癫狂。克拉拉与舒曼如诗如花的幸福生活,从此蒙上了阴影。

根据医生的意见,克拉拉决定换一个环境让舒曼休养,举家迁到了德雷斯顿居住。克拉拉侍奉其侧,相夫教子,同时,为《新音乐》杂志撰稿,演奏挣钱。在幽静的环境中,舒曼渐渐恢复了健康,创作力又一次勃发。

1854年2月,舒曼的旧病又一次复发,莫名的幻觉使他终日不得安宁。这一次,舒曼几乎是丧失了理智。2月的一天上午,舒曼悄悄走到莱茵河桥上跳下激流。所幸,舒曼自杀未遂,被人救起后送进了精神病院。而此时,克拉拉正怀着她和舒曼的第七个孩子。

住在精神病院半醒时的舒曼,不时吻着用哆哆嗦嗦双手捧着的克拉拉的肖像。1856年7月,46岁的舒曼在克拉拉的怀抱中吐尽了生命的最后一息。

舒曼去世后,悲痛欲绝人比黄花瘦的克拉拉,带着七个年幼的孩子,在舒曼和她的学生勃拉姆斯的帮助下,编撰出版了舒曼的作品集。(丁旭光)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