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腊月

晨读 | 腊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资承 ​   2022-01-18 07:00:00

时节是创造不出来的,但在时节里我们可以去创造,我们可以去分享:人与天地之美。

农历十二月,自秦起称为腊月。腊月里,低温、少雨、干燥、阳光充沛,是农耕时代的重要时节。庄稼来年要丰收,就要施好腊肥,冬壮才能春发。寒冬腊月到了,新年就近了,乡里人家要冬藏,藏米、藏糕、藏腊肉。

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经济好转,到了腊月,村里人给三麦、油菜施好腊肥后基本不下田了,进入一个农闲的季节。人们忙好了田里,就忙起家里来了。腌咸菜,腌腊肉,腌咸鸡、咸鸭、咸鱼,还有腊豆腐,都要在腊月里腌好,晒好。腊月里做的是腊货,好吃又放得起。过年前家家户户都做糯米糕,磨粉做糕一定要在腊月里,那是腊糕。就是纳鞋底用的门布也必须在腊月里糊,说是腊月里糊的门布不会发霉。挑筑新的宅基更要在腊月里,腊月里挑的宅基地不会返潮。在乡村似乎一切都要抢在腊月里。

腊月里印象最深的是腌制的腊肉,好吃又好看,经过日晒夜露,肉皮如琥珀,肥膘似玉,精肉像紫檀,看起来美,闻起来香,吃起来又鲜又肥。就是腊月里腌制的咸菜,经过发酵后菜梗像蜜蜡透明光亮,又鲜又脆,伴上一碗新米粥,软糯、清香、爽口。腊月里做的糕开春了也不会发霉,若放在镬肚里稻草灰上烤,外脆内糯,满口喷香。

田里的庄稼腊月里要施足肥料,施腊肥的庄稼长得粗壮,也不容易倒伏。村里人吃补品,也在腊里,说能养精蓄锐,防病强身。连喝一碗薄粥汤,也要在腊月里,而且要在腊月初八,喝了这腊八粥意在除疫病迎瑞祥,在民间此俗从宋流传至今。

腊月下的雪也叫腊雪,“腊雪是宝,春雪是草” 所以庄稼人都盼着腊里下一场大雪, 瑞雪兆丰年。古书上还说,用腊里的雪水,浸五谷的种子,种子出苗好,还不容易受病虫危害。

在古代,祭众神叫作腊。一年之末的这个腊月,新旧交替,对农耕生产生活中的人们,充满着神奇。

讲究食材时令的美食家,讲究季节时辰的养生者,稍懂中华饮食文化与中医常识的人们,无论在乡村都市,都在天地间感悟“存在与时间”,都知晓一个道理,“遵循自然,长盛不衰”。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腊月,乡村的老人又在家里腌制咸菜、腊肉了,还有农家乐的屋檐下、篱笆上挂满了腊肉、腊肠、腊鸡、腊鸭、腊鱼等,这是地道的本乡腊味。这腊味,任凭日晒夜露,霜越浓,西风越紧,腊味越重,口感越好。当然这原汁原味的乡村美味,在乡村这个原产地品尝,别具风味。

现在超市里腊货一年四季都有,品种齐全,但这种腊味是这个“腊”的时节腊出来的吗?总觉得疑团重重。现在的添加、调味、调色技能之高超,高超到了真假难分,有时还会以假乱真。就看这腊货,食品厂里一年四季在出品的也叫腊货,不知是因为它的配方,还是它的味道似腊货,而且品相比日晒夜露的要好看,但“腊”的风味是绝对不如腊月里日晒夜露而成的乡下货。

时令节气是中国人对自然观察的智慧总结,是世界文化中的中国符号。时节是创造不出来的,但在时节里我们可以去创造,我们可以去分享:人与天地之美。(资承)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