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巴掌大小的泛黄手册 成了新年第一课最生动的历史教材

一本巴掌大小的泛黄手册 成了新年第一课最生动的历史教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陆梓华   2022-01-04 12:10:00


图说:同学们被《入城纪律》背后的故事所吸引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 摄(下同)

如果有生命,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一定仍记得这幅画面:1949年5月27日清晨,上海迎来和平解放,马路两边潮湿的水门汀路牙(水泥路)上,睡满了征尘满身的解放军战士,也一定记得当年上海市民的感叹:“从没见过这样好的部队!”

73年后的今年,画面定格成照片,出现在离南京路相隔不过数百米的上海市格致中学的大屏幕上。比照片更珍贵的是一本巴掌大小的手册——那是当年战士们绘成图片、挂在背包上,一边行军一边学习,做到“人人熟记,个个做到”的《入城纪律》。这本手册的书页已经泛黄,但人民解放军“文明之师”“仁义之师”的精神风貌,始终鲜亮如新。

今天上午8时,“百物进百校,百讲证百年”中共一大纪念馆百件革命文物进课堂活动走进格致中学,也开启该校2022年新年第一课。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书记沈炜为同学们摇响新年第一课的开课铃。新民晚报社党委书记、社长、总编辑马笑虹,中共黄浦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玉峰,中共一大纪念馆党委书记、馆长薛峰等出席活动。

图说:认真听讲的同学

《入城纪律》见证“文明之师”铁律

“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解放南京,兵锋直指不远处的上海。部队却在江苏丹阳停了下来,对各级军政干部集中开展为期十多天的入城教育,其中一项关键任务就是整肃军纪……时任第三野战军司令员的陈毅,特令司令部编印了这本《入城纪律》的小册子,共十二条。”随着中共一大纪念馆宣教专员张欣怡的动情讲述,台下的高一学生被手册背后的故事所吸引。

“一切入城的机关及部队必须遵照军管会所指定的房屋居住”“一切机关及部队人员实行公平交易,不得强买强卖”“所有部队人员及公务人员乘坐公共汽车,或进入公众游戏场所,必须照规买票”……《入城纪律》共十二条,其中,陈毅再三嘱咐要写入“不入民宅”这一条,为此,许多干部都不理解。面对战士们的质疑,陈毅坚持说:“入城纪律搞不好,以后影响很难挽回。这一条一定要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民宅,天王老子也不行!”也正因如此,这本《入城纪律》也成了人民解放军严守铁律最好的见证。

最特别的“历史复习”

巧的是,同学们今天就要迎来历史期末考试,这无疑是最特别的一次“复习”。 “为什么陈毅司令将解放上海的军事策略贴切地形容为‘在瓷器店里捉老鼠’,谁能解读?”“当时上海有那么多楼房,而且正值梅雨季节,雷雨阵阵,作为胜利之师的解放军,为何不进楼睡?可以体现解放军怎样的精神?”历史老师黄宇兰以《城市的荣光——波澜壮阔的上海战役》为题,给同学们上了一节微课,也启发学生对身边的土地,有更深的了解。

图说:历史老师给同学们上了一节微课

格致中学地处人民广场,和中共一大纪念馆同处黄浦区,校园周边红色历史资源丰富。通过课前史料搜集,师生们似乎听到,当年解放上海的号角,就吹响在耳边。有同学在校史馆中看到,当时格致学联和地下党支部做了许多迎接解放的工作,比如将解放军的《约法八章》贴在教师的办公室内,秘密成立人民纠察队,制作了大量的红五星和旗帜,印发解放军入城宣传品等等;在网上查找资料时,黄老师在《新民晚报》的一则报道中读到,上海解放当天,报童小学约20名小报童正是在老师带领下,在格致中学集中,戴上“人民宣传队”臂章,冒雨上街张贴人民解放军进城布告。

“听了老师们的讲述,看到文物,觉得历史在我们眼前动了起来一样!”高一(6)班女生贾锦怡说,对当年在街头和衣而卧的解放军战士,自己又敬佩,又有点心疼。贾锦怡自豪地告诉记者,对于烽火岁月,同学们有着特别的情谊——抗日战歌《大刀进行曲》就是格致校友麦新创作的,每一届新生入学第一课,就是学唱这首歌。

图说:出席嘉宾

“格致中学有着‘爱国·科学’的优良传统,走出了一批批爱党爱国的革命志士。”格致中学校长吴照则用1940年校友、我国外交战线杰出的领导人吴学谦的求学小故事,鼓励同学们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曾经,家人将少年吴学谦送入当年的“格致中学”求学,是为了让他读完书,进洋行,“挣大钱”,但是在山河破碎、日军铁蹄蹂躏中华大地之际,面临着家庭规划、国家命运与个人道路的选择问题,吴学谦却在格致国文老师余之介的引导下,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视为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毅然走上了革命道路。他曾担任格致公学地下党支部第一任书记,还在恶劣的环境下,引导一批进步学生参加学协、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展抗日宣传活动。抗日英雄谢晋元率领“八百壮士”经过四天四夜的激战后,孤军撤退到租界内的胶州公园,吴学谦和进步同学一起前去慰问……“今天的青年学子要夯实学业基础,把美好青春奉献给‘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的伟大事业。”吴照勉励同学们。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陆梓华



编辑:金旻矣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