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悬疑、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孙甘露把《千里江山图》写成了小说

谍战、悬疑、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孙甘露把《千里江山图》写成了小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   2022-05-12 15:44:39

“腊月十五,离除夕也就十来天。大约九点三十五分,卫达夫走到浙江大戏院门前,对面就是四马路菜场……”作家孙甘露以宋代名画为名的谍战小说《千里江山图》新近完成,小说甫一开头就把读者拉到了熟悉的上海福州路浙江中路一带。《千里江山图》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即日起开始预售。

作为孙甘露酝酿多年、潜心创作的全新作品,《千里江山图》先后入选中宣部全国重点主题出版物、“十四五”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专项规划、中国作协重点作品、上海市重大文艺原创项目等多类重要选题计划。孙甘露创作时参考了当时的城市地图、报纸新闻、档案、风俗志等真实材料,力求靠近历史真实,重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广州、南京的社会环境、风物和生活,重点还原了当时上海的建筑、街道、饮食、风俗和文化娱乐等日常生活,一条马路、一件大衣、一出戏、一部交响曲、一道菜抑或穿街走巷的脱身路线,建构出了令人身临其境的小说空间感,给读者创造了沉浸式阅读氛围。

真实的街道路线进入小说,既是对经典小说传统技艺的一种接续,又是对虚拟现实地图思路的大胆征用。为安放小说人物建构合适的物理空间,是孙甘露小说的重要特点,从代表作《我是少年酒坛子》里的酒馆,到《千里江山图》的街道。

从《千里江山图》进入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从中打捞出隐秘而伟大的历史事件,用文学的方式去想象它的曲折过程,放大它的具体细节,呈现这一事件得以完成的可能方式。作者捏土为骨,化泥为肉,将散落于历史尘埃中的理想主义者,重新聚起他们的精神和血肉,于焦灼乱世中躬身入局,他们的身影掩映出没在上海、广州、南京的市井街巷。孙甘露像拿着一张地图,或像拎着一盏夜灯,带领读者走进现场。孙甘露用他的小说家笔力,不动声色地复刻了一幅幅充满烟火气的生活场景,写出一场场曲折迂回、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这群理想主义者用生命照亮了风雨如晦的暗夜。在更深的精神层面上展现了历史进程的沉郁悲壮,凸显了理想主义者们的激情信仰和精神丰碑。

图说:北宋名画《千里江山图》

文艺评论家潘凯雄评价:“这是颇为惊心动魄的一段不太为人所知的革命史,况且其中也蕴藏着诸多智慧、勇敢与胆识,包括不动声色地制造悬念,这是一种艺术或许还是大艺术。”

学者、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擎说:“孙甘露标志性的文风曾过于夺目,甚至遮掩了他作为小说家的高超功力。而这一次,作者不动声色,读起来惊心动魄。时代激流中的信仰与牺牲,暗战中的悬疑与谋略,极端环境下的忠诚与背叛以及爱与离别……在冷静练达的叙事中栩栩如生,让人沉浸其中又回味无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作家毛尖认为:“这一次,孙甘露的新男主用截然不同的速度行走江山,逆流而上。这是孙甘露履历里的新人,忧郁的先锋派小说诗人突然变成了动词的巨人。”作家、脱口秀大会总策划李诞说:“谍战,悬疑,英雄主义,怎么也没想到这些词有一天会用来形容孙甘露老师的作品,然而这发生在上海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紧张也紧张,狠辣也狠辣,最终感到的却是一种平静,陈千里身上那种平静,功成不必在我,事情总要办成。”

北宋名画《千里江山图》出自王希孟之手,色彩绚丽,用笔精细,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长桥等静景穿插捕鱼、驶船、游玩、赶集等人物动景,位列中国十大名画之一。孙甘露透露,“书中情节即围绕‘千里江山图’计划展开”。(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