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我不为他做,谁为他做?”——怀念李蔷华奶奶

记忆|“我不为他做,谁为他做?”——怀念李蔷华奶奶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悦阳   2022-05-13 13:09:00

昨晚,连绵阴雨之中,一代京剧大家李蔷华奶奶以93岁高龄辞世,至此,作为“程派五老”之一的第二代京剧“程派”艺术传承人,悉数谢幕,令人为之哀婉伤心。

作为京剧表演艺术家与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蔷华奶奶一生可谓功成名就,华彩斐然,在其一系列代表作《锁麟囊》《二堂舍子》《春闺梦》《亡蜀鉴》中,观众得以亲身感受其受一代宗师程砚秋先生的深刻影响,可谓得其真传。在继承“程派”艺术上,蔷华奶奶用心专注、十分严谨,特别是在学习“程派”唱腔延绵不绝、内柔外刚的艺术特点上,非常注重原汁原味,注重声音浑厚与婉转用腔的协调,程味十足,得到业内行家的高度认同。

她在音韵上相当讲究,吐字、发声、韵味醇厚,绵延不绝,外柔内刚,情态动人。除了唱腔,“程派”艺术表演对圆场水袖功夫要求甚高,蔷华奶奶展现得也十分精彩到位。应该说,在她身上展现的京剧“程派”艺术,最大的特点及优点是规矩、规范、传统,学程70余年,蔷华奶奶始终强调:“我从不敢乱改程砚秋的艺术,哪怕一点一滴,因为我没有那个能力和水平。”因此,她的舞台演出,总是规矩而严谨,处处见功夫,给人美的享受。近年来,除了教授出杨爱华、朱莉丽等学生,不少早已成名的艺术家诸如张火丁、史依弘等也经常上门求教于她,老太太总是毫无保留,倾囊相授。

除了艺术上的出类拔萃,蔷华奶奶更是生活中的一位好母亲,好妻子。在她晚年,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身份是一代宗师俞振飞先生的妻子。

众所周知,她对俞振飞先生有很深的感情。她曾和我说过,那时有心人撮合晚年单身的他俩走在一起,俞老对此颇为期待,但碍于两人都是梨园行名人,第一次见面安排在广州。刚一见面,俞老腼腆地剥开一颗糖递过去,笑吟吟地对蔷华奶奶说:“这事要是成了,委屈你了”,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眉梢眼角展现的幸福感,真像个热恋期的少年。蔷华奶奶则报之嫣然一笑,轻轻接过了俞老递过来的那颗糖……

就这样,两位艺术家在晚年走进了彼此的生活,恩恩爱爱。她曾坦诚地告诉我,一开始,自己对俞老的感情是同情多过爱,想着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艺术家晚年孤苦伶仃,无人照顾,心里不忍,于是愿意放下自己本来在武汉享受的一切荣誉、地位与待遇,甚至牺牲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心甘情愿地来到上海,做起了俞老夫人,在生活中照顾老人。没想到相处久了,两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谁也离不开谁了。

而俞老晚年,也多亏了蔷华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关心与呵护,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俞老生命的最后几年卧病在床,蔷华奶奶更是无微不至地呵护着老人,茶水不能烫,吃鸡只喝汤,俞老在病床上犯了“戏瘾”,一晚上哼曲子影响了其他病友休息,蔷华奶奶第二天来探望时轻轻抚摸俞老的脸庞,笑着对他说;“想唱戏了,等我来,唱给我听,好吗?”望着爱妻,俞老露出了笑容。

有一回,蔷华奶奶生病住院了,俞老执意要去医院探望爱妻,还为蔷华奶奶亲手削了一个苹果……这样的故事很多很多,两位老人,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我们,什么叫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而对这些往事,蔷华奶奶只有一句话:“俞老是那么了不起的艺术家,这些事,我不为他做,谁为他做?”

ç

俞老去世后,蔷华奶奶把家中一大批珍贵资料、书画作品、戏服道具、曲谱剧本、书信文件等全部捐献给了上海图书馆,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俞振飞艺术档案,功莫大焉。之后,但凡有关俞老的纪念活动,总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特别对于俞老最关心的上海昆剧团,蔷华奶奶更是呵护备至,2019年,在上昆成立四十周年的庆祝晚会上,当老团长蔡正仁推着耄耋之年的师娘李蔷华出现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背景上俞老的巨幅照片笑意盈盈,这画面,令在场所有人动容不已!

有一年,因为《粉墨人生妆泪尽》一书的某些不当言论,致使俞老名誉受损,蔷华奶奶义愤填膺,第一个站出来,与蔡正仁、岳美缇等学生们一起,拿起法律武器为俞老维护名誉。官司打赢了,她还是那句话;“不能因为俞老没有子女,就可以随意抹黑这样一位艺术大师。我是他的妻子,这事情,我不做,谁来做?”

十一年前,俞老109岁冥寿演出,她与蔡正仁老师合演《春闺梦》,允为绝唱。《春闺梦》源自唐代诗人杜甫的《新婚别》以及陈陶诗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意境。当年,在《春闺梦》里,程砚秋饰演张氏,俞振飞饰演王恢,两位艺术大师旗鼓相当,珠联璧合。这回由李蔷华、蔡正仁演来,仍可见程、俞遗风。

然而,那年她已是83岁的老人,自己都不免疑惑:这长达一小时的《春闺梦》,唱腔、身段繁难,还扛得下来吗?演出那天,只见她扮演的张氏一上场,快步走出,两三步后转身亮相,底下立即响起掌声,人们惊叹:李蔷华精气神犹在。在演出《春闺梦》时,其声高,如霜天鹤唳;其声幽,如空谷泉鸣,高低徐疾,操控自如,更难得的是,对于水袖、动作甚至表情,蔷华奶奶演来都一丝不苟,耄耋之年表现新婚夫妻久别重逢的欣慰喜悦,依旧那般小儿女情态,令人叫绝。我抓拍到一张甩水袖的照片,蔷华奶奶很是喜欢,专门要我放大了送她,放在家中。

台上的气定神闲,神完气足令人赞叹。然而,一到后台,蔷华奶奶却忍不住呕吐了,趴在桌上,久久缓不过来。关栋天自始至终陪伴着母亲,端茶递水,揉背抚胸,呵护备至,蔡正仁老师和我也是陪在一旁,生怕老人有什么闪失……整整40分钟后,蔷华奶奶缓缓抬起头,笑着对我们说:“我活过来了。”说这话时,微笑挂在嘴边,她庆幸,自己终于以一出她和俞振飞曾经合作过的《春闺梦》,完成了对俞老最好的纪念,更是她对俞老一片深情的最佳体现……事后,我曾问她,那么大岁数,彩唱全出,值得吗?她还是那句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为他做,谁为他做?”

今年是俞老120岁诞辰,蔷华奶奶以93岁高龄仙逝,那段晚晴岁月的美好与神仙眷侣般的传奇,也就随之而去了……愿她一路走好!我们会永远怀念她的美丽、温婉、坚强,以及那“出程入化”,高标独具的艺术!(王悦阳)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