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暑假的广场

晨读 | 暑假的广场 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祝子平   2022-06-22 07:00:00

家离广场就隔一条马路。暑假家里待不住,广场就是我们小孩最好的玩耍之处。踢皮球是常玩的游戏,找一个空地,将自己的拖鞋或木拖板堆成两个对垒的球门,便可以开踢了。上衣当然早已丢在一旁,一个个赤膊大仙,汗水与泥灰混合干燥之后的痕迹,形成各种图案,远看似穿着一件花衣服呢!

广场的东南角,热闹非凡,是当时远近闻名的花鸟市场。我们孩子则可在其中找到许多乐子。首先是看斗鸟,八哥、画眉、鹪鹩、鹌鹑等鸟都是斗鸟场上的骁将,普遍的是画眉、鹦鹉相斗,最惊心动魄的则是要算鹌鹑相斗了。鹌鹑有的雪白,有的乌黑,其嘴尖尖,硬如锥子,如果两只黑白鹌鹑相斗,那一定是天昏地暗,最后连身影都无法辨清,只见两道黑白之光飞来闪去,最后肯定是鲜血染透羽毛,如战场上的勇士,败都保持着雄赳赳的气概,令人激奋感慨!

接着便是驯鸟,那也是件有趣的事情。鹦鹉当然不错,会学人说话,俗称八哥,但我则喜欢一种叫蜡子的小鸟,蜡子是养鸟人的称呼,现在想来应该是蜡嘴鸟的一种,喙圆锥形,色似封蜡,它的绝技便是能在高空接物,鸟主人将一粒有机玻璃或牛骨制成的大小重量适当的弹丸,使劲抛向空中,蜡子便会顺势箭一般地迎向弹丸,在空中用嘴将弹丸接住,然后返回主人身边,整个过程洒脱,动作优雅,真正是神奇非凡!另外就是麻雀,是我们小孩的玩物,几分钱可以买一只刚刚长出几根羽毛,还只会扑腾,不太会飞的小麻雀,买回家用食物引诱,让其听话,驯服的麻雀,虽然不能高空接物,但是能成为主人的一件小棉袄,将它随意朝空中一扔,自顾自走你的路,它一定会飞回落在你身上,撩拨得不少路人观赏,真正是件有面子的事情。我后来去农村,故伎重演驯了一只麻雀,整天缠着我转,轰动十里八乡,几十年后再回去,老乡见我便说麻雀之事。

除此之外,广场上的花鸟市场还有一大趣事,就是斗蟋蟀。白露一过,广场上经常能见几位大佬,手托着漂亮的蟋蟀盆,一帮人拥簇其后,谈妥条件,大戏便开场了!都是元帅将军级的角儿:七宝的铜头铁背、红沙青;江苏的紫头金翅、油黄;山东的真紫、尖鸡、琵琶笃……都是些听听名称都会让人热血沸腾的角色!我们钻在人堆里,情绪随着盆里蟋蟀的相斗而起伏,随着蟋蟀的鸣叫而激动。除了观看斗蟋蟀,我们自己也玩,花五分或者一毛钱买那些斗败了的蟋蟀,主人不要了,我们称其为“败具财”,对于“败具财”我们有办法,买回去先用冷水激一下,再朝天掼三掼,再给它喂一点辣椒,这样锻炼过的蟋蟀,对我们小孩来说也是属于上上之神品了。

广场的马路对面有一家很大的水果店,深夜便有一辆辆卡车运西瓜过来,卸货全靠人工,所以难免会有打碎,我们孩子去帮忙,店里的人便会将碎西瓜赏我们一两个。夏日深夜的路灯下,啃着碎西瓜,大声嚷嚷地吵闹着,突然想到暑期即将结束,想起了书包,想起了暑假作业,想起了不能睡懒觉,心头的烦恼也就开始闪现,再过些时候,天气转冷,我们的活动就开始孵在屋里了!(祝子平)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