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纯朴的光

晨读 | 纯朴的光 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伶   2022-08-03 07:00:00

看到一则新闻被吸引,23岁的傈僳族姑娘余燕恰今年从昆明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毕业,放弃其他机会,选择回到家乡怒江州成为一名医务人员。

15年前,身穿红衣的余燕恰在“飞索上学”途中正好被记者拍摄到,照片刊登在报纸上。随后,她的命运发生了改变——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去了昆明、北京……看到了怒江之外的精彩世界。于是,她奋发图强地学习,成为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

照片上余燕恰的纯朴表情,无疑来自大山深处的滋养。这令我想起旅游途中碰到的另一个云南姑娘晓英。

去年5月,我带着父亲去云南旅游。风景很美,但一路上导游换了几个,催促游客购物让我心存芥蒂。进了一家购物店,本不想买,却被翡翠原石加工区吸引住了,竟然有我喜欢的紫翡翠,就挑了一块小原石当场打磨,钻了一个小眼当挂坠,然后去找配套的链子。

项链柜台接待我的姑娘约三十岁,身材高挑,在云南女子中算是鹤立鸡群。她穿着统一的白衬衫店员服,笑容可掬,讲话不紧不慢。我挑选了很长时间,从款式、颜色到搭配效果,她很有耐心。

她推荐我一条长一点的串链我没要,最终选了一根略短一点的,觉得挂在脖子上的效果好。于是,她把串链一边的小玉串取下,线穿到坠子上,然后穿上取下的小玉串,用打火机把两根线烧制成无缝接头。我很高兴,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准备戴到脖子上看看最终效果。没想到,我脑袋太大,项链挂在了脑门上!我大吃一惊,就差一点点!然后再试戴她之前推荐的那条,不卡脑门,当然就买了后者。

她又重新帮我耐心地穿了挂坠。我说:“那条戴不了,你卖给别人吧。”姑娘轻声地回答:“线头处理过的项链店里规定不能再卖了,其他顾客也会质疑。”

我问:“那会怎么办啊?”

她低着头:“要记在我的账上,是我没有处理好,应该先从头部往脖子上挂的。”我急了:“那怎么行啊?你收入那么低。”她说:“没事的,我们会有员工价的。”“员工价折扣不多的话,也是贵的。”我知道云南普通职员收入低,还是有点担心。但姑娘让我放心:“没事的。”

临走时,我悄悄加了她的微信。

回到上海忙了一阵才想起她。闲聊之下得知,她叫晓英,家住在远处的山上,旅游旺季才去店里工作,淡季时还要照顾农田,或打杂工,有个十岁左右的女儿,生活并不富足。问起项链最后花了她多少钱,她答打了七折。我说:“不如给我吧,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数目。”她不肯,说:“不能让你再花费,以后工作要仔细些。”

后来,我寄了一个纸箱给她,一些适合她女儿穿的衣物、书籍等,她很高兴:“我第一次收到从上海寄到山里的快递箱,邻居们都很好奇呢,谢谢你!”我心里一咯噔,快递对于我们已多到无视,可山区里的人却觉得珍贵。

法国作家莫泊桑在长篇小说《一生》中写道: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大山深处的人,虽然生活艰苦,但纯朴使他们透着光,善良增添了他们的美,给人以温暖。(李伶)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