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一片翠衣半碗粥

晨读 | 一片翠衣半碗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翼民   2022-08-04 07:00:00

西瓜皮是最好的小菜,清火祛邪解毒,配粥正好,美味又健康。

年纪一老,饮食习惯一下就变异了,譬如近期,我和妻子在商量明儿个吃什么饭菜时会不约而同提出:“明天就笃一锅粥吧,弄些好的啜粥小菜,是老人夏季最适宜的饮食。”好在现在的备炊方式越发简易了,如明天一早想喝粥,隔宿便可在电饭煲预约妥帖,次日晨起,一锅香喷喷黏稠稠的好粥便端到了面前。

且说现在吃粥与从前吃粥是有本质上区别的。现在吃粥是为了调剂口味,减少脂肪油腻的摄入,系主动的健康饮食;从前吃粥则是为了节省粮食,舍饭而就粥,粥弄得个稀薄,夸张说可以开航船。记得父亲吃粥时击节自嘲:“薄粥稀稀,糨硬肚皮。”是啊,如糨糊一样,久之焉能不糨硬肚皮?再者,从前吃粥就的啜粥菜无非就是酱菜,不是一摊的腌胡萝卜丝就是一摊带皮的酱莴苣片,三分钱够吃一大家子。父亲幽默,把腌萝卜条唤作“人参条”,把酱腐乳谑称“酱汁肉”,把酱瓜称为“鸭头颈”,把自家腌制的西瓜皮称作“青衣”或“翠衣”。现在回想起来,“翠衣”似更鲜艳动人呢。

入夏,临了啖西瓜的季节。那时家家户户都吃西瓜,西瓜价廉物美,是最佳的消暑神品,再拮据的家庭,临了三伏也要大量囤进西瓜的。这当儿,像苏州这样的水巷城市,瓜船如过江之鲫在市河里接连不断,一声声“河浜郎,阿要买西瓜哎——”的吆喝声在水面上飘荡,敲开了枕河人家的门窗。那是郊县瓜农进城送清凉来了。送的是清凉货,赚的是热门钱,城市居民不会吝啬这几个热门钱的,便争相打开沿河的门窗,把船叫到后河沿,看货验货、讨价还价,大抵都能成交,于是瓜农就把舱里的西瓜顺着石阶挑上岸来,囤放到主家的屋角。通常事先瓜农还会当场敲开一只瓜来“验明正身”,红瓤或黄瓤如宝石灿烂,瓜子和汁水瞬间绽放流淌。这些对于瓜农是不在乎的,秤头上多便宜些买家亦是常事,反正是自家种的嘛。

家家户户消暑吃西瓜。西瓜除了瓤肉汁水、副产品瓜子和瓜皮也是主妇们看好的,瓜子洗净晾干了炒着吃,瓜皮则经过加工腌制是夏日最好的啜粥小菜。主妇们处理瓜皮起来娴熟,将瓜皮外层和里层都掏刨清爽,只余薄薄的一层,然后切条腌制,须臾可食,最好酱油麻油一淋,兑少许糖和味精,一拌即可,端到餐桌上如翠玉亮眼,看着讨喜,吃着爽口,尤其用于啜粥最是适意。如果用这腌瓜皮搭配其他食材炒着吃也大可人意,通常是瓜皮炒毛豆,瓜皮炒百叶,也有瓜皮炒肉丝的,反正凡有瓜皮入馔,这道小炒必定清爽可口。我父亲就喜欢瓜皮入馔的小炒,形容其为翠衣仙子,说是“翠衣仙子下云端,携得清凉到凡尘”。老祖母也说:“西瓜皮是最好的小菜,清火祛邪解毒,是上苍赐予平民百姓最好的食物,千万别糟蹋了。”果然如此,那些吃西瓜皮的夏天日子,确实平和舒坦,连痱子也不大生哩。

西瓜皮啜粥是那个年代平民百姓的标配,现在则很少看见了,现在啜粥小菜真是丰富多彩,熏鱼爆虾肉松皮蛋乳瓜……吃着吃着就若有所失,总感到少了点什么,细一想便顿悟,原来就少了几片西瓜皮呀,从前那种“一片翠衣半碗粥”的简单爽快也是很值得怀恋的呢。(吴翼民)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