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雅玩 | 包书纸的故事

七夕会雅玩 | 包书纸的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邱根发   2022-08-14 14:53:52

小学时,每到新学期开学,老师就会在课堂上发新课本。有些同学拿到了新书,就会到附近的文具店买几张包书纸来包书。那时候的包书纸大都是黄颜色的薄薄的牛皮纸,第二天上课时,很多同学就会把包好的书带到学校来,没有包好书的同学,就很尴尬,老师还会批评他们不爱惜书。我小时候蛮调皮的,有时候贪玩也懒得包书,就免不了被老师批评,无奈,只能去文具商店买一大张包书纸,这才花功夫把课本包好。

包书通常有两种式样包法:一种是三角形的,一种是平行的。我一般都是用平行的包法,比较简单;三角的包法要把纸斜着裁剪好,万一裁剪坏了,一张包书纸,就没有用了,不能包书了,这太可惜了。后来,我还会用旧画报和一些旧纸张来包书。

对我来讲,最难忘的就是1974年底,我分配到江苏省沛县大屯煤矿工作时的故事。妈妈在我离开上海的时候,买了些卷子面给我带着,怕我在矿井下工作吃不饱,吃不习惯。记得那时候卷子面的价格有两角一分和两角七分两种,还需要半斤粮票。我每次把卷子面吃完后,都会把包在面外面的纸,拆下来,细心地轻轻地叠平以后,当做包书纸。拆下来的卷子面纸,大小正好可以包一本书。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些书有的还在,不过包在书上的纸都坏了,无意之中,在纸的反面,看到了这些文字:上海富强面粉厂,精制细面,净重壹市斤,请放在干燥处,地址,莫干山路120号……心情复杂,非常感慨!

2018年年初,我的邻居余教授和某区图书馆馆长到我书房来指导聊天,看到了这些书。馆长很有感触地对我说:“现在好多人退下来后,捐了很多书到我们图书馆,但这些书都是新书,大同小异,一箱一箱的,没有开封过,我们也只能堆放在那里,由于捐得太多了,现在已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放了。所以,现在图书馆一般都不接受捐书了,除了特殊情况外。”他接着对我说:“你当年中学课本以及从福州路旧书店买来的鲁迅的书,这些用富强卷子面的包装纸包的书很好,很有故事可以说,是否可以考虑把这些书,捐到图书馆?如果舍不得捐,或者放在图书馆都可以。每年寒暑假时期,有机会和中小学生们上上课,让他们知道,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你们小时候是怎样读书,爱书的。也可以考虑一下,搞一个读书沙龙,定期组织一下活动,让你们这些有故事的人,给中小学生上上课,讲些自己读书的往事,也是一件有教育意义的活动。你就从卷子面的外包装纸,作为包书纸的故事讲起吧……”

我送走了客人,回来就写了这篇小文章。我想,现在的年轻人,大概根本没有听到过包书纸这个词。前两年看到过有卖给小学生包书的塑料材质的书套,如今不知道是否还有。包书的习惯很少人会有了,当然更不会去想到把用过的旧纸去包书,用过的旧纸早就作为废品垃圾扔掉了。时代在进步,但这些废物利用的好传统,是可以保存下来的。所谓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蛮好的一件事嘛。

包书纸,这真是有趣而心酸的故事!(邱根发)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