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文凭

补文凭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戴民   2022-08-16 12:57:31

当今耳顺之辈,大凡有补文凭的经历。所谓“补”非“遗失”重新申领,而是国家对我等一概重新考试,以期证明当事人的真实学历。

入职之年补文凭,雷惊天地龙蛇蛰。须臾,夜校似雨后春笋,我等蠢蠢欲动。那时,国家百废待兴,个人浴火重生。家庭、事业、挣钱、恋爱……生活一地鸡毛,偏又摊上补文凭,但文凭都是一道绕不过的坎。

局里委派我和老姚牵头办夜校,最头疼的是难觅教课老师。时光翻篇,各校的老师在各个夜校走马灯似的串场子。好歹母校念我情,挤出师资,眼见马到成功,可按下葫芦浮起瓢,招生反生麻烦。领导摆话,补文凭不得影响工作,得分批解决。局里百十号人争先恐后,劲头不逊于抢购股票认购证,缠着我和老姚,都挤着赶“头班车”。还是老姚老辣,生出“抓阄”计策,总算摆平了事。夜校终于生火开张,下班,平素嘻嘻哈哈的爷叔阿姨,规规矩矩走进教室埋头用功,一时老幼同学,书声琅琅。

殊不知,我也是其中的学员,既要带头学好,又要绞尽脑汁替学员着想,帮他们过关。好在头一回四门功课统考,大都争气过关,不过,很多学员勉强达到60分。好在我有些读书底子,这要感恩老爸。

记得课堂上老师曾用鲁迅先生的话替孩子贪玩正名:“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于是,甩刮片、打弹子、斗蟋蟀、抽陀螺……玩得不亦乐乎。远在郊区上班的父亲没空管束我,礼拜天回家,每次都是我“吃生活”之受难日。

父亲想了一出绝招,让生性贪玩的儿子动弹不得。规定我每天把《老三篇》用方格作文簿抄一遍,周日检查,但凡遗漏一篇,棍棒伺候。我焉能不服?《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一整天码字下来,浑浑噩噩,哪有再玩的兴致?事情传到老师那里,稀里糊涂被学校推选为学毛选积极分子,老师惊叹,《老三篇》从头至尾,小民默写只字不落。

父亲分到新房,把我收在身边,远离祖母庇护,我学乖也安静多了,渐渐喜欢读书了。十六岁那年,六门功课九十分以上成绩,居然拿到一套学校奖励的《十万个为什么》。

后来当兵,司职文书,近水楼台,暗自用功,漫无目地啃了一点书,故补文凭于我还不难。偏偏这时,局里推荐我参加局系统上大学考试,高中文凭尚未到位,吃着碗里还望着锅里的,我怀疑如今的高血压缘于那时。

身兼夜校一摊事,补文凭与考大学,扁担挑水,两头都不能落空。

铆足劲还得讲究学习方法。某个礼拜天,我一早去福州路教育书店淘复习资料,觅到一本补习大全,如获至宝,兴冲冲直奔外滩公园。乍暖还寒,我找了临江一排座椅,埋首贪婪阅读。总算看出点门道:学识通达过三津,融会贯通自入门。所谓“三津”即明白是什么,弄懂为什么,知道怎么办。概念、原理、应用前呼后应,举一而反三。

补文凭似乎一根线,把人散落四处的“珠子”串在一起。各科室老老少少找你讨复习资料,人缘好、办事顺不在话下;谈恋爱更是“近水楼台”,为女朋友“开小灶”,齐端端的听课笔记岂不赢得芳心?夜校办得风生水起,一茬又一茬“学生”考试过关,被评上市里模范夜校,领导刮目,内心美满。

命运有时故意为难自鸣得意的人,我补文凭按理水到渠成,却左右为难。燃眉之急是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时间上与补文凭考试有冲突,屋漏偏逢连夜雨,局里加薪要考试,还得参加高中科目考试。时值大暑,神疲身乏,一个月内必须过三关,心急火燎之下染病发烧。

拖着高烧病体走进同济大学考场,望着统考长卷,脑袋瓜嗡的一声,周遭一片空白,昏厥瘫坐。监考老师赶紧打来一壶开水,小声问我:“还行吗?不然……”起早贪黑,废寝忘食,所有努力不是为了眼下?岂能言弃?足有几分钟,定力、安神、平静,捉住水笔,往日之功,若一江春潮激荡翻涌,笔下生风,答题如流。出榜之日,喜得“状元”,顺利考中沪上教育学院。不日,也连闯补文凭和加薪考试关。

补文凭让一度荒废贫瘠的灵魂总算重现生机,我等收获了事业、爱情、家庭,成就了今朝,一生中要感恩的太多,毕竟,补文凭是一段不了情。(戴民)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