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之自在,人之喜乐,原是一般

鱼之自在,人之喜乐,原是一般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为民   2022-09-19 20:00:00


“这鱼儿画得好,有灵气。”去福州路三酉斋取装裱好的一幅画,店主一边把包裹得密密实实的画拿给我,一边啧啧赞道。画是水墨画家徐邦宁先生所绘,一尾红白锦鲤,数片嫣红的鳞片覆在银白的躯体上,渲染出点点亮色。尾鳍似在轻轻扇动水面,数缕波纹绕着鱼周漾开,亦真亦幻,难怪迷了店主的眼。

自然之物多以形色唤起人的欢喜。鱼,亦如斯。令人欣赏的鱼,大多有着曼妙身姿,迷人色彩。“弄萍隈荇思夷犹,掉尾扬鬐逐慢流”是鱼儿吸睛的手段儿。20世纪60年代,中国邮政曾经发行过一组金鱼邮票,依次展示了翻鳃绒球、黑背龙睛、水泡眼、红虎头、珍珠鱼、蓝龙睛、望天鱼、红帽子、紫帽子、红头、花龙睛、红龙睛十二种名贵中国金鱼品种。莫不以形态华美,游姿优雅取胜。

物以稀为贵,上了邮票的金鱼珍品其实少见,小时候,偶尔看见邻居家玻璃鱼缸中有几尾水泡眼、蝴蝶尾晃过,稀罕得了不得。其时,多见的还是那种单尾的小金鱼,红色的、白色的,黑红相间的……一指来长,在公园门口大水盆里挨挨挤挤地游来晃去。

休息日的清晨,中年摊主稳稳地坐在小板凳上,五毛钱一条,一元钱三条地吆喝着卖。这样的生意吸引的买主自然是孩子们,只大半天的工夫,水盆里的小金鱼就差不多清盘了,留下几条鳍鳞有些破相的小金鱼无精打采地窝在水底。看小男孩蹲在水盆边已经瞅了大半天了,摊主拿个塑料袋,用小网兜一下子抄起剩下的四五条小金鱼,灌点水,扎紧了袋子,递给小男孩,“喏,送给你!”小男孩脸上漾出两枚深深的酒窝,提着小金鱼儿,开开心心地回家去。小金鱼在盛满水的大瓷碗里活络起来,溅了小男孩一脸的水花。孩子欢喜的是小金鱼机灵活泼,生命张扬。

豫园,每年照例是要陪老妈去逛逛的,不仅惦记着元宵的彩灯、绿波廊的点心,更是要去九曲桥上走走,看看桥下往来游弋的大锦鲤。同样是人工培育的鲤科鱼,相较于小巧精致的金鱼,锦鲤呈现的却是另一种风情。投几小片面包下去,扑啦啦翻起一团水花,一大群色彩斑斓的大锦鲤蜂拥而至,挨着头,挤着身,一张张鱼嘴齐刷刷地仰向桥面,得着食的,一个甩尾,游向池塘深处,身后追着一群,水面上顿时漾出几条绚烂的波纹。

“秋水澄清见发毛,锦鳞行处水纹摇。”入秋,九曲桥下满是大大的莲叶,数枝粉红的莲花盈盈绽放,远远飘来几缕淡淡的荷香。绿荫之下,锦鲤们是自在的。“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或冒个头,或露个背,故意地不让人看分明。老妈并不在意,老人欢喜的是锦鲤宠辱不惊,恬淡随性。

花鸟市场里各样的观赏鱼多了起来,熟悉的金鱼、锦鲤之外,又多了很多美得炫目的外来鱼种。七彩孔雀、蓝带斑马、玻璃猫……还有金贵的金龙、银龙,光是听听名,就能想象出这鱼儿该有多华美。颜值和市价呈正相关,不唯价格高昂,这样的鱼儿还得有装点着贝壳彩石水草,豪华恒温的水族箱来伺候,非我所能,看看就好。

还是喜本土的金鱼,不艳不媚,悠游自在。更羡宋欧阳修于堂前“因洿以为池。不方不圆,任其地形;不梵不筑,全其自然。纵锸以浚之,汲井以盈之。”造出个“湛乎汪洋,晶乎清明,微风而波,无波而平,若星若月,精彩下入”的大境界。想来在这般如意的水塘里,金鱼儿当是“游戏乎浅狭之间,有若自足焉。”转念又想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人之于物,往往会不自觉地融入环境,比照心境,生发出不一样的感触。少年喜鱼之灵动,中年喜鱼之广游,老年喜鱼之淡泊,是人赋鱼以念想,以寄托。人鱼两观,鱼可知人之所思。

偶然,念起诗经《南有嘉鱼》: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鱼之自在,人之喜乐,原是一般。(张为民)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