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 | 邢建榕:《我在中国二十五年》,历经多年,尤显不同凡响

在读 | 邢建榕:《我在中国二十五年》,历经多年,尤显不同凡响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邢建榕   2022-09-21 16:06:00


接到上海书店出版社编辑的电话,告知我与薛明扬、徐跃两兄合译的《我在中国二十五年——<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回忆录》又要再版了。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高兴,说明这本著作历经多年,仍未失去它应有的价值。

1942年,在上海的《密勒氏评论报》主编J.B.鲍威尔作为交换战俘,历经千辛万苦回到美国,并写下了一个外国人眼中的近代中国回忆录。1994年,我们曾合力将此书译成中文,交由知识出版社(上海)出版。此次再版,笔者将此书重新阅读了一遍,深感J.B.鲍威尔当年对中国社会政治情形的了解,有着一般记者难以企及的深刻洞悉,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说仍是如此。这里试举一例,1931年9月前后,鲍威尔到中国的东北进行了长时间的采访,揭露了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阴谋,并将有关细节披露在报纸上。他在书中写道,“我们最好记住1931年9月18日这个日子,因为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真正开始!”在20世纪40年代即认定九一八事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这一重要论断,在今天尤其显得不同凡响。他亲历、见证了近代中国诸多重大历史事件,至于他对上海这座城市的观察和描写,尤有诸多寻味之处,相信读者在阅读后可以自行体会。   

  

 如果说埃德加·斯诺是第一个将毛泽东和中国工农红军向西方世界作了正面宣传的美国记者,那么作为埃德加·斯诺上司的J.B.鲍威尔,则将他于1917年来华后中国错综复杂的政治社会情形以及发展走向,以较为客观公允的笔调向西方世界作了介绍和预测,并不断发表在他主编的英文《密勒氏评论报》和其他欧美报刊上,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本书是上海书店出版社继2010年8月出版后的第二次印刷。为了避免与某当代外国政治人物相混淆,上海书店出版社用了一个更贴切的书名,装帧设计也非常漂亮,但译文内容几乎没有任何改动,这次再版,也仅作了一点技术修整。而在我们三位译者看来,此书的第一版,乃是更早的1994年9月知识出版社(上海)出版的《鲍威尔对华回忆录》,当时我们三人合作翻译了此书。如此算来,这次已经是第三版了。

不同的是,前两版没有任何插图,本书却增加了大量历史图片,这对于读者来说,不仅是一个全新的版本,也是一种新的阅读体验,可以增进对历史语境的深刻理解。而且本次再版,由复旦大学石源华教授撰写了一篇精彩翔实的导读——《一个美国记者笔下的上海和近代中国》,对鲍威尔及其回忆录进行了更为开阔的学术性研究,为读者与回忆录之间的阅读互动,提供了一种时代调性和国际视野。石源华教授也是我们在复旦求学时的老师,假此机会谨向石教授和图片提供者王向韬先生表示衷心感谢!

需要说明的是,1994年版的译后记,交待了鲍威尔其人及其在华的经历,以帮助读者了解该书的内容和价值。2010年版保留了该后记,却未写一个新的后记,以致有的读者误以为该书即是1994年版。为了避免类似的误会,我受薛明扬、徐跃两兄的委托,再写了以上一点情况说明,作为此次再版的后记。

谢谢两位老友,尤其感谢读者们的宽宏大量。

2022年2月下旬

(邢建榕)

(本文为《我在中国二十五年》再版后记,标题为编者加)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