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0年前的一盘棋说起,听王汝南、华以刚、华学明聊聊围棋那些事

从60年前的一盘棋说起,听王汝南、华以刚、华学明聊聊围棋那些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雷   2022-09-23 10:11:00

同里杯天元赛举办期间,一场围棋文化沙龙在古镇的丽则女学原址展开。当年退思园的主人开风气之先,于一墙之隔的园外新建校舍,为更多女生提供接受现代教育的机会。如今,同里连续20多年主办天元赛以及其他重要围棋赛事,将古镇浇灌成一块围棋热土,也是高瞻远瞩之举。因而,将这场围棋文化的分享和探讨安排在女学原址举办,是再恰当不过的事情。

图说:天元围棋文化沙龙现场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 摄 (下同)


相识一甲子


吴江同里的棋友非常兴奋,因为中国围棋界的三位重要人物王汝南、华以刚和华学明都来了。他们是同里的老朋友,与在场的棋友也不是初次见面,沙龙的气氛很快就热络起来。

王汝南和华以刚是当年国家队的师兄弟,后来又担任中国棋院、中国围棋协会的管理者,一路见证新中国围棋赶超日本、对抗韩国的历程。大家最感兴趣的是,两位当年如何相识并成为战友的?

王汝南告诉大家,那是1962年举办的全国六城市少儿围棋赛,代表安徽出战的自己与代表上海的华以刚在赛场相识。这场比赛对新中国围棋事业的意义非常深远,因为那是在陈毅元帅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下,发掘围棋后备人才的重要尝试。那场比赛,王汝南获得少年组第一,华以刚第三。不过王老现场解释,成绩好是正常的,因为当时自己已是安徽省体工队的队员,吃起了专业饭,而小自己3岁的华以刚甚至还没进市少体校队,是完完全全的业余棋手。王老打趣,那时自己若是输了,实在没有面子。

图说:新民晚报当时的报道 资料图

后来,陈毅元帅观看王汝南与华以刚比赛的照片广为传播,让1962年的全国六城市少儿围棋赛广为人知。王汝南透露,陈老总非常关心围棋下一代的成长,当时不止一次来现场看比赛,“照片之所以被大家熟知,是因为从这届比赛走出来的我和以刚,后来都成才了吧”。

这场比赛一年后,国家体委建立了围棋集训队,17岁的王汝南入选。两年后,即1965年,国家围棋队正式成立,华以刚入选。从此,王汝南与华以刚成为国家队队友,并肩作战近一个甲子。


历史分界线


新中国围棋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非常不容易的,特别是后来赶超日本,王汝南与华以刚经历了从棋手到教练到管理者的角色转变,可谓全方位亲历这段艰辛曲折和壮阔波澜。

图说:王汝南分享

1952年,北京围棋研究社成立,那是新中国第一个围棋管理机构。创办者是酷爱围棋的李济深。华以刚透露,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周恩来总理批给围棋研究社的开办经费是若干斤小米,“那时是供给制。可以这么说,新中国围棋最初是在小米的滋养下起步的。”

最初的国家集训队,老的老,小的小,王汝南回忆,自己进队的时候,“南刘北过”两位老先生都还在,“刘棣怀先生都60多岁了。北京的一位老先生金亚贤,还蓄着长胡子。在体委集训时,别的队伍笑我们,真是‘祖孙三代’。”

当时中国围棋与日本差距明显。中国上一代的棋手与日本普通的职业九段下棋,都有两子的差距,还是胜少负多。但陈祖德、王汝南、华以刚等成长很快。华以刚回忆,1964年是一条分界线,当年的全国围棋个人赛上,王汝南获得第五名,而上一代棋手已经无人出现在前六名中,“这标志着,新中国自己培养的棋手已经登上舞台,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

图说:华以刚分享

后来王汝南先后担任国家队教练、中国棋院院长、中国围棋协会主席。华以刚先后担任国家围棋队领队、中国棋院院长、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两人协力带领中国围棋赶超日本。转型做围棋管理工作,王汝南说当时工资水平是比较低的,完全是出于对围棋的热爱,以及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棋手的使命感。至于管理的秘笈,王汝南透露:“不仅仅是教棋,更重要的是把队伍团结、凝聚起来,让棋手们高高兴兴地共同奋斗。如果棋手们各自为政,再有水平也没有战斗力。”


学棋拥抱AI


聊完历史,话题回到围棋日新月异的今天。参加沙龙的吴江棋友中,不少是从事围棋教育工作的。大家都想探讨,在人工智能迅速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去学习围棋,教授围棋。

图说:华学明分享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国家队领队华学明七段的孙子也在学棋,她告诉棋友,兴趣是最重要的,要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他知道学棋有输有赢,从容面对,“有时下棋,看棋,孩子知道是黑中盘胜,可高兴了。”

王汝南和华以刚也都提到“快乐围棋”。王汝南说,现在孩子的学业压力很大,如果学棋再给他压力,是很难真正投入进去的,启发孩子对围棋的兴趣,才是合适的做法。华以刚常跟来咨询的家长说,你要和孩子好好聊一聊,如果孩子真的不喜欢围棋,那我建议第二天就去退班退费,“因为学棋必须是‘志愿军’,否则逼着来,也是不会成功的”。

近几年,人工智能渗入围棋训练和培训,让不少棋手和围棋教育者有些迷茫,不知该如何和AI相处。华学明说,最初人工智能出来时,职业棋手也有一个从排斥到接受的过程,“就像我们过去学棋除了实战还要打谱,老师教诲我们不要机械地打谱,要想想下一步自己可能会怎么下,再看看老师怎么下。今天的人工智能也是这个道理,我们要学会利用人工智能来帮助自己理解围棋,提升棋力。像今天我和王老在天元赛观棋室摆棋,AI又让我开阔了眼界,就好像点穴一样,一下子就通了。”

图说:沙龙现场

用好人工智能,可以让更多棋手的实力得到提升。华学明透露,在人工智能还未出来时,柯洁爸爸曾问过她,孩子未来能在顶峰走多久?“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棋手都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相互之间的差距不断缩小,对围棋运动的整体发展是件好事。”华学明说:“等级分前60名的职业棋手都有能力拿冠军。”(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金雷 同里今日电)

编辑:江妍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