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温暖的样子

十日谈 | 温暖的样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颜小鹂   2022-11-22 14:23:35

小时候家里养了一些小动物,小鸡小鸭和小鹅,都是我哥哥养着的。哥哥去上学,我就给小鸭小鹅洗澡,满满一盆水,它们在水里游来游去,好不欢喜。同时,我会把在草丛里吃虫子的小鸡抓了来,也放进水里,当小鸡挣扎着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全身颤抖着逃得没有了踪影。这样的情形不止一次,后来小鸡见我都躲得远远的。

后来,妈妈从老家给我带回来一只小白兔,红红的眼睛,爪子上有一个灰色的圆点,我喜欢得不得了,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小灰。每天放学回家,我就把小小灰抱在怀里,做作业,看书,还会带它去院子外的草地上吃草。我偶尔爬树,也会把它放在书包里,把它带到树上去,让它在高处看看它应该看不到的风景。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是要让我把它放回竹笼里去的。也不知道何时,它离开了关它的竹笼,住到了我的床底下,放学回来它总会跑过来迎接我。它还有一项特别的才能,总在我睡着以后,跳上床来(它上床是妈妈严令禁止的),靠在我的枕边陪着我,起床第一眼就一定能看到它。而床底下的臭味,便成为我第一件负责的家务事。可是不管我怎么弄,那股臭味依然存在,而住在上面的我,好像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它已经从一只小小灰长成了大小灰,眼睛也越发地红了,耳朵也越发地长了,那个不起眼的灰色小点却越来越小,几乎看不见了。当然吃得也越来越多,床下的臭味也越来越浓了……大半年过去了,小小灰已经成为了我孤寂童年里最温暖的陪伴。

有一天放学回家,发现住在我床下的小小灰不见了,问刚从乡下回来的哥哥,他说没看见。他哼唱着什么歌,自顾自地在厨房里忙着什么,还不忘给我说一句,晚饭有好吃的。我没有理他,放下书包就满屋满院地去找我的小小灰了:楼下的花园里,楼梯下的小角落,小鸡小鸭的笼子里……还是不见它的踪迹。哥哥喊我回家吃饭,还说也许被大老鼠叼走了吧(想起妈妈曾经说过,小小灰本来是一对小兔子,在拿给我之前,被老鼠或者黄鼠狼叼走了一只)。我正伤心疑惑的时候,满脸欢喜而笑容诡异的哥哥端了一大碗菜放在了桌子上,香味扑鼻。我这才反应过来,且不依不饶地大哭起来。那个晚上,我躲在床底下睡着了。

长大后,我养过猫养过狗,可再也没有养过兔子。特别是后来家里从重庆搬家到了成都,成都人喜欢吃兔子,啃兔头,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接受不了这所谓的美味。

在我的记忆里,小动物与我的纠缠,除了那无奈的离去伤怀,更多的是慰藉。你的被需要,你的被信任,以及它们那专注而深情的眼神,始终都会温暖着你,让你在看到它们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委屈、不安以及痛苦,都会烟消云散。每当我看到那些虐待动物视频的时候,我总会想到魔鬼的样子。(颜小鹂)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