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凡华:文脉 (组诗)——唱给海南定安的歌

曾凡华:文脉 (组诗)——唱给海南定安的歌飞入寻常百姓家
作者:曾凡华   2022-11-22 15:56:56


“迦 南”

——明嘉靖三十六年,数百名海南儒生渡海赴考,船为风浪颠覆,悉葬身鱼腹……万历四年,定安籍礼部尚书王弘诲“奏考回琼”,自此,考生遂免除渡海之苦。苏轼有诗云:“春蚕食叶人千万,秋鹗凌云士十三”即形容考生答卷之状……


苏东坡的诗

镌刻在黎婺山的册叶中

已被云雾的虎 吞噬

而此刻的我

正处于上一次旅程的下一次拂晓里

心在涨潮

诗无定居

只好深深吸几口定安黎明时的芬芳空气

卸下大都市的架子

与海南的黄梅雨融为一体


在这个不太活泼的季节里

我愿接受安安定定的日子

打打麻将 听听琼剧

把所有的心事

扔进沿街而立的分类垃圾箱

当一回太平犬

不再为海外离乱的镜头叹息


今天要去的渡口叫迦南——琼语音释

曾是南渡江入海的钥匙

开阖之间

暗藏玄机

看不见奶牛却有蜂蜜

原来

这就是荔枝和丹桂

诱发过多次危机的应许之地


其实

离枝的幼鸟

可高飞亦可坠地

拆桂之手

可中探花也可没入海底

旧时的仕子之梦延续至此

是教化之功还是科举余弊

南溟的泰坦尼克号早已翻覆

到如今高堂明镜之下

莘莘考生

又将在哪一种试卷里苦苦徘徊……


拜 柳

——旧时定安学子赴考前有拜柳祈运之俗。东坡诗曰:“去日黄花香满袖,归时绿柳映袍蓝”……


人生或多或少总有些牵系

就像定安城头那棵老柳不尽依依

风来雨去岁月斑驳如皮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文脉绵绵何期


点一盏油灯

照一照旧时的书斋和古籍

头悬梁

锥刺骨

萤光冉冉白发添几许

半世的风华

都被青灯黄卷掳了去


世上有多少士子

上香进庙宇

唯定安学子钟情这绿色崇拜

甩开万千心事

临行拜柳

存一片绿意和乡情

此去水路迢迢烟波十万里

孤悬南海的化外之民

飘絮无定落花也无定

只待红榜高张日

还愿古柳将故乡的文脉接续


双手抱拳我也躬身作个揖

告别古柳留下一颗老不死的心……


耕 读

——壬寅年冬月,谒科举时代海南唯一的探花张岳崧旧宅,时遇雨,其七代孙张党权为我支伞讲解……


撐一把花伞 不是在街巷

在乡野——海南第一位探花的老宅

为我遮挡这斜风细雨的

是老宅的后代


张岳崧考取的功名

并未传给这第七世孙

而耕读二字却高悬于堂奥的顶端

椰雨蕉风 山长水短

几百年的兴衰全都刻在里面

载浮载沉 云诡波谲

数千岁的古典只剩下满脚泥泞

满脸雨点

游人捎走的

也只能是淅淅漓漓的悲欢


南窗下闲置着的犁铧

锈迹斑斑

而那双新打的草鞋

挂在上边

很有派儿地把自己做成一幅静物画

和窗棂上悬吊的那支秃笔

相映成趣

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参禅感

一种温文尔雅的痛楚和辛酸


耕读 可以传家

可以把人世间所有的所有一一消解

惟不能消解的

是这古屋的气场

以及气场浸润着的某种风范


都说富不过三代

官不过七级

浮屠之上有另一种承袭

男耕女织图里多了一位读书的孩子

萤灯 常备不懈


传下来的家风不知藏在何处

桑田 书斋

蓑衣 雨伞

抑或老屋顶上那一叠压着一叠的瓦片

将一种不可知传递给另一个更不可知的

迷惘的世界……


情 探

“誉为唐宋以降十大才女的许小韫,工诗善画精绣,年二十七,夫卒。氏以只身勤服孀姑,殆姑卒,乃痛哭曰“吾得死矣!”遂不食而死……”

——摘自《定安县志》


你这琼山夜雨里第一个拨亮油灯的女子

为何选择这样一种结果

如山月行空

成为历史银幕上急匆匆的过客


你这谜一样的诗人

至死也没能从幑墨积攒的故纸堆突破

今夜 碧瓦楼头月正弯

且请你跳出彼界 回归此界

来一次为问前身的沟通和追索


我知晓 封建的甬道实在太长太暗也太下作

你寡身一人 抱残守阙 何况还有牌坊的诱惑

女人无才是德 有才也要德

道学理学你都一肩挑着

可怜见三寸金莲

哪堪负荷

除了诗的苦吟

生趣还剩几何


于是 在掩埋了婆母之后

整理好诗书之后

濡湿了宣纸之后

熬干了灯油之后

你净了身 换了衣 留下最后一首诀别诗

从容赴死

以绝食的方式 自我解脱


一个多世纪之后

轻绡凉簟 早已不见蛛丝婀娜

死别吞声

遗恨还能对谁诉说


不知是霜雪之贞还是荼蘼衰落

你星一般闪灼着

令人感佩却又迷惑

作为海南第一位探花的孙媳

你才华出众 风姿绰约

既含“鲛人珠”又握“班姬扇”

倚栏无事时 “闲将蚱蜢饲八哥”

既便是守寡的日子

你也能靠诗活着

可为何送走了婆母

竟然将“五色笔”抛却

放弃了自我


现如今 你站在定安文化的高处

隔着长窗 透过纱幕 让世人敬佩却难以琢磨……


星 尘

——相传元至治年间,武宗次子图帖睦尔放逐定安,与当地青梅姑娘在久温塘冷泉发生一段情缘……“


在这个纤草初渥阳光收敛的季节

我去造访冷泉


从清粼粼的水底拾起这枚鱼型的佩环

顿时 游人一片哗然

不知是陨星落下的尘碎

还是火山爆发的遗产

或许

这爱情的信物

是皇子对青梅的告白

俩人因冷泉而邂逅

因佩环而结緣


此刻 置身白垩纪的沟壑间

这意外的发现

让我有一种与外太空更亲近的感觉

迢迢天外 众星如萤

脚下站立的地球被无形的力维系着

绕着太阳转圈

我也被其牵系着

围着灶台 过着太平的日子

我明白

自已不再是银河对等的星辰

仅是流陨落下的一粒灰尘

更不是上天降下的文魁

只是一介书生

在春分与夏至之间

在清明与谷雨之前

虔诚以对

作一个明白的挑选

其实

漂上水面的都是浮萍泡沫

沉到水底的才是金银铜铁……


南牛岭

——元亡明立,世袭元官的王廷金“誓不事明”,血战南牛岭,兵败自㦸……


起风的日子

一切迷茫皆已荡尽

作为王廷金的“垓下”

南牛岭已是定安的制高点

只须登临一望

眼下就是一马平川


义举也罢

愚忠也罢

历史的轮盘赌输赢无定

能留下的只是南牛岭的嶙峋巉岩

走兽飞禽

至于那些刀枪剑戟 战袍旌旗

早已被烟雨楼前的繁华

掩埋干净


祖孙三代的富贵

皆系文宗所赐

故宁死也不认草莽皇帝的印鉴

然而

王廷金不是冯白驹

南牛岭不是母端山

家族的使命难分忠奸

只能用历史车轮的进退评判

君不知

山下那条弯弯曲曲的茅草路

抛洒过多少屈辱和苦难

而此刻

站在南牛岭的十里平台上

我西顾落日而长嗟

江山代有才人出

始信东坡不妄谈


诗出两人之手却能合二为一

可见世事的纷纭

都能在沉沙折戟后归于平淡

还不如让山间的顽石唱一个诺吧

彤云苍狗 天高地远

又有一个美丽的世界将在你的眼前展开……曾凡华)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