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情缘——怀念苏步青先生

两代情缘——怀念苏步青先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小欢   2022-11-24 12:31:44

天高云淡,正是金秋好晴天。我又一次来到复旦第九宿舍,深情地凝望着一幢绿荫掩映下的黄色小楼,那是苏步青校长生前居住的地方。今年是苏校长120岁诞辰,小楼周边他曾经浇灌过的花草依然茂盛,我不觉又沉醉到他和我们父子两代情缘的温馨回忆中。

我家曾与苏校长住同一宿舍。早就知道他是爱国的大数学家,抗战时期他在日寇轰炸下依然在防空洞里埋头演算高端数学的事迹已在校园内传为美谈。每当我在院子里看到苏校长夹着公文包步履匆匆的身影,总要投去敬重的一瞥。与苏校长近距离接触是在我上小学时期,每年六一儿童节,苏校长都会带着慈爱的笑容到复旦小学看望大家,他戴上我们献上的红领巾,和大家一起庄严地唱《歌唱祖国》。我和苏校长进一步接近,是在我大学毕业以后。有一年,一家刊物委托我采访苏校长。我的老同学、苏校长的小孙女苏霖为我牵线搭桥,陪着我一起去采访。到了苏家,苏校长早已笑眯眯地等在门口了,招待我们坐下后,他就侃侃而谈,向我们介绍了他为了振兴祖国而勇攀数学高峰的漫长历程,尽情倾诉了他对祖国的热爱对学生的热爱,对事业的热爱。临告别时,苏校长问我与苏霖是什么时候的同学,我告诉他,我们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一直同学,不过我高一个年级。苏校长哈哈大笑着诙谐地说:“按照日本习惯的说法,你是苏霖的先辈了,以后有空,请常来我家走走。”一位大学者,对我这样一个毛头小伙子,待之以诚,持之以礼,这真令我终生难忘。

我父亲吴欢章与苏校长之间,也充满忘年的情谊。说起他和苏校长的结识,颇有戏剧性。有一年暑假里,我父亲在留学生大楼办公室里写一篇文章,正巧苏校长巡视校园走进来,我父亲连忙站起来说:“苏校长,这么热的天气您还这么辛苦?”苏校长笑着说:“你不也在工作吗?”随即问道:“你在写什么文章?”我父答:“在写一篇诗歌评论。”苏校长高兴地说:“我也喜欢诗歌,业余时间还写点诗词。”我父说:“我知道您是数学界的诗人。”“哪里哪里,我是外行,你才是里手。”苏校长笑着又说了一句:“以后有空,请来舍下,我们煮茗谈诗如何?”后来,我父亲有时就在周末或假日去拜望苏校长。苏校长除了关心我父亲的工作与学习状况外,就和我父亲一起品茗谈诗,谈得高兴时,苏校长还会吟上一首自己的诗词近作。他还让我父亲观看他手书的自己诗集的稿本,后来他的《苏步青业余诗词钞》线装本刊出后,立即送了我们一本。我父亲为此写了一篇书评在报上发表,听说病中的苏校长还叫秘书读给他听了一遍。

有一年岁末,苏校长特地派秘书给我们送来一幅手书的条幅:写的是《九十书怀》:“五十知非识所之,而今九十欲何为。丹心未泯创新愿,白发犹残求是辉。偶爱名山轻远屐,漫随群彦拂征衣。战天斗地万民在,不信沧浪有钓矶。”苍劲有力的笔墨,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高尚精神境界。苏校长这幅墨宝,至今犹挂在我家书房的墙上,我们时时观赏,犹如久久地聆听他老人家的谆谆教诲。

望着花团锦簇的萝屋,我依稀见到苏校长提着水壶浇花培卉的情景。其实就他一生来说,万亩方塘的数学园,已被他用辛勤的汗水培育出无数祖国的花朵。(吴小欢)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