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周华诚:插了梅花便过年

晨读 | 周华诚:插了梅花便过年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华诚   2023-01-23 07:00:00

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在黄岩委羽山大有宫的画室,有画家擅画梅

在唐伯虎集子中翻到两首除夕的诗,一首是:“紫烟塞屋罐鸣汤,两岁平分此夜长。鬓影鬅鬙灯在壁,壮图牢落酒浇肠。命临磨蝎穷难送,饭有溪鱼老不妨。扫地明朝拜新岁,吴趋且逐绮罗行。”其中一句“饭有溪鱼老不妨”真是动人。那时的溪鱼常见,山中老叟扛一支钓竿,在溪边坐上半天,应该能钓得不少。现在溪鱼珍贵了。在杭城找一间开化菜馆或衢州菜馆,点一道红烧溪鱼,往往所费在百八十元。溪鱼的确是比大鱼鲜美,无可争议。

唐寅另一首除夕诗,“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清闲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这又令人欢喜。想到半个月前,我曾到黄岩访委羽山,与章云龙老师一起到大有宫闲看喝茶。委羽山永明子道长仙风道骨,与我等一同饮茶谈天。大有宫清静。后面有一间屋子,用作书画室,见章容明老师画梅花。

西湖孤山拍梅花的人

黄岩还有一口古井“梅花井”,为南宋淳祐年间黄岩南门郑氏所筑。八百年前,方山南麓一带的百姓喜植梅树,方山南麓至十里铺,古道两边梅花盛开,俗称十里梅林,无数名人雅士曾行经此古道。宋宣和年间,知县王然在此建造“梅花亭”,南宋的状元王十朋写有《梅花亭》一诗。此“梅花井”,是黄岩古名井之一,至今井水清冽,四时不涸。

友人王祥夫小说写得好,梅花更是画得好。他说古人品花,梅为第一品。有一段时间,我见他天天都画一树梅花。有时一枝,有时两枝。天天画,可见他独爱梅花。真梅花痴也。祥夫认为梅花应该小,瘦瘦小小,才见风致。他尝见有的画家画大幅红梅,千朵万朵拥挤在一起像是着了火,是不得梅花之真趣!他对梅花的看法,我自然赞同。我写过一篇文章,《陪花再坐一会儿》,祥夫则说他要“陪梅花再坐一会儿”,且只希望一株,最多两株,就那么静气地开着,他就那么静气地坐着。

陪梅花坐那么一会儿,坐着坐着,就到除夕了。过年时,从山上扛一枝梅花回来,插在瓦罐里。汪曾祺文章里也写过,“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如果自己能画,画一枝梅花来过年当是最好不过。唐伯虎也喜欢画梅花,他说:“对酒不妨还弄墨,一枝清影写横斜。”画完梅花,唐伯虎的年夜饭里一定有一碗溪鱼的。有溪鱼,有梅花,一年一年过去又有何妨。(文、图 / 周华诚)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