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珂银:做蛋糕的手

周珂银:做蛋糕的手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珂银   2023-01-24 10:58:09

我喜欢吃栗子蛋糕,但是这款蛋糕须出自日本埼玉县的一家果子店。这家不起眼的门店,坐落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上,若不是朋友推荐,我断不会想到,一家小店竟会有如此美味。

说起与这家果子店的渊源,要追溯到30年前。当年我赴日探亲,朋友来我家做客,带来了一盒花色小蛋糕,其中便有这款栗子蛋糕。

朋友特别推荐,这家店的栗子蛋糕是特色,不信你品尝一下。这块栗子蛋糕的底座是由奶油和栗子泥盘绕成网状,上面端坐着一颗鲜栗子。按说奶油和栗子泥都是浓郁的,或许是上面压着一颗鲜栗子的缘故,口感不仅不腻,居然有清新的味道。如果说人对气味有一种特殊的记忆,那么这款栗子蛋糕便是我记忆中“正宗”的味道。之后,我经常光顾这家果子店 ,若是去晚了,栗子蛋糕便售罄。这家店的栗子蛋糕最有特色,来自周边居民口口相传。经营这家果子店的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大叔,我说生意那么好,为什么不把店铺扩展些?大叔很“佛系”,说他们家是做蛋糕的世家,一直都是这样小小的门面,能够把品质做好,每天这样人来人往的热闹就很好,没有做大店铺的想法。

那时候,女性流行紧身一步裙,这类裙子对身材的要求比较苛刻,小腹最好像“飞机场”那样平坦,站姿要挺立,再配双高跟鞋,这身装束的女性,走在大街上简直就是干练与亭亭玉立的结合版。彼时的我对自己的“飞机场”还是颇有自信的,自忖能hold得住这类裙子。然而,有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飞机场”有了坡度,用力收腹,依然显山露水,便晓得不对头了,栗子蛋糕啖得太猛,厚积薄发了。为了身材只能管住嘴,于是暂且割爱,与栗子蛋糕拜拜。

十几年前,女儿赴日留学,我去探望她,又专程去了那家果子店。大叔已经退休,子承父业,经营这家店的是他儿子。后生可畏,他们盘下了比邻的一家门面,店面比以前有了扩充,在保留他家经典的品种之外,又增添了不少蛋糕花色新品种。我依然买了这款栗子蛋糕,原汁原味、一脉相承的味道,瞬间唤回了久违的记忆,甚至串起了当年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今年我再次赴日,心心念念想着的还是这家果子店,疫情之下,不少小店小铺经不住折腾,已打烊歇业,这家店是否还能挺得住?走在熟悉的小街上,一如早先那样整洁恬静,寻到了这家店面,还好,店招还在,表明仍在经营,只是又恢复到30年前那样的小门面。走进店铺,有点惊讶了,坐镇的竟然是当年的那位大叔,他如今已然是一位80岁左右的老人了。

老人异常高兴地接待了我这位异国老客户,交谈中提起他儿子,老人说:“本来儿子经营得好好的,但是天有不测,去年他骑摩托车外出时,发生了车祸,右手骨折了,虽然痊愈,但手腕不大稳,这个状态就不能做蛋糕了。他以前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还是去做他的专业吧,反正蛋糕是不能做了。”

“手腕不太稳,为什么就不能做蛋糕?”

“当然不行,做蛋糕,手是最重要的,手腕不稳,裱花时手会抖,这样就影响品相,我们是蛋糕世家,不能砸了招牌。”听老人固执的口吻,仿佛所有的行当中,对做蛋糕的手是最有要求的。“那么谁来继承家业?”老人说:“我就一个儿子,他不行了,我动员侄子来接班,眼下正在带徒弟呢。”正说着,一位年轻的后生从烘焙房里出来,捧着新出炉的蛋糕摆上橱窗,见着我,欠身打了招呼,露出青涩的笑容。

我依然买了栗子蛋糕,依然是记忆中的品相和味道。想必所有消费者支持、追随的老字号和品牌,都有经营者的坚持在里面,就像老人要求做蛋糕的手,必须是稳而有力的,容不得半点差池。(图、文/周珂银)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