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堂体育:节日的烟火气

弄堂体育:节日的烟火气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上海体育   作者:综合   2023-01-25 12:32:19

弄堂是孩子们游戏的天堂,其中不少“戏”具有体育元素的“游”,一到节日更出彩。就说最大众的两样:小姑娘的踢毽子和男小囡的翻香烟壳子。

这两样平时也白相的游戏,为何此时吸引眼球?先说踢毽子,那时毽子多自制,说来材料简单只“三件套”:公鸡尾巴毛、插鸡毛的家禽毛管(杆)、做底座的铜板。若无铜板还有替代品,可用中间有孔的金属圆垫片。但公鸡毛和家禽毛管(杆)无可替代,城市不准养鸡鸭,菜场供应是冰冻光禽,满地找不到一根鸡毛。插鸡毛的家禽管(杆)以粗为好,最好是上海人叫“白乌驹”的鹅毛管(杆),其次鸭毛,最末鸡毛。越粗插的鸡毛越多,这样的毽子踢起来高而飘逸。

图说:上海老弄堂的九子游戏 来源/上海体育(下同)

过年时,从外地回家探亲的上海人和来沪走亲戚的,大都会带活家禽来。我1976年上山下乡第一年回家过年,就带了只活母鸡。但母鸡毛不是做毽子理想材料,哪家有了大公鸡或大阉鸡,它尾巴上长而漂亮的毛就被左邻右舍小朋友瞄上了,纷纷前来预定。当弄堂上空鸡香弥漫时,五彩缤纷的新毽子也上下翻飞开了。

冬天是踢毽子的黄金季,不但运动可取暖,更因穿棉鞋有助踢毽子。踢毽子部位是鞋侧面,此处夹棉花令踢毽子方向可控且弹性足。我佩服的踢毽子高足,不是两腿左右对倒,不是连踢几百不落地,也不是放高射炮飞过屋顶;而是“打拐”。先身前用右腿踢一脚毽子,接着跳起来,绕过左腿拐向身后就是一脚。两条腿神出鬼没,让人眼花缭乱。到20世纪80年代,踢毽子从弄堂走向赛场,遂成一项大名“毽球”的竞技运动项目。1985年,举办首届全国毽球锦标赛。到90年代进入发展快车道,1993年在重庆举行首届国际毽球邀请赛;1999年,中国作为发起国之一的国际毽球联合会成立。

当小姑娘睁大眼睛四处寻觅鸡毛时,男小囡眼里只盯牢香烟壳子。香烟壳子也就是香烟牌子,在春节里可收集到平时罕见的香烟牌子;有家里招待客人的带银锡纸的好烟,中华不多,但蓝牡丹还是有的,而平时都是红牡丹。还能收到抽烟的外地亲友的香烟壳子,有杭州的西湖,北京的八达岭,天津的恒大等。这些新集品,不只是向小伙伴炫耀,还要进行与踢毽子一样的技巧性运动——翻香烟壳子。

图说:位于成都北路1018号的九子公园

若说踢毽子是脚上功夫,那翻香烟壳子就是手上绝活。把折成长条的香烟壳子,一张张叠起来。参加翻香烟壳子的竞技者,先把香烟壳子藏背后,随“一二三”喊亮出,以多者先翻。翻时,先手心朝上,把翻香烟壳子从并拢的五指开始,一路往上铺到手臂内侧;越多越显英雄本色。然后,把香烟壳子迅速一抛,手心翻下,以手背和手臂外侧接住。在完成约定的一正一反所翻数目后,把香烟壳子向上抛起,轻舒猿臂,一勾一捞,海底捞月般地将香烟壳子尽悉数收于弯拢的手臂里。最后,以完成全程并掉落地下香烟壳子最少者为赢家。

这些弄堂体育游戏,成为当年上海小囡节日的一大乐趣和一道独特风景。

大家动起来,在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找一个体育的乐子,添一份节日的喜庆。

袁念琪(上海电视台高级编辑)

编辑:夏扬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