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阿拉讲节气·惊蛰|仓庚鸣,鹰化为鸠

阿拉讲节气·惊蛰|仓庚鸣,鹰化为鸠飞入寻常百姓家

阿拉讲节气 2023-03-08 11:17:4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马丹  

如果说,“惊蛰”这一节气名和虫息息相关,那么,“惊蛰”三候描述的正是鸟儿们在此时节中的活跃表现。

惊蛰三候 作者:郭文曲

惊蛰节气里,水中、土中有虫子苏醒,而鸟儿们也重新在这个春天里回到人们的身边,在大自然里露出身影。三候里的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都是在透露着春天的信息。

仓庚指的是黄鹂,人们最为熟悉的黄鹂场景就是古诗“两只黄鹂鸣翠柳”。对上海而言,黄鹂确实不算特别常见,它大多时候是一种过境的候鸟,在秋季的九十月份、春季的三四月份时而能见到。

黑枕黄鹂 摄影:何鑫(下同)

不过,“仓庚鸣”想表达的含义,可能更多地是指,鸟类在春季进入繁殖期,会有唱歌的行为。从鸟类学角度来说,鸟的叫声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叫做“叫”,也就是英文里的“call”,另一类就是唱,对应英文里的“sing”。这个“唱”往往就是鸟类求偶时会发出更为委婉动听的声音。很多时候,鸟儿的声音都有自己特别的曲谱,甚至还有一些鸟类会学习其他鸟的声音。

白头鹎

在上海,人们在这个季节比较容易听到的鸟类“歌唱”,除了到处都能听到的白头鹎之外,还有乌鸫鸟——它唱歌时的声音特别婉转动听。

乌鸫

棕背伯劳

此外,棕背伯劳是“模仿家”,它喜欢站在大树顶上学不同鸟类鸣唱,甚至会学城市里汽车的鸣笛声、电动车的报警声。

对于三候“鹰化为鸠”,有不同的解释。有一种说法认为,在节气可能诞生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像鹰这样的越冬猛禽在此时纷纷北返,变得没那么常见了。此处的鹰其实是一种泛指,指的是猛禽。取而代之,鸠变得越来越多见。只不过,这里的鸠并不是斑鸠,而是鸠占雀巢里“鸠”,也就说,杜鹃这类鸟会重新从南方回到了这一带(黄河中下游地区)开始准备繁殖。

大杜鹃

对于江浙地区而言,近期能在上海看到的猛禽,大多是一直居留的留鸟猛禽,比如说,红隼、凤头鹰等。尤其是,申城最近天气晴好,你只要仔细留意,就可能在公园绿地看到它们的身影。

红隼

这些留鸟猛禽大多会迎着上午的上升气流飞至高空,翱翔天际。但对普通鵟、游隼等在上海越冬的猛禽来说,此时却是它们离开上海的时候。“鹰化为鸠”,上海的鹰走了,欲见杜鹃却还得等上一段时间。到了临近夏季的五六月份,才会有杜鹃飞来。它们就是人们俗称的“布谷鸟”,通常会在海边活动,发出“布谷布谷”的叫声。在来上海的杜鹃里,有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杜鹃——和普通杜鹃不同,它的叫声是“咕咕咕咕”,被称为“四声杜鹃”。

普通鵟

整理:马丹

手绘:戴佳嘉 海报:戴佳嘉 董春洁

互动技术:王康胤

音频:何鑫(上海自然博物馆自然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生态学博士)

音频编辑:倪彦弘

编辑:龚紫珺

编辑:倪彦弘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