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像滑手机屏一样,滑一滑春天

晨读 | 像滑手机屏一样,滑一滑春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道荣   2023-03-18 06:30:00

春天也像我们的手机一样,设置了密码吗?滑一滑,就知道。

春天是滑着春风来的。

冬天早为春备好了滑道。冬天有多寒冷,寒风有多刺骨,它为春天打造的滑道,就有多滑溜,多顺畅。滑道长一点,远一点,起起伏伏,有什么关系?正月一过,朔风摇身一变,就成了春天的滑轮,春踩着春风,想滑多快,就滑多快;想滑多远,就滑多远。哪个角落它都要滑过去,瞄上一眼,仅此一眼,草就绿了,花就开了,树就发芽了,娃脸上的冻疮就消失了,气色红润了。

春应该是自南而北滑来的,冬天在南方打造的滑道,有点薄,有点脆,有点短,有点潦草,春刚滑过去,滑道就在它的身后倏忽消失了。它必须滑得更快一点,免得半途之上,冰道就全融化了。再说,春可是个滑冰的好手,它要赶去北方最好的滑道,显一显身手呢。它滑过了一条江,它滑过了一条河,它滑越了千百个山头,不出三月,它就能滑到最北的北方。有时候,它也会半途之上,调皮地来几个大回环,显耀一下它的滑技,它滑得有多缭乱,这个春天就有多让人眼花。

我想像滑手机屏一样,滑一滑春天。

如果春天真的可以像手机屏一样滑一滑,我的感受应该是这样的——

它可以上下滑动。春天的页面实在是太多了,春天留给我们的时间又这么短暂,我们怎么可能将春色阅尽?你滑到一页,梅花才打个苞,下一页,南方的油菜花就已经盛开了,滑得慢的话,北方的小麦,就要抽穗了。我必得一页页快速地滑过,才能多看一眼这个春天的姿色。就像去年春天,我只去杭州的超山,看了一眼梅花,还没来得及转身,就错过了婺源的油菜花。这个春天,我想滑到杭州太子湾公园看郁金香,也想滑到壶口瀑布看它是怎么从冰冻之中重新“活”过来的,还想滑到遥远的黑龙江,看看它解冻的壮观场面。如果春天可以像手机屏一样滑一滑,我必不会像往年那样,错过那么多春天的讯息。

我快速地下滑,如你见过的街头最灵巧的那只手,飞速地滑动,将各地的春景,滑到我的面前。一定有太多的页面,吸引住我,令我忍不住停下来,细细地观赏。原谅我只能给你三五秒钟,就像我刷手机时,也不敢多停留一样,下一页总是更加让人神往。

就算滑得再快,你也免不了错过后面更多的风景。每个春天,我都错过太多花的盛开,也错过太多拔节的春笋,是的,每个春天我都会留下很多遗憾。就算是春天自己,它滑过的地方,忽然鲜花盛开,它也来不及多看一眼,因而也错漏了很多吧。

我一定会选择几个页面,驻足下来,认真地看几眼,刻进心里。如果我爱上了春天的某个页面,我就会用两个手指将它轻轻捏住,像我滑手机屏时一样,滑开,放大,瞅一瞅春天的细节。这会让我大吃一惊,我看到了春天的一朵花苞,是怎样缓慢绽放的;我看到了一枝嫩芽,是如何从冻土里努力探出小脑袋的;我还看到了一只小虫卵,是怎么羽化成一只春天的飞虫的……这些春天的细节,唯有放大了,唯有贴近了,唯有用我们的指肚,将它温柔地捏到眼前,才能看得稍稍清晰一点。

就像有时候我滑得匆忙,触动了某个键盘,手机会锁屏一样,春天也会调皮地锁屏,让你忽然就看不见摸不着了。春天也像我们的手机一样,设置了密码吗?

春嫣然一笑。也许你的笑脸,就是春天的密码。(孙道荣)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