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老地方·老故事 | 从大华饭店到美琪大戏院

老地方·老故事 | 从大华饭店到美琪大戏院飞入寻常百姓家

珍档 2023-05-21 13:30:2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肖可霄  

建于1941年的美琪大戏院承载着上海人的记忆。但你是否知道,在建起美琪大戏院前,这里曾是一家老上海最豪华的饭店——大华饭店。在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建成前,它在老上海的“饭店圈”里绝对排名第一。遗憾的是,这家饭店只存在了约7年就被拆除了。

大华饭店建筑外观

大华饭店的历史资料很少,这里尽可能为读者拼接出一个完整的大华饭店。

引领老上海舞潮

美琪大戏院的英文名字为“Majestic”,巧的是,大华饭店的英文名也为“Majestic”。大华饭店于1924年11月正式开业。饭店主建筑为四层欧洲古典主义,屋顶正中,为巴洛克风格的波折流转的曲线。建筑为中轴对称,气势庄重,上海饭店老贵族骨子里的腔调,呼之欲出。

大华饭店的底层大厅

饭店底层大厅,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为当时上海豪华酒店之冠,可用于大型宴会,也可用作舞池,容纳千人同时集会跳舞。细看大厅,大理石廊柱为爱奥尼克式,对称椭圆的穹顶,繁复精致,这简直拷贝了意大利罗马圣安德烈的教堂。华丽的枝形吊灯和来自上海美艺的石膏像,为大厅添加了西洋的味道。饭店考虑周全,大厅四周还设有图书室、酒吧、咖啡室、吸烟室等,供宾客举办舞会时作为休息室使用。

大华饭店不仅地段好,更稀缺的是,主建筑周围有大片草坪,占地约60亩。饭店于1925年在此开设露天电影放映场,被当时画报誉为“上海之冠”。大华饭店的舞厅,更引领了老上海的“海上舞潮”。上海曾出版一份材料,把上海舞厅分为ABCD四个档次,大华饭店、卡尔登等的舞厅,被列为A档。

大华饭店跳舞广告(《申报》 1930年5月 8日)

凭借华丽装饰,殷勤的饭店服务,大华饭店舞厅问世后,吸引那时代的胡蝶等无数名媛前去跳舞打卡。

据文化学者宋路霞披露,因私家车牌号为“84号”,被称为“84号小姐”的严幼韵,就在大华饭店舞会里,认识了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2017年5月25日,112岁的“世纪名媛”严幼韵女士,在纽约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是否回忆起她在上海大华饭店那个椭圆巴洛克风格的穹顶下翩翩起舞的时刻?

“双子星”联袂出现

在老上海饭店中不多见的是,大华饭店大厅中央,有个大理石喷水池,舞台设立了半圆形音乐台,喷水池加音乐台,这个散发建筑师拉富恩特强烈个人符号的设计,为跳舞厅增添了戏剧性的视觉效果。这里,介绍一些大华饭店跳舞厅的建筑设计师拉富恩特。

拉富恩特,1871年出生于西班牙马德里,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市政建筑师,他可能遗传了父亲建筑设计的基因。

1913年,拉富恩特来到中国,他的足迹遍布上海、香港等地,而他的建筑辉煌时期,则是在上海。他在上海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来丰洋行”。从1914年到1926年,“来丰洋行”主要服务于香港上海大酒店公司,而这家公司为犹太人嘉道理家族所有,拥有包括上海汇中饭店、大华饭店及礼查饭店等著名豪华饭店。

大华饭店花园展厅内饰

嘉道理家族的香港上海大酒店公司,也是半岛酒店的所有者,从1914年到1926年,将旗下上海大华饭店、汇中饭店等著名豪华饭店装修设计业务都慷慨给了拉富恩特。

1917年和1923年,拉富恩特先后两次承接了礼查饭店跳舞厅(孔雀厅)改造扩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个时期的外文报刊广告,大华饭店、礼查饭店作为香港上海大酒店公司旗下的“双子星”联袂出现。

时装展览会名媛演习时之留影(在大华饭店)《时事新报》(1930-10-10)

假如拉富恩特再长寿些,假如他设计的大华饭店、虹口大戏院等经典建筑和邬达克一样,我们评价他会不会是另外一个语境?

徜徉历史,除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礼,大华饭店婚礼中最有传奇色彩的,是先后承接了郎毓英和张海容、郎静山和雷佩芝的婚礼。郎静山的身份,一是郎毓英的父亲;二为摄影巨擘,也是中国最早的摄影记者。1929年9月17日,张海容与郎毓英在大华饭店举办了婚礼。郎毓英是郎静山的大女儿,爱女出嫁,老父郎静山,不忘老本行,掌镜拍摄,婚礼现场忙得不亦乐乎。次年6月8日,还在大华饭店,摄影大师郎静山与雷佩芝举办了结婚庆典,《时报》创办人狄楚青做证婚人,上海摄影界及亲朋好友百余人参加了婚礼。雷佩芝是郎静山的第二任夫人。

郎静山与雷佩芝的结合,很文艺。最初,雷佩芝是郎静山学生,学习绘画和摄影。作为绘画启蒙老师,郎静山为了让雷佩芝系统化地学习,经他举荐,雷佩芝转拜张大千为师。在摄影方面,郎静山几乎是手把手地教,想必日久生情,两人最终走到一起。

郎静山运用西方摄影技术承载东方意境,他的集锦摄影,蕴含中国山水画意诗情,表达出一种澄明空静的道家美学思想,成为上海摄影界乃至全国摄影界的领袖级人物。郎静山如此成就的背后,有女主雷佩芝家务操持之劳。

梅兰芳与大华饭店

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和大华饭店有深厚缘分。可以这么说,大华饭店,见证了梅兰芳访美访日饮誉世界的过程。

提起梅兰芳的世界性影响,他1919年、1924年、1956年三次访日以及1930年访美和1935年访苏,已为大家耳熟能详,但我们往往忽略了梅兰芳1930年的访日,认为1930年访日只是访美途中的路过。事实上,此次访日也是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大事。傅谨主编的《梅兰芳全集》第七卷中所收李斐叔笔记的《梅兰芳游美日记》原始稿,对梅兰芳1930年访日有详细记载,其中涉及大华饭店的,有以下记载:

其中,午间,李择一先生,宴请日本报界记者于大华饭店,藉便替梅先生介绍。因为游美经过日本的时候,或者小有勾留。而日本人对于梅先生的游美之举,也很注意的,须仗他们把行程消息预先报告他们的国内去。李择一先生,与日本人的交游甚广,他的日语更是流利。他对于梅先生也是极力赞助的一人。(1930年1月14日)

《梅兰芳游美日记》原始稿十余次提到李择一,他不但陪梅兰芳定制西服,还预先大造声势,专门在上海大华饭店宴请日本报界记者,以便他们把梅先生的行程消息预先报告日本国内。

1930年1月14日,社会各界在上海大华饭店为梅兰芳举行欢送会。梅兰芳强调,此行就是通过文字说明、书本图画、服装器械、乐器脸谱等,向美国民众介绍和交流中国京剧。7月19日,依旧是在大华饭店,上海各界人士为梅兰芳率团归来,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会。

“同名”的大戏院

1931年2月,因不得知的原因,大华饭店再次向工部局提出售卖。

大华饭店所在的地块做如何规划?从孙倩的博士论文《上海近代城市建设管理制度及其对公共空间的影响》中可知,工部局计划购买大华饭店的地块,主要是想建设新的市政中心,配套有公园、博物馆等公共设施。

大华饭店以270万两售出(来源:《大公报》,1930年5月6日)

上世纪30年代初,工部局在此修筑了两条马路——大华路(今南汇路)和麦边路(今奉贤路)。但后来,大华饭店所在建筑是怎么拆除的?所在地块又是怎么出售的?留给我们很多未解之谜。主流说法是,面向静安寺路的空地,由宁波商人陈占熊开设维也纳舞场。面向戈登路的空地由广东商人江耀章开设大都会花园舞厅,主楼为一栋八角形的建筑。再后来,如同礼查饭店曾经的尖顶塔楼一样,大华饭店不见了一丝踪影。

1954年,大都会花园舞厅停业,改设静园书场,1988年又改设大都会欢乐园,八角形主楼于1993年拆除,1998年建造梅龙镇广场。仿佛为了留念,大华饭店旧址身后,依然矗立着与饭店同英文名的剧院——美琪大剧院(Majestic)。

当年,经营戏院的公司曾向社会征集戏院名称,公司于五天内共收到应征信二千余封。中文名“美琪”从观众来信中脱颖而出,取自“美轮美奂,琪玉无瑕”之意,音韵也暗合大华饭店英文(Majestic),“美琪大戏院”也就此得名。

美琪大戏院夜景 郭新洋 摄

为铭记曾拥有的大华饭店,嘉道理家族的上海半岛酒店,还把一个面向外滩的顶级套房命名为“大华”。

虽然“时间坍塌”这个现象反映在建筑中,可“时间”也是建筑师给建筑下的战书,更是留给我们的时空参照物。从这个角度来说,美琪大剧院等建筑的保护留存,为我们珍藏了大华饭店很多文脉遐思。(肖可霄)

编辑:王瑜明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