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晨读 | 曾记否,凤凰牌羊毛毯

晨读 | 曾记否,凤凰牌羊毛毯飞入寻常百姓家

夜光杯 2023-09-19 06:40: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汤亚和  

当年,多少适龄女青年的陪嫁单上,上海名牌凤凰牌羊毛毯始终雄踞榜单。

金九银十,青年男女喜结良缘步入婚姻殿堂者增多。如今婚房是难题,而当年我却是为一条凤凰牌羊毛毯烦恼不已。

凤凰牌羊毛毯由上海毛毯厂生产,是该厂的拳头产品,上海名牌,多少适龄女青年的陪嫁单上,凤凰牌羊毛毯始终雄踞榜单,这当然也是我心中必购之物。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已在工厂上班多年,每月工资只有36元,一条凤凰牌羊毛毯却要56元,相当于一个半月工资。因为太受市民喜爱,凤凰牌羊毛毯供不应求,一上柜台就被抢购一空,碰巧买到的市民属于“额骨头碰到天花板”,就像现在彩票中奖。

我那时待嫁闺中,开始悄悄地准备起嫁妆。8条厚薄重量不同的棉被、4对枕头陆续备好,就缺一条弹眼落睛的凤凰牌羊毛毯。住家附近的长寿路上,有一家上海第四百货商店,里面商品货色齐全,卖过凤凰牌羊毛毯,可惜我知之已晚,早被人捷足先登。母亲那时已退休,只要有空就会去第四百货商店询问,甚至还会跑到四川路上的第七百货商店、南京东路上的第一和第十百货商店,可惜这样盲目的扫街行为只能是无功而返。休息日,我自己也去各大百货商店,所到之处,营业员都异口同声:没有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家,我对这羊毛毯真是望眼欲穿呐。

一次晚上吃饭时,还在上班的父亲无意中漏出一句话,他把一条已经到手的绿色凤凰牌羊毛毯,转让给了车间里的一位师傅。当我得知师傅女儿年龄比我还要小一岁,我腾地跳起来,涨红着脸,气得饭也吃不下去,母亲在边上也直埋怨。我不敢跟父亲发火,就一直冷着脸。父亲弄得很尴尬,再三保证他会想办法买到凤凰牌羊毛毯。我破涕为笑,拉着父亲的衣袖说:我要大红颜色,不要绿色的。父亲连连点头答应。

当年凤凰牌羊毛毯只有两种颜色:大红色与翠绿色。翠绿色清新大气,大红色则富贵喜庆。我天天盼着父亲下班回来能带给我惊喜,父亲不敢说满口话,只是一再承诺:快了、快了,可每天下班却是两手空空。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终于面露喜色:羊毛毯买到了,大红色,就是价格要贵2元,58元一条。抖开扎紧的塑料袋,大红色的凤凰牌羊毛毯平摊在棕绷床上,中间大朵的牡丹花盛开怒放,边上一朵朵花瓣轻盈环绕,摸在手上柔软厚实。

这条凤凰牌羊毛毯成为我陪嫁用品中最满意的一件,轻易舍不得拿出来使用,天寒地冻时才压在厚厚的棉被上,顿时感觉浑身暖和了许多。怕羊毛毯污损难以清洗,我还特地做了一个棉布被套,使用时就套起来,尽管不好看但耐用。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家里有了取暖机、空调,三九严寒时也不再需要盖很多棉被,这条凤凰牌羊毛毯塞到了樟木箱的最底层,后来竟渐渐淡忘了。今年大暑过后晒霉又找出了它。毕竟是上海名牌,这条买回来40来年的羊毛毯大红颜色依旧,柔暖厚实手感度依旧,完全可以再用上很多年。捐掉,心里实在有些不舍,因为它见证了那段难忘的历史,还有满满的父爱,还是让它继续陪伴着我吧。

近日,我去探望百岁高龄的父亲,闲谈中说起了那条凤凰牌羊毛毯,问他当年究竟是如何买到的?老父亲耳背,呵呵地笑着,不知听清楚了没有。吹着微凉的空调,往事如风又如烟,是啊,除了自己,谁还会记得那么清楚呢。(汤亚和)

编辑:史佳林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