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十日谈 | 粗中有幸

十日谈 | 粗中有幸飞入寻常百姓家

名栏 2023-09-18 16:33:26

作者:孔 曦  

“马大哈”一词,定型于20世纪50年代的对口相声《买猴》(何迟创作、马三立等人表演)。说的是天津市“千货公司”中层干部马大哈,把“到(市)东北角,买猴牌肥皂五十箱”错写成“到东北买猴儿五十只”,由此引出公司员工到各地买猴、运猴、最终群猴出笼的一大堆笑话。“马大哈”因此被用来形容马马虎虎、大大咧咧、嘻嘻哈哈之辈。

从小,我就被教育做事要认真,切不可变成“马大哈”。但肉骨凡胎之人,总有松懈的时候,比如换了环境或身心疲惫之时。迄今为止,我至少当过两回“马大哈”。

第一回是小女两岁那年。她仰躺在床上,咿咿呀呀,我喂她吃药。突然,药片卡在她的喉咙口了。我一个激灵,把她翻过身来,脸朝下,拍背。比一分硬币小一圈的药片,总算吐了出来。

第二回成“马大哈”,已年过五旬。那年12月,我独自赴法国尼斯探亲,在迪拜机场转机。时值午夜,机场内灯火辉煌,一路上工作人员服务殷勤,感觉甚佳。我一手拉登机箱,斜背着放护照和身份证的迷你小包,一路拍机场的内景。步出候机厅A,我喜滋滋地坐在即将驶向候机厅B的摆渡面包车上。正欣赏刚拍的照片,司机上车了,车门正待关闭。就在此时,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黑人地勤走过来,跨上一步,半个身子探进车厢,手里拿着一本东西,对我说:“This is your passport.”接过来定睛一看,正是我的护照和身份证。发朋友圈说了此事,不少朋友为我庆幸。若不是这位细心的地勤先生,天晓得我将怎样面对丢失护照的麻烦。

两回“马大哈”,结局都是粗中有幸。回想起来,手心里仍然捏着一把冷汗。但是,很多生产和生活事故的发生,就是因为某个未按规程操作的细节,且没有我这般幸运。

不过,人性又是微妙的。工作时,人们敬佩认真负责的人;人际关系中,不太好面子的“马大哈”,反倒成了好相处的代名词。缺乏“一百个心眼”的普通人,都喜欢跟直肠直肚的史湘云式人物来往,不想和林妹妹的同类有瓜葛。比如,周瑞家的受了薛姨妈差遣,替她顺便把宫花送给贾府的姑娘们。因路径远近的缘故,送到林妹妹那里,已是最后两枝。周瑞家的因此被挑了礼,受了一肚子闲气。所以说,一句话也“推板勿起”,半点亏也不肯吃的“把细人”,相处起来甚是心累。

人们常说相由心生,有点年纪的人,是阳光开朗,还是阴郁沉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怎样看待荣辱得失。有着“马大哈”基因的人,最大的优点是大度,放得下他人对自己的伤害。一见面,又能与此辈言笑晏晏。他们总能记着他人的好,想着令人开心的事情,无论妍媸都不会讨人嫌。相反,总是在意不如意之事的人,无论年轻时多么漂亮,那些挫折也会在脸上刻下印记,一览无余。不过,“马大哈”也不等于滥好人,淡忘他人的恶,只因为性格厚道。内心深处,还是会有所警惕。

失误时粗中有幸,是上上大吉的幸事,几近奇迹;为人处世能抓大放小、粗中有细,方是正理。我愿胸襟似海,用“马大哈”的眼光衡量他人;我愿心细如发,勤于自省,凡事尽量兼顾方方面面,周到妥帖。(孔  曦)

编辑:史佳林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