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夜读 | 上海珍档:尘封记忆中的威海路

夜读 | 上海珍档:尘封记忆中的威海路飞入寻常百姓家

珍档 2023-10-29 20:25: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袁念琪  

9月17日,读史老张的《似水流年的威海卫路》一文刊登后,不少读者留言,意犹未尽,也唤起了更多尘封的记忆。袁念琪先生说:“两岁那年,我踏上社会的第一步,就在威海路745号的静安区机关第一幼儿园,即今威海路幼儿园,我的退休地也在威海路。”于是,我们请袁念琪先生讲讲在时光的沙漏中,威海路上的其他故事……

路北路南都是幼儿园

现在威海路上上海报业大厦所在地,是我1960年入学的幼儿园。其前身是1950年创办的市儿童保健院托儿所,三年后改为上海市立托儿所。1958年,与新成区机关幼儿园合并,改为新成区机关幼儿园。在我入园那年,改为静安区机关第一幼儿园。

幼儿园被威海路一划为二,路北730号是幼儿园,路南是托儿所。托儿所隔壁,为一家老外的俱乐部,隔着一道高大的铁格子网。年幼的我们,时常趴在网上,望着那边打网球和游泳的外国人。

威海路730号静安区机关幼儿园(今威海路幼儿园)

那时,我家住卢湾区的茂名南路。父亲在外地部队,母亲工作又忙,托人才让我跨区入了这个比较好的幼儿园。幼儿园有住宿全托,我是天天来回的半托。来坐24路,从文化广场上,一过延安中路下,站头就在陕西南路今文锦大厦这个位置。回家,有时坐幼儿园装有车厢的三轮车;有时是外公来接。我们沿威海路朝东,到茂名南路小拐,一路向南。

在威海路590弄与652弄间,有个水果摊。路过那里时,外公总会买个梨或苹果。摊主帮忙削皮,刀在皮下走,削得是一根不断。削完,把一个皮儿缠绕的果子递过来。

入园第二年,静安区机关第一幼儿园与第二幼儿园合并,改名静安区机关幼儿园。母亲保留着幼儿园的6份《幼儿在园情况报告表》,每学期一张。1961年7月30日填的那张,还叫《儿童在所情况报告书》;那时,我2岁11月。表分生活情况(含生活习惯、卫生习惯)、工作情况(含动作发展、语言发展、游戏)、请家长注意事项和健康情况四项。教养员笔下的我,“喜欢搭积木、听故事、看书唱歌等。”“能用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愿望……口齿清楚,能用简单的语句回答阿姨的问话。”

1965年6月,我从幼儿园毕业,在一张保留至今的毕业报告表里,钱蓉枝教养员写道:“……我们中国人民坚决支持被压迫人民,反对美帝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热爱领袖。知道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打倒坏人,我们今天才有好日子过。我们要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孩子。使他初步理解旧社会劳动人民都受地主、资本家的剥削,过着贫苦悲惨的生活。”

除了有政治觉悟,汉语拼音学过9个声母、4个韵母;这张表中还记载:“除ou、iou、ia、ei、uei念不出,其他都认识,会拼念简单的音节。计算过10以内的加减法,认识时钟一点、半点,计算加减法尚不够熟练。”除此之外,我对照1961年和1965年这两张报告:身高从89厘米长到120厘米,体重从13斤增加到40斤。

每年升级,都会拍张照片。只记得,同学里有著名话剧演员乔奇的孩子。还记得大班时,我因午觉睡不好,被老师带到小班,学习师弟师妹怎么睡午觉。

1965年,幼儿园威海路南的745号部分,划归一旁696号的上海元件五厂,该厂是国内最早生产半导体器件的专业工厂之一,是国内电子元器件行业的骨干企业;第一台全用国产元器件的美多牌28A型便携式中短波晶体管收音机,就是他们与兄弟厂研制成功的。1969年4月28日,元件五厂发生大火。

上世纪90年代,那块地盖起一栋大楼,业主是海南的。造着建着,停工不动了。之后,这里被收购,后来完工,目前是上海报业大厦。

“309”延伸威海路

以前,上海电视台与威海路是不接壤沾边的。正门是南京西路651号,西面有个边门,出门是青海路,这门基本紧闭。到上世纪90年代,因购片中心设在台外青海路,此门就常开了。

1958年10月1日18:58,上海电视台开播,这是新中国成立后诞生的第二个电视台。它呱呱坠地于南京东路627号的新永安大楼,大楼高度仅次于上海最高的国际饭店,但位置和其他条件比国际饭店理想。

1970年,全国电视会议决定上海等四省市先建彩色电视试播台。1971年3月9日,中共上海市委批准建造上海彩电中心,选址南京西路651号。被征之地,为上海体育运动技术学院训练基地的篮球场和排球房等。这个“309”工程,当夏开工。

那时,全国备战气氛浓。1969年3月,中苏在黑龙江珍宝岛发生三次较大规模武装冲突。毛主席提出“要准备打仗”,开始了全国性的挖防空洞等备战行动。住在“309”附近的居民,见里面施工日夜不停,生出不少小道消息。

新址建起了高210米的电视塔,为当时上海最高建筑;比国际饭店高两倍半。塔脚下打进9根长桩,每根17吨,竖起有10层楼高,深入地下30米。为使塔更牢固,把塔下发射机房的基础与塔的基础连成一体,为电视塔增加了保险的大底盘。

1972年安装电视塔

塔自重500吨,这个庞然大物的安装也创历史。它在地面整体拼装后,10台10吨的卷扬机,把横卧青海路的电视塔,慢慢从水平拉成垂直,共花四个多小时。这是1972年9月25日,当时全国最高的电视塔站立上海;服务半径达60公里左右,覆盖上海绝大部分地区。1974年下半年,台政治新闻组、演播组和管理组等部门从永安迁到新址。12月26日,彩电中心启用。

随着电视事业的发展,南京西路651号这2600平方米的地方已不能满足需要。在上世纪90年代,盘下了南面的上海缝纫机台板三厂,电视台直抵威海路。1999年,威海路竖立起一栋新大楼——上视大厦。

太阳公寓与孙春生

“SMP.D8986(C)”,这是一份1939年公共租界巡捕房特务股的匿名私人备忘录,内容是收集汪精卫在沪的秘密特务网。其中写到威海路:“他们的秘密机关设在Li先生的家中,即威海卫路621号太阳公寓(Sun Court Apartments)D21幢。”

Li先生即Li Lien—fang,即后来成为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当时的化名。他住的太阳公寓建于1928年,包括现威海路651号和665弄2到30号。公寓得名于投资者孙春生,孙的英文SUN,即太阳。原先四层,1976年加盖两层。1999年,被市政府公布为“上海优秀历史建筑”。他当年在静安开发过著名房产,大华饭店(Majestic Hotel,美琪大戏院的前身)。

太阳公寓 陶磊 摄

我曾听孙春生之子孙承宗说过其父作为上海滩房地产大亨的历史。1915年,16岁的孙春生进入上海著名的英商业广地产公司做练习生。介绍人是公司买办、他的伯父孙延焕,其父也是该公司的收租员。两年后,孙春生就成为职员,不久又升高级职员。除工薪优厚,还得到客户超过工薪的报酬;说有富孀将百余幢住房交他打理。到20多岁,就攒了资金数万。

有了创业资本,孙春生1925年辞职开锦兴地产公司。先后建了锦兴大楼、太阳公寓和春阳里、迎春坊、崇业里、安乐坊等大型里弄,拥有资产400多万两。当然,他也不是常胜将军,“一·二八”和世界经济危机令房地产暴跌、锦兴破产。

抗战爆发,上海华界沦陷;人口激增的租界对房屋需求增加,房地产开始抬头。可此时的外国房地产商基本不再投资,中国房地产经营者趁势而为。孙春生东山再起,1942年建隆房地产公司,任总经理。

太阳公寓旁有一条弄堂,进太阳公寓,可以从弄堂穿到延安中路。上海人以会穿弄堂抄近路为傲,这样才是真正的上海老土地。弄堂里一个老底子的汽车间,开过面店,我与朋友去吃过几次,味道不错。

跑马厅的唯一遗迹

威海路东端,紧接当年上海的第三个跑马厅。

1850年(清道光三十年)第一个跑马厅在上海问世,地点在今南京东路河南中路一带,面积约80亩,由麒瑞洋行大班、喜欢赛马的英国人霍格等5人组成了上海最早的跑马总会。

第二个跑马场是由第一个于1854年(清咸丰四年)西移而成,位置在现浙江路和西藏路一带,场地面积翻到约170亩。只要细细观察地图,今天的北海路、湖北路还画出一条弧线来,浮现了当年跑马场的马道。

到1862年(清同治元年),跑马厅三迁,落脚到今西藏中路至黄陂北路之间,占地面积达430亩,这第三个跑马场也是上海史上最大的跑马场。跑马厅的三迁,也从一个侧面显现了城市的发展。

跑马厅西边是马霍路Mohawk Road(今黄陂北路),路对面的红砖建筑就是马厩;其中,就有威海路20号。弄堂里,有栋两层钟楼建筑;楼上是管理人员办公室,还有骑手宿舍;楼下是九个马厩。

马厩地图

参加赛马的都是马会的会员,他们的马,全养在赛马会的马厩里,交由马夫饲养。马主每月支付马厩费、马夫工资和马匹饲料费。日本人进入租界后,马会的英美侨民被关入集中营;在此之前,拥有赛马最多的会员就是陕西南路马勒别墅的主人马勒,他的两个儿子R.B.Moller和C.B. Moller都是骑师。

家做染料致富的上海南丰保险公司董事张绪谔,兄弟五人在马会拥有30多匹马。他记得一位姓丘的马夫头,“他是当时赛马会马厩资格最老的马夫头,照看的马最多。平时穿西装,派头很大。”而他们张氏兄弟的马,饲养在最大的Chefoo马房,马夫头是绰号“小蚊子”的苏北人。他把张家的澳洲马Chefoo Star训练成赢得比赛的头马。张绪谔说,“多年来,我们一直怀念这个老实诚厚的人。”

威海路20号里当年的马厩,现在成了民居。住的居民,虽然大多是1955年后搬来的,却清楚这里的过去。有的搬来时,还见到过水斗里有马吃的草。

今天,原先的马厩,有的是拆了;有的地上已铺上水泥。前几年去那里,还见到为关马而特制的门,有上下两扇。在一屋内,墙上还有8个拴马缰绳的铁圈。自从1951年跑马厅改建为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后,这里就成了跑马厅当年唯一的遗迹了。(袁念琪)

编辑:史佳林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