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晨读 | 胡中行:龙年咏“龙”

晨读 | 胡中行:龙年咏“龙”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中行   2024-02-11 06:45:00

  在祥瑞中我们又迎来了龙年,环顾各行各业,俊才辈出,绵延不绝。此足以告慰先人,激励来者。

梅龙镇酒家有个微展厅,最近有心搞一场新年咏龙诗歌展,这是个适时的创意。作为被约稿者之一,我欣然受命。但是我认为,咏龙题材不太好写,究其原因,一是龙的意涵比较复杂,二是龙的出处有点缥缈,三是龙的形象不易把握。于是我便想着另辟蹊径,来个避虚就实:不写龙而写肖(属)龙之人。

我决定用一首七言律诗,写一写不同领域有杰出贡献的历史名人,旨在弘扬传统文化,提振民族自豪感,激励大家砥砺前行。同时,考虑到临近新年,所选人物又要避免悲剧性。总结一下:要肖龙、要正面、要有贡献、要分领域,又不能是悲剧性的,符合这些条件的历史人物还真不太好找。果不其然,这一找还真是花费了我不少时间,最终终于选定了六位。我的诗是这样写的:

第一联:“遍搜青史觅肖龙,班马二超功略同。”

“遍搜青史”有点夸张了,但花了不少工夫倒是真的。我第一眼选中的便是“班马”二人,历史上的“班马”,多指班固和司马迁两位历史学家。但我这里却是指班固的弟弟班超和马超这两位东汉名将,所以诗中说是“班马二超”。班超生于公元32年,农历壬辰;马超则生于公元176年,农历丙辰。均是肖龙无疑。两人都曾在中国西部抗击匈奴,为保卫边疆的安宁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说“功略同”。不过相比之下班超的功劳似乎更大些,他不仅仅是一代名将,还是著名的外交家。他出使并驻扎西域三十一年,恩威并加,平定和安抚了西域大小五十余国,功莫大焉。马超的情况要复杂一些,人们似乎只记得他鏖战曹操,最后投奔刘备,成为西蜀著名的“五虎上将”之一的故事。但他早年曾经大战入侵的匈奴,最后迫使单于投降,并因此赢得“虎臣罴士”的称号,史上有名的“文姬归汉”也是由这场胜利直接促成的。这些功绩却被尘封在如烟的往事中被人淡忘了。

第二联:“谢傅勋成淝水畔,褚公名在法书中。”

这一联讲的是东晋的谢安和初唐的褚遂良,谢安生于公元320年,农历庚辰;褚遂良生于公元596年,农历丙辰,两人也都肖龙。谢安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后人给了他“史上最完美男人”、“有雅量有胆识的大政治家”等等桂冠,王献之、李太白、王安石都是他的“铁粉”。因为死后被追赠太傅,所以我称其为“谢傅”。他在淝水之战中担任东晋方面的总指挥, 结果以八万之众击溃前秦苻坚号称的百万大军,创造了“以少胜多”的辉煌战例。光凭这一战,就足以使他不朽于千古了。褚遂良则是初唐著名书法家,为楷书“唐六家”之一(其余五人是欧阳询、虞世南、薛稷、颜真卿、柳公权)。我于书法是个门外汉,故对褚遂良的书法成就无法置喙,只能借前人的评说聊供参考了:“褚河南(褚遂良)书为唐之广大教化主,颜平原(颜真卿)得其筋,徐季海(徐浩)之流得其肉。”(刘熙载《书概》)毋庸多言,光凭“广大教化主”五个字,便足以说明褚遂良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崇高地位了。

第三联:“聊斋寄寓仙狐事,提要爬梳汉宋风。”

这一联说的是蒲松龄和纪晓岚。蒲松龄生于公元1640年,农历是庚辰;纪晓岚生于公元1724年,农历即是甲辰,也是两条“龙”。蒲松龄写《聊斋志异》,在中国小说史上的地位自不待言。那就重点说说纪晓岚,因为有部电视剧叫做“铁齿铜牙”什么的,把他的形象搞得粗俗不堪。其实他主要是一位学者型的官员,最大的功劳在于撰写《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他对四库所收3503种书籍一一作了考订和评价,写成“提要”,后人将其独立印行,成为一本非常有用的工具书。著名学者王运熙先生在给我们上《中国文学批评史》课程时就曾说过,他的观点主要就是来自于纪晓岚的这本书。诗中的“汉宋风”,指的是中国学术史上的汉学与宋学,汉学重考据,宋学重阐释,而纪晓岚则能融汇两家,形成自己的独到见解。

第四联:“又到辰年逢盛世,俊才不绝古今通。”

这一联最好理解:前面讲了这么多条“龙”,如今在祥瑞中我们又迎来了龙年,环顾各行各业,俊才辈出,绵延不绝。此足以告慰先人,激励来者了。

这便是我咏“龙”的目的之所在。(胡中行)

编辑:史佳林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