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捡便宜、尝新鲜还是交朋友,这届年轻人为什么爱上“二手生活”?

捡便宜、尝新鲜还是交朋友,这届年轻人为什么爱上“二手生活”?飞入寻常百姓家

2024-02-27 15:15:0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钰芸  

去年双十一打折囤多的化妆品,过年头脑发热买下的大牌包包,拍照后挂上平台出售;只穿过一周的雪地靴,用过两次的露营车,各种时髦单品过了新鲜劲,另寻“有缘人”;让人“上头”的二次元“谷子”,还有各种动漫盲盒,左手买进、右手卖出,忙得不亦乐乎……龙年春节刚过,有的人在“断舍离”,有的人趁机“回血”,还有人顺势“捡漏”。热热闹闹的淘货场景,正发生在线上线下的二手货平台。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指出,要推动大规模回收循环利用,加强“换新+回收”物流体系和新模式发展。多份行业研究报告也指出,中国二手交易市场规模已经突破万亿,有望在2025年超过3万亿元。当父母辈的“淘旧货”变为这届年轻人的“二手生活”,他们在买什么,又在卖什么?爱上“旧物”的背后,又是怎样的消费观念?

不是新款买不起,而是二手货更具性价比

“春节假期里,我在家整理东西,理出来5、6根没用过的口红,几套尺码不合适的衣服,还有一只四五年没用过的大牌包包,一起挂在了二手平台上。”辞旧迎新之际,孙敏开始了一波“断舍离”。与此同时,她也买入一只二手鞋柜,准备给家里增加一点收纳空间。“五层高的鞋柜130元,大概是全新产品的三四折,我觉得挺划算的。”

对于孙敏来说,“断舍离”的主要原因是闲置。“在专柜试用唇膏的时候,想尝试一下新风格,就买了比较小众的色号,但后来用的最多的还是那几支,放着就浪费了。衣服也是,想换一个新风格,过去的单品都不合适了。这些闲置品扔了不舍得、送又很麻烦,卖了才是两全其美。”

有人卖出来,就有人买进去。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有“懂经”的年轻人在蹲守,就等着半价乃至于更低的价格拿下心水好物。他们说,不是新款买不起,而是二手货更具性价比。

从无锡坐高铁到上海虹桥,不到一小时,小苗和男朋友拖着行李走出站,很快就来到了位于虹桥天地hubo地下通道内的“ZZER只二透明仓”。存好行李,戴上手套,两人手牵手逛起了这片巨大的二手奢侈品寄卖仓。

图说:二手奢侈品寄卖仓“ZZER只二透明仓” 新民晚报记者 张钰芸 摄(下同)

尽管是工作日的下午,但只二透明仓里仍有不少顾客正在专注地挑选货架上的二手包袋、鞋服和配饰。小苗背起一只LV水桶包,男朋友拿着手机给她拍上身图,“不是很适合我”,她放下这只,又看中了一只法棍包。打开只二APP扫描包上的二维码,就能查询到平台的鉴定结果、价格、成色等信息。

另一边通道上,有一个年轻男生带着三位爷叔来选包。“我之前买过一只PRADA的双肩包,9成新,5500元,大概是原价的3.5折。他们觉得蛮划算的,所以今天一起来看看。”几人比较一番,最终挑选了一只黑色COACH男包,2000元出头。

为什么选择二手商品?在店里,消费者们给出了五花八门的答案。“便宜”是每个人都提到的关键词,相比新品动辄数万元的价格,这里按照品相和热门程度,能以不同的折扣价拿下同款,翻起行头来少了很多压力。“喜欢中古”也被多次提及,随着近年来复古风潮的兴起,一些二手包袋配饰翻红,追求个性和品位的消费者开始淘货,一度带动价格水涨船高。还有人则觉得“自在”,“在专柜买包有时候要配货,还会看柜姐脸色,这里随便我怎么挑怎么试。”

“今年春节期间,我们一天都没有休息,只有大年三十这天,提前到晚上6点关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逛只二透明仓的客群很多元化,既有原来的线上用户,也有很多外地消费者,甚至还有来自海外的。“有的人在候车候机的间歇,来这里逛逛消磨时间。也有人是特地赶来的,他们到上海的第一站就是这里,买到喜欢的东西后,直接带去武康路、安福路等地街拍。”

图说:顾客正在专注地挑选货架上的二手包袋

买“谷子”、混“圈子”,在交易中交朋友

在二手平台的“搜索栏”输入“谷子”,出现在页面上的商品除了少量几个“小米谷子 鹦鹉饲料”,绝大部分都是二次元周边产品。例如,“正版官谷咒术回战狗卷棘徽章吧唧谷子周边挂件”,495人想要;“进击的巨人官谷吧唧 烫金徽章”,1768人想要。如果搜索“cos服”,不仅可以买,还能租,最低只要20元租金、100元押金,就能租上一套原价上千元的三坑萝莉服。

“最早的时候,我只在二手平台上搜‘谷子’,但是后来买的多了,也会出一些。”还在上大学的陌陌是一个资深二次元玩家,在她的收藏里,有几十元的吧唧(徽章)、镭射票、亚克力立牌,几百元的香水,五花八门。有时候没能抢到“官谷”(指版权方推出的周边产品),就会上平台搜索有没有人出售。“IP热度高再加上稀缺度,就会溢价比较多。”

“现在我不仅会在二手平台上买‘谷子’,也会刷一刷社区里的帖子,和圈子里的人一起讨论、互换梗图,氛围挺好的。”陌陌说,对于IP爱好者来说,买、晒、收集、分享、流通、改造,构成了“氪谷”的乐趣。而二手平台不仅提供了一个交易场所,还是同好者的精神家园。“都是圈子里的人在玩,所以感觉氛围蛮好的。去年暑假的时候,我们还约了一起去展会。”

一些二次元爱好者们甚至淘到了海外,在日本二手电商网站上买东西。“在日本,买动漫手办、手边流行预约购买制,错过预约时间往往就买不到想要的商品了,因此二手交易市场非常火,也很全,现在有些国内玩家就会去海淘。”陌陌告诉记者,几个同学曾经拼单海淘,有时候即便加上国际运费,价格也比国内便宜。

热衷于买盲盒的七七,也是二手平台的常客。因为对漂亮且富有设计美感的东西有莫名的执着,她对“Molly”娃娃着了迷,开始了自己的收藏之旅。“我现在大概有100多只娃娃,都放在家里和办公室的展示柜里。刚开始主要是买盲盒,后来为了抽中自己最喜欢的那几款,开始‘端盒’,但是价格挺贵的。”她说,买的多了,会抽到重复的娃娃,她就会放到二手交易平台上卖掉,也会买入自己没有抽到的娃娃。

在你来我往的交易中,七七发现很多喜欢盲盒的朋友都是“以物换物”的模式收集娃娃的,她也加入了一个交换盲盒的群里,抽到不喜欢的娃娃时,会找人与她交换想要的娃娃,也因此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实生活里,身边的朋友可能很难理解这种爱好,花这么多钱买这种小摆件,华而不实的。但在交易中认识的人都是‘同道中人’,可能在某些方面比现实中的亲朋好友更谈得来。”

二手经济蓬勃发展下,也有层出不穷的纠纷

从“买家”到“卖家”,越来越多消费者在这样的身份中来回转换,带动二手交易市场日渐火热。“自己手里没用的闲置到了他人手里就成了宝贝”,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消费意识的升级、环保理念的推行,闲置交易已经成为一种潮流的生活方式。

头豹研究院零售社服行业高级分析师金家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代年轻群体更在意性价比,相较于全新的商品,二手商品无疑在价格上有巨大优势,同时保养良好的二手货在质量上也并不逊色。除了经济价值,二手货自带的“历史感”和“故事感”也让它们区别于普通商品。此外,我国二手市场相对更集中于线上,对于年轻群体来说,电商的便捷程度无可比拟。

不过,二手商品交易存在着隐患,货不对板、以次充好、售卖假货、平台监管缺失等情况仍需广大消费者注意。

首当其冲的就是新旧之争。记者发现,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对商品的新旧程度几乎全靠卖家自行认定,缺乏标准依据。此外各类假冒商品也在平台上时隐时现,普通买家想要分辨清楚并不容易。

“我在二手平台上买过一只吸尘器,当时卖家说是9.5成新,只用过三四次就闲置了。但到手后发现有明显使用痕迹,拆开可以看到滤网挺脏的。”廖先生告诉记者,他就此和卖家沟通,但对方却不承认,坚持“已经如实描述”,但问题是当初看到的照片仅仅是吸尘器的外观,内部并未拆开展示。

此外,二手奢侈品也是容易出现假冒货的领域。“相比新款,做旧的假货难分辨。”二手奢侈品从业者表示,二手奢侈品中的“中古款”近年来的市场热度水涨船高,有些停产多年的款式也出现了仿制品,如果消费者对那个年代的工艺或者LOGO等细节不太了解,很容易就上当受骗。“买家不可能拿到专柜验货,只能找第三方,但是这个过程中,个人卖家就很容易扯皮。”

有时,出售二手商品的卖家也会遇到“奇葩买家”,最常见的行为就是“到手刀”。据了解,“到手刀”是网络二手交易中的专有名词,是指买家在确认购买商品的情况下,收到商品后却以各种理由砍价,拒绝按照已经协商好的价格付款,进而引发买卖纠纷。甚至有不法分子借此谋划骗局,利用不少卖家“认倒霉”的心态,故意制造商品损坏的假象,借机要求卖家进行补偿。

目前,针对二手交易存在的这些问题,各平台也在着力改善,例如推出“验货”服务,开通直播展示更多商品细节等等。业内专家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行业的不断规范,中国二手交易行业的发展充满想象,未来有望加入“全球购”的大潮。

新民晚报记者 张钰芸

编辑:陆佳慧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