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薛全荣:爸爸爬格子 莎莎吃鸽子

薛全荣:爸爸爬格子 莎莎吃鸽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薛全荣   2024-03-30 13:17:14

得闲清理书籍时,意外闯入眼帘的是一大叠汇款单附言条,瞬时让我回忆起那些年“手执妙笔以谋生”的往事。

1983年,女儿莎莎的呱呱落地,给我的小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我憧憬着她美好的未来,特地用她的胎毛请专业人员做了一对毛笔,并在对笔上分别刻下“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有志者,事竟成”的文字,期许她知书达理,成才成功,有为有用。她2岁那年小染咳嗽,只记得老人们说过,幼儿生长中总会有咳嗽阶段,谓之“百日咳”,百日后自然会好。谁知,女儿久咳不愈,最终患上了哮喘病。

哮喘是一种顽疾,且经常半夜发病,发病时呼吸急促并伴有令人揪心的哮鸣声,此时,除了用药,必须抱着她方能缓解,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大半夜;翌日一早,妻子要上班,又不得不抱着女儿,坐一小时左右的公交车,从位于市北的闸北家里到市南的徐汇厂里,将她入托厂办托儿所。这时的母女俩,一个睡眠不足,精神疲惫;一个病未痊愈,身体虚弱。这样的事几乎每月发生,甚至隔周一次。

深谙其苦的我,不得不坚决地要妻子向厂里提出“留职停薪”。妻子无奈且担忧地问:“一家三口的生活怎么办,靠你的工资能行吗?”那时的我年轻气盛,又自恃是几家报社的通讯员和特约记者,信誓旦旦道:“放心,我保证将你的工资奖金写出来,且超过你从厂里拿到的月收入。”妻子当年的月收入加奖金约250元。

此后,我便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在昏黄灯下“手执妙笔以谋生”的岁月。当然,“信心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起初投稿,有退稿的,有“泥牛入海”的……但我愈挫愈坚,退稿反而极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经和激发了我的潜能。

妻子留职停薪后我的第一篇文章《江南农村的茶担》刊登于1986年1月7日《新民晚报》上。以后有写儿女情长的,如《我为女儿准备的礼物》《“父女相长”》等;写饮食文化的,有《餐厅中的艺术氛围》《菜肴中的几何图案》等;写游记的,有《八月八,在香港》《夜宿小木屋》等;写经济短评的,有《不妨开辟“第二市场”》等。那时,文章发表的数日内,报社等即会用汇款单寄来稿费,每张汇款单少则三五元,多则二三十元。为了让妻子既放心又有惊喜,我把汇款单悄悄地攒起来,当数额达到百余元至数百元后才去邮局取回,并留下汇款单的附言小条,以向妻子证明稿费收入“真实可靠”。日积月累,留下了这几百张汇款单附言小条。

令我很高兴的是,女儿有了妻子倾注全力的陪侍和照顾,加之充分营养(因为有了稿费的加持,让女儿每周吃两只鸽子补充蛋白质)和精准有效的医治,哮喘顽疾居然根治了,而我也有了意外的收获,发表于各处的文章结集出版了《醉吟集》《烹饪爱好者手册》及《海上印痕》等。

于是,“爸爸爬格子,莎莎吃鸽子”也成了我们家庭生活中的美谈。(薛全荣)

编辑:王瑜明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