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晨读 | 李庆生:绿草如茵

晨读 | 李庆生:绿草如茵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庆生   2024-04-03 07:00:00

春天真的来了,推开家里窗户,楼前的一片草坪绿了。那可不是“草色遥看近却无”,那真是绿茵茵。嫩嫩的、绿绿的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草色青翠欲滴,线条流畅自然。草坪周遭衬有艳丽的桃花、婀娜多姿的月季花、亭亭玉立的白玉兰……

平生最爱草坪,那是平凡质朴的泥土精神的静静表露,那是江南大地自豪的装饰,也是人类文明的象征。特别是上海,在这座庞大的“水泥森林”,这每一幅草坪,其实都来之不易——

不要说我小时候,只要把时间倒回去三四十年,在上海要见到一幅真正的草坪,除了上公园,还真不是件易事。我住在长治路,家虽然是临街的,但后门通好几个弄堂,好家伙,每个弄堂都是人住得“潽”出来,每座二层楼里,说“七十二家房客”有点夸张,但四五家房客合住,那绝对稀松平常。哪里有地方铺草坪?

出门,抬头是水泥楼房,低头是“水门汀”马路。人们渴绿也就越加特别了。

有个初中同学,爸爸是画家。有次去他家玩,他们家条件不错,住上下二层,一进门,吊在窗前的一列是常春藤的吊篮,底层落地玻璃窗的地板上爬满的是万年青,靠墙那列陈列柜前攀着凌霄花,还有仙人球、文竹等,摆在梳妆台、茶几、书桌之上。主人养护精心,都绿得晶莹透亮。阳光轻轻洒进来,那一片绿色沃润,的确好看。

但这也只有少数人家可聊以“乐胃”一下,如何能解那么多其他人的“绿渴”呢?

曾有位我教过的女孩出国读书,写信回来告诉我,说那儿到处是大幅大幅的草坪,每天从家到学校走读,仿佛是踏着美丽的绿茸茸的地毯去的。看见一朵蒲公英,鲜黄摇曳多让人开心。夏天,偶然晚一点回来,常见有松鼠突地跳下来,甚至跑到你手上肩上。我读着信,羡慕得眼红心跳,惊心动魄。想象着小松鼠突然跃出来,那位娇弱的小姑娘的眼神会有多么惊喜!啊,我们什么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惊喜呢?

我是真没有想到,这惊喜竟然就来了,而且竟来得那么快。我记忆中,打开头的一定是延中绿地。居住人口密度如此之高,各式建筑如此繁复错杂的中心城区,仿佛一夜之间,就这么换新貌了。就像有魔法似的,仿佛挥手之间,变成了一个彩叶翻飞、叠翠流金、层林尽染、让人流连忘返的生态大世界。

后来接踵而至的一大幅一大幅的草坪,那就目不暇接、数不胜数了。而且越铺越豪气,越铺越有品位。连我住的小区草坪,也进行过一次大改造。最初那片草坪确实有点敷衍应付,居民都称它为“瘌痢头”。长一块,秃一块。后来,这片草坪全铲了,十几个工人师傅开始铺新草坪,热火朝天。我兴致勃勃赶下去,与工人师傅聊天:“这回新草坪不会再‘喇叭腔’了吧?”老师傅一脸认真:“这次换了‘百慕大’,保你们满意!”

我住的小区在上海大概是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之一,尚且还能如此,闭目遐想一下,那上海该有多多少少更加美丽、更令人心旷神怡的草坪……

那曾经羡慕的“遇到小松鼠”的惊喜,我虽未目睹,却也有耳闻。

春天到了,草坪一定是孩子们的天堂。母亲们一定欢天喜地,惬意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大地上嬉戏,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蓝天如盖,绿草如茵,人,在城市诗意地栖居。(李庆生)

编辑:沈琦华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