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胡中行:王昭君与和番的女人们

胡中行:王昭君与和番的女人们飞入寻常百姓家

夜读 2024-05-05 16:25:01

作者:胡中行  

王昭君是个苦命的弱女子,远嫁他国异邦,做了个普通的王妃,号宁胡阏氏。这里要说明一点,阏氏是单于的女人,但并不一定是王后,只有大阏氏才是王后。王昭君在匈奴按那里的习俗先后嫁了两任单于,并生有一子二女,结果儿子在权力斗争中被杀,她也抑郁而死。关于她的事迹,史书鲜有记载,所以连她的名字也有几种说法,有说“嫱”的,也有说“樯”的,等等。但在正史中有一条记载很重要,就是她在中年之后曾经向汉朝政府传递了她想回国的愿望,结果得到的回音是拒绝。

后人怜悯她的悲惨,纪念她的诗文有成百上千,但是写得最好的还是老杜。他的《咏怀古迹》之三,被人称为“古今咏昭君无出其右”者,诗曰:“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乾隆皇帝也曾说过:“咏明妃者,此首第一,欧阳修、王安石诗犹落第二乘。”看来这首诗的“绝唱”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于是,“千古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便成了王昭君的基调。应该说,这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但是也有异腔别调,比如元朝的马致远,就是写“枯藤老树昏鸦”的那一位,大概同情王昭君过了头,不能忍受心仪的美女远嫁异邦,所以写了杂剧《汉宫秋》,让她在汉番交界的界河里投水而死,保持了冰清玉洁。这种写法太离谱,改变历史人物的结局,只有在科幻的穿越剧里才允许的。

还有一位便是我所景仰的曹禺先生了,他奉命写的剧本《王昭君》,立意于民族大团结,于是王昭君俨然成了一位主动去落后地区献身的英雄人物。如果说,马致远只是让王昭君最后死得离谱,那么,曹禺先生则是让王昭君压根儿活得神奇。

由王昭君想到了历史上远嫁他国异邦的女人们。

其实这里面需要纠正一个误解,就是认为和番政策只是为了讨好异族,争取和平。这种情况历史上有过,但不全是。比如王昭君所处的时代,汉匈形势早已发生逆转,封狼居胥,燕然勒铭,汉军对匈奴在军事上已处于绝对优势,还有必要用女人去讨好对方吗?

真实的情况应该是,弱势时用金银财宝子女玉帛去争取和平,强势时则用那些东西去巩固和平,体现的正是那个时代的一种大国战略。

至于王昭君们的出塞是被动的还是自愿的,《汉书》与《后汉书》所说有所不同,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汉书》的“被动”说,因为一个宫女,恐怕连自愿报名“出国”的资格也不会有。真实的情况应该是,皇帝下了命令,宫里的“容嬷嬷”们就去随意地挑选,中间也可能发生腐败,于是在小说家的生花妙笔之下,“容嬷嬷”就变成了“毛延寿”,演绎出这么一个故事来了。我的推测虽然于史无征,却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加害美女的往往是女人。

后来,可能是王昭君在临去匈奴时大秀了一把,光芒四射地压倒了同去的另外四位女子,看得汉元帝春心萌动,真的有点后悔,回去后怒杀毛延寿(容嬷嬷)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在这里,我特别想说明的是,和番对一个女子来说,无论她是做了阏氏还是暮末(吐蕃王后),都是一个离乡背井、永别亲人的悲剧。不管是文成公主,还是金城公主,概莫能外。

说起公主,对和番女子来说只是个虚假的头衔,她们不可能是真正的公主,皇帝是不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去和番的,因为那是去受苦,是一条充满风险之路。史书明确记载着她们的真实身份,文成公主原本就是唐太宗远房亲戚的女儿,金城公主则是唐中宗的养女,生身父亲是雍王李守礼。

看来,王昭君出塞时也是安了个“公主”头衔的,因为这才“门当户对”,否则皇帝也不会去送她。

要之,和番女子在本质上如同金银玉帛。

最后,以我的两首题为“和番”的绝句作结:

其一

为求名节入汤汤,立志扶贫助异邦。家宝东篱千万语,终输老杜一诗章。

其二

文成送罢送金城,宝马香车公主旌。女子从来同玉帛,昭君一曲满悲情。

小注一下:家宝,曹禺先生原名万家宝;东篱则是马致远的号。(胡中行)

编辑:史佳林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