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补壁”情深

“补壁”情深飞入寻常百姓家

夜读 2024-05-06 17:36:22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伦丰和  

去年底,在悉尼女儿家度假的我,收到书法家陆润清制作的《初冬赏艺花》美篇视频。这是他来沪上寒舍看过客厅、书房补壁后制作的。这视频简直像一次线上的小型书画展,二十多天的阅读量有3539人次。可见,人们对居家补壁的关注和兴趣。

何谓补壁?一说,这是古已有之的文化传统,不管布衣、文人、商贾、官绅都喜欢在家中墙上,悬挂字画或示家风,或为家教,或解风情,或显风雅;还有一说,是指书画家的谦辞,说自己的作品不够好,只能糊糊墙罢。不过“补壁”的词义现在人们知之不多。但我笃信补壁的教化作用,在家中悬挂字画是中国特有的家庭文化。新世纪到来,家有三室二厅,书房和客厅是补壁的不二之选。

书房面积小,其补壁的书画因小而雅:墙上挂苏局仙的书法小品和陈从周国画《兰石图》的镜框,东墙壁几案上方挂着紫藤中堂及对联,西墙壁挂着苏渊雷的横幅“鹤舞”。雅致的补壁与书房古典家具匹配,相得益彰,突出书卷气。客厅较大,补壁要突出传统书画的风雅。北墙挂六尺宽幅的固定山水图,突出主人乐山的情趣,东墙是动态补壁最佳处,墙中间是固定的陈家泠先生的《荷花图》,两侧的对联,书画立轴,随着季节和节假日,内容常常更换,这样可避免审美疲劳,让赏画者心情愉悦;一整块西墙挂着装裱的四尺整张红梅图的红木镜框,渲染红梅傲雪,迎接春天到来的风采。这样的补壁给人以力量。当然,红梅的镜心可换书法和应景画作,因为红木镜框是灵活的插销制作。

每当闲暇看到自己家中补壁的书画之后,近八十岁的我,有时竟然爆发出“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精气神,仿佛置身在传统文化之中。

补壁,让我学到不少欣赏书画的知识,也结识了不少德艺双馨的书画家。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书法家张天民,他为了增添补壁气势,曾在六尺整张宣纸上,楷书书写了524个大字的《朱子家训》,因家壁面积有限,至今还珍藏在书橱里。这二十多年来,朋友的惠赠,再加上自己买来的字画,补壁的内容日臻丰富,竟然有了可观的补壁字画藏品,书法家张森为我题写隶书“丰乐斋”,是最好的LOGO。上海市楹联学会的前会长杨先国老师盛赞补壁:“斋内多悬名家字画、老友楹联,一如山阴道风光,目不暇接”。郑自华老师花了四小时,用金粉精心地楷书《心经》小卷,加入补壁的志愿者行列。

就连在悉尼看惯了西画的两个外孙女都说,外公墙上的中国字画真好,我们悉尼的家中也要挂几幅。(伦丰和)

编辑:赵美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