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李西闽:酒鬼

李西闽:酒鬼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西闽   2024-05-15 13:10:10

听老人说,李八公三岁时就开始喝酒。

李八公一生好酒,无酒时,面容阴沉,像被人挖了祖坟,几杯酒落肚,两眼放光,喜形于色,像是挖到了金子。他曾经有过一个老婆,跟他过了两年,跟一个弹棉花的人跑了,河田镇的人都晓得,他是因为酗酒丢了老婆。他在五十八岁那年得了肝癌,咽气之前,还说再来一口酒,侄儿满足了他,不过那一勺子米酒没有吞下去,从他嘴角流了下来,闭眼后,脸上有微微笑意。

听老人说,李八公三岁时就开始喝酒,爷爷经常用木勺子喂他米酒,他咂巴着嘴,快乐模样。我离开河田镇前,经常见他在镇街的小酒馆喝酒,喝醉了躺在街边的石条凳上呼呼大睡,河田人几乎都听过他洪水决堤般的呼噜声。他那时年轻力壮,在石场采石为生,采石是苦力活,他双手阔大,厚厚的老茧。李八公靠做苦力赚来的那点钱,都奉献给小酒馆了。无钱时,李八公整个人是灰色的,大家都躲着他,他会借故和人吵架,惹人动手,然后耍赖皮,讹人的钱,被他弄得不耐烦,人家就会给他三五块钱,打发他走。拿到钱,他飞快地跑到小酒馆,要了一壶米酒、一碟花生米,得意洋洋旁若无人地吃喝起来。

如果讹诈不到钱,几天没酒,无精打采,像条死狗,无奈之下,他会硬着头皮走进小酒馆,央求那个肥胖的老板娘赊酒喝。老板娘虽然瞧不起他,经常用阴损的话语埋汰他,不过也会萌动恻隐之心,赊米酒给他喝。只要有酒喝,老板娘怎么阴损他,他都无所谓,把她的话当耳边风。老板娘不担心他赖账,李八公对于赊下的账,是必还的,他心里清楚,守信还账是为了往后更加方便赊账。李八公是我的远房叔叔,农忙时主动帮我家割稻子插秧,父亲一直对他不错,他来帮工,也不亏待他,晚餐有酒有肉招待他。他边喝酒边告诫我们这些侄儿辈,千万不要向他学习,成为一个人见人厌的烂酒鬼。我说,你应该做表率,光说教有什么用。他就叹口气说,我是没救了,好不了了,就给你们做坏的榜样吧,我就是你们的教训。我还蛮同情他的,是个孤苦之人,如果没有酒,可能他活得更凄凉,对他而言,酒是慰藉。

有次他喝醉了,整个人泡在一条水圳里,发现他的人以为他死了,到我们家喊人,父亲和叔叔们跑过去,把他从水圳里弄起来,他的肚子鼓鼓的,像只吃饱了的青蛙。父亲发现他没有死,还有一口气,便将他肚子里的水连同酒一起挤压出来,他嘴巴里喷出污泥浊水,还有一些小蝌蚪。我用竹子扒拉那些小蝌蚪,有只小蝌蚪竟然活着,可能也醉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的面,后来我就离开了河田镇,再后来就听父亲说他得癌死了,那天我十分伤感,但是想到当年从他嘴巴里吐出来还活着的小蝌蚪,哑然失笑。(李西闽)

编辑:钱卫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