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客户端

飞入寻常百姓家

下载APP

十日谈|仙萍:大地餐桌

十日谈|仙萍:大地餐桌飞入寻常百姓家

名栏 2024-05-19 13:16:25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邱仙萍  

现在养猪不仅仅是养猪,种田不仅仅是种田,大地上的盛宴是越来越好。

小时候吃饭,我们的餐桌往往是不固定的:在村口樟树下,男人一拨,女人一拨,孩子一拨。男的扯家事国事地球上的事,女人扯娃的事男人的事婆婆的事。小孩们不管这些,只看你碗里有啥我碗里有啥。“花样娘子人家的好,瘌痢头儿子自己的好。”最好吃的菜,就是别人碗里的。我哥有个小伙伴叫金龙,他父亲有弓,会上山逮兔子、捉黄麂。那个年代山货不值钱,也没禁猎。猪肉6.8角一斤,兔子黄麂只要两三角一斤,大哥和他们换着吃肉,两块黄麂肉,换一块红烧肉。

暮色四合,呼了鸡赶了鸭归了窝,家家户户就把饭桌搬到院子里来了。一张小方桌,四条长凳子,男人们喝上几口土烧,就是对劳碌一天的犒赏。菜蔬都是来自大地的恩赐,春天是一年中野菜最旺盛的季节。小笋、蕨菜、蘑菇,用炖锅滚开了,鲜美无比。如果刚好打到一只野兔,左邻右舍循味而来。大家都不用客气和招呼,你一筷我一勺的,一锅汤都淘饭吃得干干净净。夏天的荤腥在河里溪沟里,摸几条鱼,用油煎了,红烧或者滚老豆腐,螃蟹捉来用面粉裹了油炸。现在的草头炒年糕,是饭店里的一道时鲜菜。以前在乡下,草头是猪最喜欢的食物,想摘了炒着吃,随意下田采几大把。

说到养猪,我有个老乡叫淑女,自称“养猪的淑女”“一个基层养猪从业者”,养了十多年的猪。淑女的母亲就是养猪大户,淑女在北京读大学念的是农业专业,毕业后接过了母亲的棒子。她家养的是两头乌,就是头黑尾巴黑的品种,肉质口感比一般猪好很多,堪称猪肉中的“爱马仕”。

养猪这件事情到了淑女手上,知道的是养猪,不知道的以为每天在欧洲打卡。吃饭时,餐桌上先铺好洁白的亚麻纱桌布,摆好餐盘放好鲜花,早餐有石榴汁、沙拉、土司、甜甜圈、煎饼,晚餐经常放在院子里的游泳池旁。用的餐具是哥本哈根、梅森、唯宝的瓷器,东方意味浓郁的蓝花系列,优雅精致的金花边唐草,闪闪发亮的银器,还有咖啡机、水壶、面包机,烧烤炉等等。

桐庐分水镇是中国制笔之乡,也是全县稻田作物大镇,当地人习惯把孩子妈妈叫做娘们。几个大老爷苦笑,这些娘们花样多,不仅仅是养猪的娘们,还有种水稻的娘们、种花的娘们、种茶叶的娘们,我们明明是在农村乡下,好像生活在法国一样,吃饭要先铺桌布,还要点蜡烛,装菜要用蓝花金边盘子。以前稀里呼噜喝个汤得了,现在搞个双耳带盖碗,什么南瓜汤、蘑菇汤好多种。餐桌上放着大丽花、玫瑰花、洋桔梗,一车一车往家里拉。人还没有吃上,手机和相机先吃,摄影器材几万几万买的哦,败家啊。

这些娘们喝下午茶像拍大片,有的时候是在绣球花开的院子里,有的时候就在天空之下大地之上。春天是一望无际的青色的麦子,秋天是金色稻穗千层浪,一群穿着白裙子戴着草帽的娘们,在田野里摆上洁白的餐桌,哥本哈根的神壶,烘焙出炉的甜点,倒上红茶和咖啡,弄得很仙气。

现在的淑女不仅仅是淑女,养猪不仅仅是养猪,种田不仅仅是种田,樱花节、沙滩节、稻田艺术节,这场大地上的盛宴是越来越好看了。前阵子回老家,早上晨跑,遇见从地里干完活回来的表叔,扛着锄头沾着泥巴。我说你这把年纪,怎么不多睡一会。表叔摆摆手说别提了,都是那个宝贝孙子搞出来的。孙子大学毕业回老家从事乡村振兴。喏,把原来生产队的牛栏,都改造成咖啡馆了,总是喊大家去喝咖啡。我们年纪大的人,喝了咖啡,哪里睡得着,四五点就起来干农活了,睡不着,根本睡不着啊。(邱仙萍)


编辑:钱卫
举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