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丨胸怀山河 心亦有家——话剧《英雄儿女》观后

文体快评19小时前

新民艺评丨《万里归途》《平凡英雄》:比电影更有力量的,是现实

文体快评1天前

新民艺评丨文学以何高贵?凭记录时代人心的力量! 陆梅读陈丹燕新著《独一无二——诞生在中国独生子女时代》

文体快评1天前

新民艺评丨到兰心大戏院看“宝兴里”,是啥感觉?

文体快评2022-10-03 14:23

新民艺评丨三代人,才能成就悲欣交集的话剧《惊梦》

文体快评2022-10-03 12:58

场外音|亚军是新起点

文体快评2022-10-02 12:32

新民艺评|欣赏现代昆剧《瞿秋白》:昼与夜、真与幻之间的无缝对接

文体快评2022-09-30 12:03

新民艺评|周迅距离脱口秀有多远?

文体快评2022-09-30 12:03

新民艺评|“羊了个羊”第二关你过了吗?可以拿得起 更要放得下

文体快评2022-09-25 16:44

新民艺评|要是《底线》还悬浮,那真是冤枉靳东了

文体快评2022-09-25 16:44

新民艺评|博物馆里走秀,画中人怎么想?

文体快评2022-09-25 16:44

新民艺评丨为什么人人喜欢《弗兰肯斯坦》?

文体快评2022-09-22 19:35

新民艺评|艺术之争因何于今为烈?

文体快评2022-09-22 09:54

场外音丨面对面手谈,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

文体快评2022-09-21 09:32

新民艺评|文化才是旅游的灵魂

文体快评2022-09-18 18:23

新民艺评|跨越千年回响,重现远逝的敦煌之声

文体快评2022-09-16 19:22

新民艺评|文华大奖获奖话剧《主角》观后: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

文体快评2022-09-16 19:22

新民艺评丨电影《隐入尘烟》里的名画美学

文体快评2022-09-14 15:59

新民艺评丨艺术毕竟还是一种专业

文体快评2022-09-14 15:59

新民艺评|绘画会成为非遗吗?

文体快评2022-09-11 15:42

新民艺评|佳音何以“雷人”

文体快评2022-09-11 15:42

新民艺评|《海的尽头是草原》观后感:意外的尽头是大爱

文体快评2022-09-11 14:44

新民艺评丨艺“氧”生活春不逝 :从Young剧场以《春逝》开启“氧”演出季说起

文体快评2022-09-10 19:33

新民艺评丨国产都市剧,请不要给生活加滤镜

文体快评2022-09-09 14:47

新民艺评丨我们为什么再次爱上了披荆斩棘的哥哥们?

文体快评2022-09-09 14:47

新民艺评丨《全职》带来的愤怒、无助、孤独、茫然、无奈、软弱与泪水

文体快评2022-09-06 11:14

新民艺评丨看潮牌的潮与抄:跟潮流不及创潮流 创潮流不及长风流

文体快评2022-09-05 16:14

新民艺评|被羞辱的马蒂斯画作

文体快评2022-09-04 15:31

新民艺评|金庸小说,如何翻拍才能不“魔改”

文体快评2022-09-04 15:31

新民艺评|这些字的读音真的变了吗?

文体快评2022-09-04 15:31

新民艺评|玲娜贝儿,该不该开口说话?

文体快评2022-09-04 11:55

新民艺评|电影《妈妈!》上海首映,看到的不仅仅是妈妈和女儿……

文体快评2022-09-03 19:49

新民艺评|观影,也观你

文体快评2022-09-02 11:18

新民艺评丨国泰电影院开始装修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院?

文体快评2022-09-01 15:32

新民艺评|《花束般的恋爱》:爱是一场时空之旅

文体快评2022-09-01 09:02

新民艺评丨我们如何看待鲁迅文学奖?

文体社会2022-08-31 08:30

新民艺评丨《新神榜:杨戬》:还你一个好人杨戬

文体快评2022-08-29 09:58

新民艺评|被带钩勾到了

文体快评2022-08-28 20:00

新民艺评|钱不能只花在制作上

文体快评2022-08-28 20:00

新民艺评|续集为何难续命 《欢乐颂》怎么就不欢而散了?

文体快评2022-08-27 11:26

新民艺评|《欢乐颂3》为何不见欢乐,只剩尴尬?

文体快评2022-08-25 11:42

马上评丨国际赛事,中国声音

文体快评2022-08-24 17:56

新民艺评丨一千个人缘何不可有一千个牡丹亭之梦?

文体快评2022-08-24 10:13

新民艺评丨话剧《林则徐》:看到人在历史节点的孱弱与勇气、伟大与渺小

文体快评2022-08-22 08:56

新民艺评|“落花流水”的陷阱

文体快评2022-08-21 14:02

新民艺评|大俗大雅,成一“戏”字

文体快评2022-08-21 14:02

新民艺评|沪剧演员演话剧《雷雨》,这个可以有

文体快评2022-08-20 17:44

新民艺评|《玫瑰之战》到底得罪了谁?

文体快评2022-08-19 16:46

新民艺评|上热搜不如上小电驴——娱乐圈最接地气的晴雨表

文体快评2022-08-19 16:46

新民艺评|压卷之作还是厌倦之作,新书《起初》能帮王朔摆脱困境吗?

文体快评2022-08-19 16:46

马上评| 文化“天际线”

文体快评2022-08-16 16:36

新民艺评丨艺术创作的“三不”

文体快评2022-08-16 08:59

新民艺评丨电影《山海经之再见怪兽》:战胜“黑灵”找到“光”

文体快评2022-08-16 08:01

新民艺评|《天才基本法》:“三好”没能成就大写好剧

文体快评2022-08-14 15:59

围甲第一阶段印象:主将香,韩流冷,新人靓

文体快评2022-08-12 16:36

马上评|治愈

文体快评2022-08-12 12:05

场外音|为中国足球之崛起,请勇敢地走出去

文体快评2022-08-12 10:37

新民艺评丨重逢《牡丹亭》 在折叠空间的重影里

文体快评2022-08-11 20:43

新民艺评|号称“史上最穷综艺”,《快乐再出发》为何成了今夏爆款?

文体快评2022-08-11 12:27

新民艺评丨曹伟明:互联网时代曲艺如何讲好红色故事

文体快评2022-08-10 18:08

新民艺评丨《明日战记》:机甲很酷,特效很炫,故事很弱

文体快评2022-08-09 10:04

新民艺评|艺术创作的“三不”

文体快评2022-08-07 18:15

新民艺评|七人乐队,回瞰港人的流金岁月

文体快评2022-08-07 18:15

新民艺评|热闹与尴尬

文体快评2022-08-07 18:15

新民艺评|《宅兹中国》,让我们对中华文化敬仰不已

文体快评2022-08-07 18:15

新民艺评丨让孩子在《落魄大厨》里,寻找暑假乐趣与父亲深情

文体快评2022-08-04 16:38

新民艺评丨终于有了一部适合孩子们的音乐剧:满江参演的《天生一对》中文版

文体快评2022-08-03 18:08

马上评|何以中国人?

文体快评2022-08-03 13:41

新民艺评丨青年写作:担负着希望、理想与承诺——看上海青年作家沈大成的小说集《迷路员》

文体快评2022-08-01 19:41

新民艺评|苦情叙事尝“甜头”?

文体快评2022-07-31 19:59

新民艺评丨在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中共情、自省

文体快评2022-07-29 16:23

新民艺评|《独行月球》:“含腾量”很高,含金量呢?

文体快评2022-07-29 12:18

新民艺评|在故宫清代武备展的画册里,看到、想到我们并不了解的真实的古代

文体快评2022-07-29 12:17

新民艺评丨《七人乐队》,往事只能回味?

文体快评2022-07-27 11:20

新民艺评丨我们每个人的盛会

文体快评2022-07-27 09:42

新民艺评丨文娱圈“考古热”挖出的是宝藏还是叹息

文体快评2022-07-26 09:21

新民艺评丨六个设计一个道理:尊重人

文体快评2022-07-26 09:21

忘掉亚洲杯决赛,中国女足应该从“零”开始

文体快评2022-07-23 21:46

新民艺评|MISA不散,我们不散

文体快评2022-07-22 13:27

新民艺评丨画中清凉意

文体快评2022-07-21 16:29

“金童”低级失误引来败局,新人们能挑起男足大梁吗?

文体快评2022-07-21 08:53

新民艺评丨《妻子的选择》:婚姻“谍战”为何遇冷?

文体快评2022-07-20 13:17

新民艺评丨羽生的“眼睛”

文体快评2022-07-20 10:56

新民艺评丨莫让彩蛋成“臭蛋”

文体快评2022-07-19 10:43

新民艺评丨《外太空的莫扎特》,请尊重观众的时间和智商

文体快评2022-07-19 10:43

新民艺评丨有一位诗人在江南奔跑——涂国文和他的诗歌

文体快评2022-07-18 17:31

新民艺评丨《隐入尘烟》:心怀浪漫、态度坚定,是抵抗命运与岁月的唯一方式

文体快评2022-07-18 08:48

新民艺评|多一些《唐医生》这样的职业剧

文体快评2022-07-17 19:06

新民艺评|如何在十秒钟之内让西方人理解“太极”?

文体快评2022-07-15 14:58

新民艺评|这届小学生为何如此迷恋《孤勇者》?儿歌去哪儿了?

文体快评2022-07-15 14:50